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青春|校园>
失败者》 第2卷
第56章 第二十章、过年

  今天是大年除夕,爸爸妈妈回到了老家,婶婶一大家子人也都过来了,屋子里一下子满满的,满满的人气,满满的过年氛围。白天,一大家人一起准备年夜饭,爷爷奶奶烧火,婶婶洗菜,爸妈炒菜,兴奋的忙碌着,配合地亲密无间。每个人都激情高涨,说话时扯着嗓子喊来喊去,小然冷眼旁观,怎么看都觉得他们的过度激情绝对有大量的表演的成分。过年有那么兴奋吗?身处其中,小然却全然感受不到其中的乐趣所在。

  晚上,做了满满一桌饭菜,大家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而小然却像一个木偶,只是随着别人扯来扯去。这个年,小然差不多成为了一个局外人,她没有心情享受这个春节,她只知道自己如此年轻却呆在如此落后的农村,而且走出去还远远没有希望,她的人生完全不如自己想象。

  平日里,这种悲哀还不是那么剧烈,可是过年,便意味着一年又流完了,意味着自己又老了一岁,意味着今年没有达成所愿的失败。平日里对岁月流逝的感慨还不是那么明显,在新年这个节骨眼上,到了这个年终总结的时候,这种感觉是那么强烈。一年过去了,自己还是一事无成,还是丝毫没有进步,关键是自己对未来的信心还是为零,这是最不能承受的。

  小然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害怕过年,她甚至想逃避着和过年有关的一切信息,这个年让她焦虑,让她浑身不自在。

  晚上和家人一起看春节晚会,小然眼睛直盯着电视,心里却满是悲伤。眼前的华丽画面一个个匆匆而过,不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任何印迹,小然尽力掩饰着自己此刻的心情,不让自己的表情太僵硬。在今天这样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似乎容纳不下一丝的悲伤情绪,虽然小然知道此时自己最想做的是一个人悄悄地躲起来,甚至能够大哭一场。

  坚持到十点多,小然告别家人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眠。今年春节来的有点晚,已经立了春,这几日风特别大,今晚尤甚。窗外风声呼啸,树枝咔嚓折断的声音不绝于耳,屋子里的玻璃咣当当的响个不停,比恐怖电影里的镜头还要可怕。天特别黑,再加上这几种可怕的声音,真的很有世界末日的感觉。小然一个人卷曲在被窝里,内心紧紧地缩在一起,想着此刻会不会真的来个世界末日什么的。听着外面自然界的嚎叫,感觉自己那么渺小,是啊,在大自然面前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小然想此刻能有几人与她同在感悟着自然界的恐惧,体味着自己的微不足道,还有人吗?如果有多么渴望知道他的存在,自己一定会和他成为知音。只是如今还会有谁像自己这样多愁善感?大家都忙着看春节晚会呢,即使不过节平时恐怕也没有人有闲心来感悟自然。

  小然的脑海里此刻塞满了两个字,死亡。虽然这两个字经常会不经意间闯入她的脑海让她不安,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清晰。小然是一个成熟太晚的人,她到高中时才搞清楚自己会不会死这个问题。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不会死的,可能是受电视剧武侠片的影响,里面有很多不死之身,所以她总认为有些人会死,有些人不会死,而她一定属于那些不会死的人。后来,随着自己知识的积累,再加上自己理性的推理,终于明了自己也是会死的。小然开始怨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个世上,如果没有生,自然就不用来体会死的难受。那个时候,校园里刚栽上很多小树苗,小然抚摸着它们的嫩叶,无法想象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而它们却依然在。那一段时间她不停地思考这个问题,想到深处自己仿佛要掉进深渊,怕得泪都流了出来。于是就问爸爸:“将来我会死吗?”爸爸说:“会啊。”小然问:“那你呢?”爸爸说:“也会啊。”小然问:“那你怕死吗?”爸爸淡淡一笑道:“人都会死的,死就死了吧,有什么好怕的?”小然委屈地哭着说:“可我不想死,我害怕死。一想起我会死晚上都不敢睡觉,因为我一睡过去这一天就没有了,我的人生就又少了一天。”爸爸忙安慰道:“然,你不应该这么想,你应该想今晚我不好好睡觉,明天我就没精力做事,那样我就把明天一天的时间耽误了,反正你晚上什么也做不了,倒不如好好睡觉,白天好好做事才算不浪费自己的生命啊。”小然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晚上也就尽量不去想这个问题。心想反正现在也思考不清楚,等自己长大了也许就能想清楚这个问题,也许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不怕死了。

  不过从此以后,小然就特别害怕过年,但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恐惧。过了年就二十三岁了,按说不应该是个恐怖的数字,也许她害怕的不是这个数字,而是她此刻的生活。她过着自己最不想过的生活,而且这样的生活似乎遥遥无期,她真的很害怕生命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十二点时刻一到,外边炮声不断,大家都兴奋地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希望自己家里能响起新年的第一声炮响,来带来自己下一年的好运。小然心里更加悲伤,无法理解自己这么悲伤而别人却有这么大的激情来做这样一件事,他们对自己的下一年就如此期待吗? 外面炮声响个不停,她在屋子里似乎都能感受到浓浓的炮火味,她想在此时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神一定就在周围,它要来看看这么多的人对他的信仰,大家都在渴望着它的庇护。小然在心里默默祈祷道:“神,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不管去哪里,只要让我离开这里就好。神,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你可以帮助我实现愿望吗?”她真心渴望神能听出她的声音,她真的渴望神能给她带来奇迹。

  小然一面祷告一面悲伤,为自己此时的无力,竟然向一个自己从来没有信仰过的神寻求力量。她从小受马克思唯物主义熏陶,是一个纯粹的无神论者,此时自己临时抱佛脚,不知道神会不会大度地原谅她。

  炮声陆陆续续地停了下来,外面又恢复了夜的死寂。小然想大家经过刚才一阵狂欢以后,现在应该都进入了甜甜的梦乡。而此时的她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在这个一年中最冷的时刻,在这个零下几度的房间里,她的身体却在冒汗。她想这几天的自己是怎么了?整天过的像个木偶一样,别人都在兴奋地迎接新年,而自己只是机械地应对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做完事后就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什么也不想,甚至害怕别人的打扰。有时候会告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甚至脑子里有些想法也好,可是脑子还是懒得转。

  她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假如前面有一个坑,如果你一直走就会掉进去摔死,你现在只要往别处迈一小步就可以避免死亡,可是她依然会走下去,然后掉进去,即使是死亡。

  她整日游离于生活之外,已经对生活彻底麻木了,她信心全无,她既战胜不了自己也战胜不了生活。她已经完全丧失了对生命的激情,即使死亡都不能使她动一下,更不要说其他的了。小然想既然如此,那就赶快死吧。可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出那样的行为,那样的话会伤害很多人,当然她最放不开的还是自己,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生命。于是此刻她告诉自己:“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快死,不要再过这种半死不活的生活了。”

  此时此刻小然觉得死亡并不是那么的可怕,比起自己这样的生活状态更害怕。

   在这个举国欢腾的日子里,小然的脑袋里却只有两个字——死亡,在这个热闹非凡的夜里,她却在如此细致透彻地思考死亡这个东西。

  凌晨小然又套上衣服,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这么一些文字。

  《死亡之颂》

  死,我最害怕的字眼,每次想起你我都会吓得身体紧紧卷曲在一团,内心陷入到无底的深渊,压的喘不过气来。

  我真的不愿意面对你,可是我知道我终将面对你。

  你时不时会浮现在我的脑海,生活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你仿佛就在我的脸前等着我跳进去。

  我害怕,想逃避,不想让自己这样累,甚至想早日投入你的怀抱。

  可我知道这样我会更加害怕,因为那样我就是一孤魂怨鬼,终日游荡在人世之外,前生梦想只剩下一股怨气。

  所以我决定面对你,可是明媚阳光当前,我却昏昏沉沉,不知所向,那虚度的光阴让我内心痛恨,它仿佛在用一把锥刀一点点削去我的欲望,告诉我一切已无能为力。

  我全身无力,思想停顿,原来寂静的日子比挫折的打击和失败时的羞辱更让人害怕。

  我开始想象体验你时的那种恐慌,因为此时只有那种震撼的痛苦才能够唤醒我已经停止运作的大脑,才能动撼我这臃肿的身躯。

  死,只简单的一个字,却道尽了生命中的一切,让人明了生命中的取舍,生活竟是如此透明。

  只有你才实现了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平等,纵使你千金娇艳,也难逃这取舍进退的命运。

  死,以后我会每天都把你读念。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