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青春|校园>
失败者》 第1卷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卑微的暗恋

  王丹说,她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让孙晓涛喜欢上她,然后再无情地把他甩了。孙晓涛最近迷恋上了台球,所以王丹也卖命地练习台球。小然理解王丹心中的不甘,她是那样的优秀,心气儿又那么高,可是在爱情的世界里,仿佛不管这个女人再优秀,吃亏的终是女人,这是女人对待感情的本能,真的没法儿。

  王丹说她经常在任天翔的店里看到冯萍萍,整日唠叨着让小然提防着冯萍萍。

  小然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逃避下去了,再逃避下去就真的成傻子了。这事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应该早就采取行动了,可是,发生在小然身上,她却犹犹豫豫迟迟没有行动。通过这件事,小然一再地反省自己,她发现自己是个特别怕事,特别不擅长处理俗事,特别讨厌繁杂纠纷的一个人,即使是关于爱情,她还是能躲则躲,甚至躲到超越了界限。在她的想象里,自己绝对不应该是这样一个人,可是,现实中,事情真正发生时,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这真的超出了她的认知。现在,她躲不了了,她已经无处可躲了,因为她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料。

  这天,冯萍萍又邀请小然去她那里吃饭,小然如常去了那里,只是心情与往日已完全不同。

  对冯萍萍来说,今日与往日没有任何不同,她还是如往常一样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一副小女人的满足姿态。小然心想,这种满足的姿态是谁赋予她的?是 天翔吗?是天翔的存在让她感觉生活是如此的有滋有味吗?以前小然特喜欢这种安然自乐的神情,可是此时却越看越厌恶,它仿佛是在对自己挑衅,嘲笑自己的无知和失败。

  小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那样的陌生,陌生的害怕,她的表现说明她根本没觉得对不起自己,也是,每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是在做错事,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借口,自己以前不也这样吗?这个城市的人不都这样吗?

  小然再一次对人性产生了失望,深深地失望。

  冯萍萍如往常一样关心小然、关心天翔,不知为什么,在她营造的如此轻松的环境里,小然甚至都没有力气去愤怒了。小然知道这是一个在为人处事方面内功深厚的人,是自己根本达不到的,所以自己注定被她这类人伤害,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小然看着冯萍萍,仿佛是在看一个机器人,没有任何的感情,只是为了自己的目标按照对应的程序一丝不乱的进行着,让小然看得想哭。

  虚伪的人,简直比王文杰还要虚伪。

  冯萍萍想虚伪下去,可是小然却不想,她已经忍到极限了。

  小然道:“听说你经常在天翔的店里帮忙,真是谢谢你啊,你看你也没给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别人嘴里才知道你为天翔做了那么多。”

  冯萍萍道:“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帮助应该的。”

  “是啊,大家都是朋友,只是现在你和天翔的关系比我还近,你再这样我会吃醋的啊!”小然虽然是开玩笑说出此话,但是冯萍萍绝对听出其中的意思,除非她故意装傻。

  “你不会怀疑我跟天翔有什么吧?”冯萍萍故意把这样的难题抛给小然。

  小然开玩笑道:“你不会真的跟天翔有什么吧?你喜欢他就直说吧,我马上让贤。”

  冯萍萍不虚伪了,道:“看来你真的怀疑我了。”

  小然道:“难道你不想跟我说些什么吗?”

  “其实这些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憋在心里还真是难受,说出来也好。我对天翔是有好感,但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冯萍萍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小然,人的感情是无法控制的,尤其是爱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天翔的。你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老实说,我甚至有点讨厌天翔,因为我觉得他对待爱情的态度太随便了,可是,那次你考公务员失利,跑到我这里,天翔过来赔罪,看着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突然对他有了异样的感觉。我们吃饭时他不停地为你夹菜,光看着你吃,自己几乎都没怎么动,我就在想,为什么他对你那么好,他看着你眼中全是宠溺,那一刻我的心中五味陈杂。我就在想,如果有一个男生能对我这样那该多好,为什么我就得不到这样的爱情?我到底比你差在哪里了?无非就是家庭条件没有优越,长的没你好看,为什么你就能轻轻松松地获得这样一份好的爱情,而我却不能?”

  “这么说你早就看不惯我了,那为什么你平时还装的对我那么好?”

  “我不是看不惯你,我对你的好也是发自内心的。我只是觉得上天不公平,我的命不好。我没有想插足你们的感情,我知道天翔看不上我,男人都喜欢美女,我不是,可是感情是无法控制的,我的脑子无法控制地会想起他,想起他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甚至每个眼神。后来你再说天翔的事情,我的心不自觉地很紧张,好像生怕你窥探到我的心事似的,可是却又特别想了解天翔的种种,特别喜欢听你讲天翔的事情,仿佛上了瘾。

  再后来我开始每时每刻地想念他,整天脑子里全部是他,可是我却无奈地发现,我这么想念他,可是我却根本不了解他,我了解到的他只是你口中的他而已,我甚至几乎都没怎么见过他,我整天在想念一个陌生人,你说是不是傻的可笑。

  你不知道暗恋一个人的滋味有多难受,你每天想着他,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的感情、那么多的精力,可是他却一点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有你这个人存在,可是就是这种距离,你对他越来越有好感,把他想象的越来越好。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我的心里仿佛与他的距离近了很多,甚至感觉上都有了亲情,可是这只是一种假象。当这种暗恋日积月累,你越陷越深,后来甚至觉得只要能够让他知道我爱他,我宁愿付出一切。”

  冯萍萍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继续讲道:“事情的转机是那次我听你说他新店开业需要人手,正好我一个朋友的弟弟过来,没什么文化,而且以前就是在饭店打工,我想这不是一个大好机会吗?既帮了天翔又帮了朋友,所以我就给天翔打电话说了此事,这是我第一次和天翔接触。”

  “你是故意避开我?”

  “是的,你一定会说我很无耻,可是当时我真的特别想和天翔能够单独接触,中间没有了你,好像我和他之间有了新的关系,而不是通过你得到的关系,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我是多么地享受,为了这种感觉我甚至甘愿付出一切。”

  “包括伤害你的朋友吗?”

  “我从来没想过伤害你,更没想过破坏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想和天翔有那么一些联系,让他知道我的存在,我就很满足了。我也知道暗恋是一种不正常的情愫,我甚至想通过多了解天翔,去发现他的缺点,来告诉自己他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这样也许我就不会再暗恋他了。”

  “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天翔接触,你觉得这样还是和我没有关系?”

  “和天翔接触后,我发现他这个人特别随和、特别好相处,后来接触的就越来越多,我欲罢不能,是我的错。我没有期望夺走天翔,你不知道暗恋一个人你会变得多么卑微,总觉得对方很高大,自己是最卑微的一个,只祈求自己都能在他身边默默地为他服务,根本不敢乞求能够得到他的爱。我希望自己能够为天翔做这个做那个的,可是我害怕天翔知道我暗恋他,我害怕他知道了后或许会嘲笑我,看不起我,那样我是无法接受的,甚至都想死,所以我说绝对不会让他知道我喜欢他的。我知道现在你讨厌我,但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够了解暗恋一个人的无奈,那种煎熬,那种卑微。明明知道很不值,可就是无法控制,而且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我知道这种心情你无法体会,像你这样的人,拥有着出众的身材和容貌,如果对哪个男生有好感,只需要随便表示一下人家就不会拒绝你,天翔对你如此,别的男人对你也是如此。小然,你以为我就真的喜欢整日柴米油盐的生活吗?哪个女人不想有浪漫的爱情,我不是木头人啊,我只是装作不在意,只是为了给自己保留最后一份尊严而已,但我也是一个人,活生生的人啊。”

  小然冷笑道:“你整天那副悠哉悠哉的面庞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激流,你让我感觉到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是个可怕的人。”

  说着说着,冯萍萍止不住地哭泣,道:“你根本不知道暗恋一个人有多么的苦,自从心里有了他以后我整天都觉得无法呼吸,每时每刻都备受煎熬,我也想摆脱这样的感情可我就是摆脱不了,可能是我的生活太乏味了,天翔只是我的一个精神寄托而已,没有这个精神寄托我生活的每一刻都无法忍受,小然,我真的希望你能体谅我的苦楚,一个卑微的人的无奈。小然,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我一直很在乎和你的友情,我对你们两个的感情不会构成任何的威胁,相信我。”

  小然苦笑道:“到现在你还觉得你没伤害到我?你的意思是你在精神上疯狂地爱着天翔,但是行动上绝对不会越轨,所以我要原谅你,这真是太可笑了。”小然简直是疯了,她开始后悔了,她宁愿自己不要来取证,宁愿继续自欺欺人,继续当傻瓜。

  “冯萍萍,我恨你,我永远都无法原谅你,你是我见过最虚伪、最恶心的人。”小然丢下这么一句话,这是小然能想到的最狠毒的话,但是,就是这样的话也根本无法表达出她心中的恨意。

  一路上,小然欲哭无泪,凛冽的寒风吹着她的脸她却麻木没有疼痛,突然每个人都变成了受伤者,自己觉得受伤,现在冯萍萍更觉得受伤。小然在寒风中一遍遍的走着,脑子里尽是冯萍萍的那些词汇,卑微、无法控制、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卑微,是的,她那样的条件是应该感到卑微,她那样的生活是应该感到压抑,只是她平时表现的那么怡然自乐,把她的内心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小然以为她是真的知足,此刻终于听到了她的心声,没想到却是在此情此景!

  小然想不通,像自己这种快要与世隔绝的人,为什么总有外人来打扰自己的平静?自己拥有的本不多,为什么还总有人来和自己抢?自己到底要怎么做那些人才能满意?有时候小然真恨不得一个人生活在深山老林里彻底的与世绝离。

  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凡事和自己推心置腹,没想到背地里竟然在疯狂地暗恋着自己的男朋友。人心太复杂了、太阴暗了,实在超出了小然的承受能力。

  小然的眼前又浮现出冯萍萍那张委屈地哭诉着的脸,她凭什么委屈?自己的委屈又有谁来承担?不可理喻,不可原谅!

  小然的爱情洁癖又开始跳出来刁难自己,想起自己的好朋友疯狂地暗恋着自己的男朋友,小然觉得自己的爱情已经沾染上了污点,让自己浑身难受,虽然任天翔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小然却有点不想要他了。

  小然感觉自己再一次被生活抛弃了,无情地抛弃了。没有人能安慰得了她,没有人能给予她想要的温暖,只能靠自己取暖,只能靠自己。

  自己最亲近的朋友,自己最珍惜的友谊,此刻,彻底成了过去。友情,是什么东西?人们为什么要需要这种东西,为什么它带给自己的总是伤害?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