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都市|言情>
等你长大-娶你回家》 第3卷 02
第17章 第三篇【娶你回家】

  胡根没死!

  医生说剪刀由左肋骨直插左心房,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了胡根的小命了。

  胡根命大。梅说。

  对封尘来说,他恨不得胡根能死。可是又怕胡根死,如果胡根死了那燕子也就完了。燕子还在警局。听办案人员说,如果事情的经过真像燕子所说的那样,燕子就属于正当防卫,也并无防卫过当,因为胡根没死。但是,只听一个人的一面之词是不行的,要等胡根醒来,看胡根怎么说。

  对于燕子的供述,封尘是坚信不疑。他相信燕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拿剪刀刺伤胡根。对于身强力壮的胡根来说,燕子想刺伤他很难。除非是在胡根不防备的时候。如果是俩人打架,胡根怎么会没有防备呢?除非一种可能,那就是燕子供述的那样,胡根在强奸她的时候。

  可是,梅对燕子所说的事情经过却皱起了眉头。虽然胡根粗鲁没文化,但强奸这事不太像他的行为,更何况对象是自己的养女。胡根平常虽然不太老实,但也不算太滑头。总体给人感觉还是那种挺讲义气的粗人。她怎么也不相信或者不愿意相信胡根会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来。可是,如果胡根没有强迫燕子,那燕子为什么拿刀刺伤他呢?如果说俩人打架引起的伤害事故,倒更合情合理些。

  唯一的办法就是等胡根醒来,看他怎么说。梅思索着。

  你觉得胡根会怎么说,不用等他醒来,我就知道他会怎么说。封尘愤愤不平的说。为此,封尘还咨询了律师。律师的回答让封尘更是火上浇油。律师说:如果强奸事实确凿,那么燕子属于正当防卫。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胡根强奸一事,那就按打架斗殴引起的故意伤害罪处理。封尘告诉律师,燕子还未满18岁。律师说: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并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其中,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自然人有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行为的,应当负刑事责任。致人轻伤的,则须已满16周岁才能构成故意伤害罪。而且燕子已经17岁了。

  封尘憋了一肚子窝囊气。他说,他闭着眼睛都会知道胡根醒来后会撒谎。谁会说自己强奸了自己老婆的养女?这还是人干的事儿嘛?确实不是人干的事儿。封尘就是相信胡根会做出这样的事儿,就算那天他没喝酒,单看他那一副丑陋的大蛤蟆脸也像做这事儿的人。让封尘不解的是,梅竟然对燕子说的话持有怀疑的态度。这有什么好怀疑的,那是铁的事实,再说,是你养女燕子说的,难道还有假?再看看胡根,他是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在外面那么多女人你不知道?而让梅疑惑的也是这个:据说胡根在外面有女人,干嘛还强奸燕子呢?况且燕子还是自己的家人。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在梅的脑子里,她更希望燕子是撒谎,更希望是俩人打架引起的互相伤害。

  一天后,胡根醒来了。

  果然不出封尘所料。警察到医院询问胡根的时候,胡根一口否认强奸一事。他说我再无耻也不回像那小白脸一样无耻到这等地步,做出这样让人耻笑八辈子的事情来。他还对警察详细的描述的事情的经过,他说:那天我看小白脸家有好酒,就想喝,可是没下酒菜,我让燕子给我弄个菜什么的。她不搭理我,我就去敲她的房间门,她竟然喊我滚。你说,我也算个长辈吧,她不帮我做菜也算了,还骂我。我说你对那个骗你的小白脸那么好,对我啥态度?我也算你半个爹吧。她一听我骂小白脸,她就生气了。我承认,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打了她一巴掌,但她推我在先啊。还拿板凳砸我,然后又用剪刀把我给刺伤了。还好我命大,没死。这小臭娘们白眼狼,我养你那么大不感恩也罢了,竟然还诬陷我强奸,我呸!她有脸做得出来,我还没脸说出口呢!?

  那燕子的衣服怎么撕破了?警察问。

  那,打架斗殴扯破衣服不是很正常吗?我的衣服不也破了吗?胡根狡辩道。

  我是指燕子的裤子。警察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打起架来谁还管什么衬衣裤子啊,不就是抓到哪里打哪里嘛?再说了,那小臭娘们敢诬告我强奸,她也会把自己的裤子撕破陷害我。

  好好说话,嘴巴文明些。

  是是是,我嘴巴贱,习惯了,哈哈哈。我改我改。

  警察询问完毕就走了。胡根倒是一副委屈的样子对医护人员唠叨:看看,白眼狼,死臭娘们,这是诬陷我的名誉啊。我真是到八辈子的霉啊,咋养了一个这样的八婆啊。

  医护人员没搭理他,整理好东西就出去了。梅赶紧把房间门关好,悄悄地问胡根:“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对燕子非礼。”

  胡根一听就急了,放声哭喊:“哎呀,老婆,你怎么也不相信我说的话呢?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我怎么能做出这种龌蹉的事儿来呢?这不是给自己老祖宗抹黑嘛。我做不出来,倒是那个不要脸的小白脸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好好说话,没有就没有了,急什么?”

  “被人误会的难受啊。”

  “好了好了,既然你没什么大碍,燕子那边你也不要追究了,她也是无意刺伤你的。”

  “咦?这怎么能行?她刺伤了我,还诬告我强奸,败坏我的名誉,然后就这么算了。我成冤大头啦?我咋这么冤呐!”

  “那你想怎样?”

  “我要追究她的责任,让这个白眼狼付出代价。”

  “那她是要坐牢的,你忍心让她坐牢?”

  “我不管,反正我不能轻易放过她。”

  “那好,你说,我们怎么做你才肯放过她?”

  “什么你们怎么做?是她,我不放过的是燕子,不是你。”

  “你不放过燕子,就是不放过我,你看着办。”

  胡根撇了一眼梅,突然喊了起来:“哎哟,疼疼疼,疼疼疼。”

  梅赶紧站起来问:“哪里疼?”

  胡根混乱比划着:“这疼,这也疼,这......哎呀浑身都疼。”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