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古代言情>
连大侠哪里逃》 第1卷
第6章 谋反

  弯娌仑眼中的坚定使连昭飞心一颤,眼前的女子的气节真是不可估量。

  他也对她动之以情,以理服人,他知道弯娌仑这样懂理的人会明白的。

  “可这样你这是阻止谢大人她们办案,你知道这该当何罪吗?还有,你那不是做对不起弯家的事,而是帮弯家啊。弯家的祖辈得罪先皇并不定是真的是对抗,极有可能是因为你们弯家的祖辈听信小人谗言才对先皇不敬,而那些小人极有可能还潜伏在你的弯家,再次做出对不起弯家的事,而你绝不能袖手旁观啊。”

  听连昭飞说这么多,弯娌仑的心里产生了不少的感动,毕竟连庭飞说这么多,都是为她好啊。

  可是……弯娌仑迟疑的说,“连大侠,你真以为我祖辈是因为听信小人谗言才导致昔日的苦果,今日的局面吗?”

  连昭飞微愣,虽然他也不敢肯定,这些还只是猜测,但他还是说道,“嗯,我相信并不是弯家的人来刺杀你,有可能就是那些潜藏在弯家的小人,暗卫,杀手。”

  连昭飞的相信只是因为弯娌仑,可这并不代表弯娌仑的祖辈就是因为小人谗言才导致发配边疆的命运。

  也并能代表那腰牌就是以前那些小人的后代潜伏在弯家来刺杀弯娌仑的,也有可能就是弯家的啊。

  这些还得靠谢大人侦查案件啊。

  连昭飞不禁对眼前的女子产生几分愧疚,那么骗人,只为让她带领林大人等人去弯家…

  这样做真的对吗?这样做好吗?

  想到此,连昭飞不由自主的抱住了眼前的女子,想给弯娌仑温暖,嘴里道,“答应我,不管我做错什么,都要原谅我。”

  突然的怀抱,让弯娌仑大脑一片空白,于是乎,她也没细细品尝连昭飞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只是傻乎乎的点点头,轻轻地说了声好。

  许久,连昭飞松开了她,此时的连昭飞的脸已微微红了起来,弯娌仑正欲嘲笑却不知自己的脸更红。

  弯家

  进到弯家后,就见弯家的管家急急迎来,年老的管家语气中夹杂着欣喜,“小姐?你回来了啊?”

  “嗯。”弯娌仑只是淡淡的点头。

  “这几位是?”管家看着弯娌仑后面的几个人面露不解。

  “他们是我的朋友,”弯娌仑看着管家解释着说,话落,又瞥了一眼林徊,见林徊点点头,弯娌仑自知她做得对,林徊并不希望其他无关人等知道她的身份。

  “哦。”管家点头,可目光还是不停的扫向林徊几人。

  他总觉得小姐这几个朋友都很不简单,尤其这个穿红色的衣服的女人。

  弯娌仑见管家看着林徊,便问,“我爹在家吗?”

  “在家,在家。”管家赶紧说。

  于是,弯娌仑就带林徊等人离开,而管家在后面看着那几个渐行渐远的身影,眸露凝重。

  一行人去往弯家的大厅,大厅内弯鸿坐在主椅上正和弯暗贤不知道说些什么。

  弯暗贤在弯鸿的旁边站定俯身低着头,而弯鸿在他耳边说些什么。

  弯暗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弯暗贤看到几抹身影走进大厅,眉头一皱。

  弯鸿也不再说话,而是看向那几人,弯鸿摆摆手,弯暗贤就欲离开。

  而弯娌仑却叫住了在与她擦肩而过的弯暗贤,“大哥,你和爹说什么呢?怎么这么快就走啊?”

  弯暗贤看了一眼弯娌仑,并没有说话,而是瞅了一眼弯鸿。

  弯鸿及时说道,“没什么,就是朝廷上的一些事,就算跟你说,你这个女儿家家的也不懂。”

  弯娌仑冲弯鸿吐了吐舌头,“哼,你就是看不惯我是女儿家吧,你就是喜欢大哥,大哥是能人我可不比不过,我就是个闲人。”

  一旁的弯暗贤轻声责怪,“娌仑,怎么和爹说话呢!”

  坐在上面的弯鸿说道,“暗贤!你不知道娌仑在说笑话吗?”

  随即,弯鸿又笑道,“娌仑,你不知道吗?爹是最爱你的。”

  “那还不错。”弯娌仑得意扬扬的看着弯暗贤,随即她突然想到什么,道,“爹,你让下人都出去吧,我有悄悄话想跟你说。”

  弯鸿面露迟疑,但还是听从弯娌仑的话,“这,好吧,凡是娌仑说的话,爹爹就会照做。”

  他指了指一个丫鬟,指挥道,“你,你们都下去吧!”

  “娌仑,有什么话要跟爹爹说?还有娌仑这几位是谁?是你的朋友吗?”弯鸿看着林徊等人问道。

  林徊与迩安两人发现了弯鸿此人绝不简单,虽然表面上他笑呵呵的,但每句话都说得井井有条,无缝隙,这样的人说他心机很多都是夸他简单的了,这种人最不容易打交道了。

  “嗯,他们都是娌仑的朋友,而且这位是当今的钦差大人呢!”弯娌仑笑着说,全然没看见弯鸿与弯暗贤僵硬的脸。

  “不知钦差大人驾到,真是有失远迎啊。”弯鸿整顿了自己僵硬的表情,套近乎似的说道。

  但弯鸿并没有从椅子上下来,他依旧坐在上椅上。

  林徊也道:“弯大人,客气了,谁人不知弯大人在朝的威武啊。”

  两人继续套着官话,似乎这儿就是朝廷之下的闲聊,也就是所谓的套近乎,套官话。

  “钦差大人客气了,请问你是林大人吗?”

  “嗯,正是。”林徊直视着弯鸿,这老家伙明知道她就是钦差大人,而钦差大人只有一个,还问那样的问题,就是为了找她难堪吧。

  “久仰久仰,一直想见你一面,没想到今日圆了我的梦啊。”

  林徊说了一句官话,便直奔主题,“弯大人说笑了,此次前来多有打扰,我只是想问弯大人一件事。”

  “林大人不知你说的是什么事?”弯鸿笑笑,但心里却越发的不安,紧张。

  他怕真如他所想,果然,林徊眸中的坚定让他久经朝廷的人也感到一丝惶恐。

  “弯大人你可有造反之心啊?”林徊继续说,“具我所知,你弯家的祖辈可因得罪先皇才被发配边疆,而今因大赦天下,你弯家才又回归这里,而你极有可能因那件事对朝廷不满,伺机想要造反,不知我说得可对?”

  见弯鸿秃废的坐在木椅之上,林徊乘胜追击,“弯大人,你不必先要狡辩,万琬,来证据来,这里面装着你与一些朝廷命官暗中勾结,收取不义之财,想要造反的证据。”

  而此时除了弯鸿与弯暗贤有着更加僵硬的脸,连弯娌仑也变得不淡定了,她像是才得知了什么,她自嘲一笑,“连大侠,你不是说我先辈是因为听信小人谗言才会招此横祸吗?”弯娌仑突然大喊起来,“你不是说不关爹爹的事吗?”

  原来自始自终他都骗自己,骗她让她带他们去弯家,这一切都是谎言。

  自己还因为他,连昭飞,自己心爱的男人竟然骗她,看着弯娌仑眼里的愤怒,连昭飞哑口无言。

  而林徊此时却倍感疑惑,轻声的对连昭飞说,“你没告诉她实情?”

  连昭飞自责的说道,“娌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欺骗你的。”

  “连大侠,连昭飞,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弯娌仑哭着大喊了起来。

  一抹蓝衣出现了众人的面前,他看着弯鸿,弯鸿极力的对他摇头,而他却露出一抹轻松自然的微笑,可对弯鸿,弯暗贤是一种绝望的微笑,“不是我爹做的,是我做的!”

  他继续说:“是我勾结朝廷官员,是我敛财,收取不义之财,是我派来杀我四妹。”

  林徊虽然是疑问句,但还是正气凛然似直逼着看他,“你是为你爹顶罪吧?我为何相信你的话?”

  “这个就是证据说我与朝廷官员勾结的证据,以及腰牌,我派来刺杀四妹的杀手身上的腰牌就是这个吧?”

  他话落,弯娌仑疯狂似的抓着他的衣袖,大喊着说,“二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阻挡了我的路。”弯世越淡淡的说道。

  如果不杀她,她就会阻挡他的路,他要当皇帝。

  初弯娌仑穿越到弯家四小姐时,是因为弯家四小姐无意间听到她二哥对暗卫说的话,她刚想离开,脚下却踩到树枝,有了响音。

  他发现了她,他捂着她的鼻子,他的心在流血,因为他要杀了他的妹妹,可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知道了他的秘密,哪怕那是他的妹妹也不行。

  可她却醒来,并没有死,他想放过她,可一旦秘密泄露,他就死  弯娌仑眼中的坚定使连昭飞心一颤,眼前的女子的气节真是不可估量。

  他也对她动之以情,以理服人,他知道弯娌仑这样懂理的人会明白的。

  “可这样你这是阻止谢大人她们办案,你知道这该当何罪吗?还有,你那不是做对不起弯家的事,而是帮弯家啊。弯家的祖辈得罪先皇并不定是真的是对抗,极有可能是因为你们弯家的祖辈听信小人谗言才对先皇不敬,而那些小人极有可能还潜伏在你的弯家,再次做出对不起弯家的事,而你绝不能袖手旁观啊。”

  听连昭飞说这么多,弯娌仑的心里产生了不少的感动,毕竟连庭飞说这么多,都是为她好啊。

  可是……弯娌仑迟疑的说,“连大侠,你真以为我祖辈是因为听信小人谗言才导致昔日的苦果,今日的局面吗?”

  连昭飞微愣,虽然他也不敢肯定,这些还只是猜测,但他还是说道,“嗯,我相信并不是弯家的人来刺杀你,有可能就是那些潜藏在弯家的小人,暗卫,杀手。”

  连昭飞的相信只是因为弯娌仑,可这并不代表弯娌仑的祖辈就是因为小人谗言才导致发配边疆的命运。

  也并能代表那腰牌就是以前那些小人的后代潜伏在弯家来刺杀弯娌仑的,也有可能就是弯家的啊。

  这些还得靠谢大人侦查案件啊。

  连昭飞不禁对眼前的女子产生几分愧疚,那么骗人,只为让她带领林大人等人去弯家…

  这样做真的对吗?这样做好吗?

  想到此,连昭飞不由自主的抱住了眼前的女子,想给弯娌仑温暖,嘴里道,“答应我,不管我做错什么,都要原谅我。”

  突然的怀抱,让弯娌仑大脑一片空白,于是乎,她也没细细品尝连昭飞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只是傻乎乎的点点头,轻轻地说了声好。

  许久,连昭飞松开了她,此时的连昭飞的脸已微微红了起来,弯娌仑正欲嘲笑却不知自己的脸更红。

  弯家

  进到弯家后,就见弯家的管家急急迎来,年老的管家语气中夹杂着欣喜,“小姐?你回来了啊?”

  “嗯。”弯娌仑只是淡淡的点头。

  “这几位是?”管家看着弯娌仑后面的几个人面露不解。

  “他们是我的朋友,”弯娌仑看着管家解释着说,话落,又瞥了一眼林徊,见林徊点点头,弯娌仑自知她做得对,林徊并不希望其他无关人等知道她的身份。

  “哦。”管家点头,可目光还是不停的扫向林徊几人。

  他总觉得小姐这几个朋友都很不简单,尤其这个于非命。

  于是派暗卫杀她,杀他的妹妹!

  一剑捅下,弯世越的身体划落,全场人震惊不已,四妹,对不起,原谅哥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到近说道,“林大人,刺杀你的人已经抓到了。”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