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都市生活>
那些年我追过的妹子》 第1卷
第33章 军训生涯(3)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宿舍过得还是比较轻松的,疯女人也拿我们没办法,谁叫我们们宿舍有两个病号呢。

  我们以“同学情谊深似海”来堵疯女人的嘴,疯女人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他们可是有证的人,而我们属于二人得道鸡犬升天,当然鸡死了,我们也就完了,用生物学来说,我们属于共生关系。

  于是乎,这两人很是理所当然的使唤着我们,我们还不能有一点脾气。

  军训的第五天,就在老六默默地用小石子在墙上写下那历史性的一笔的时候。

  他正兴奋地数着,一二三四五,第一个五日挑战已经完成。在有四个就解放了。

  季老六正兴奋着,一个令人窒息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了门口。

  疯女人的声音传来:听这语气,看来是好的差不多了。

  季老六尴尬的回过头,冲着疯女人笑了笑:还行,多谢教官关心。

  “今天我来,不是为了关心你们的,而是上级交给我几个任务,必须你们配合,你们宿舍在前面,听完以后记得传达”。疯女人面无表情的说。

  季老六真有一副狗腿的模样,他像模像样的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疯女人瞟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总共三件事:第一从今晚起你们轮流守夜当然女生连也会参与进来的;第二到了第十天的时候会有一场生存演戏,一共持续3天,当然前三名的会有奖励的。

  “奖励,什么奖励”马老二兴奋地问。

  “一顿大餐”疯女人神秘的说。

  短短的几个字,仿佛点燃了我们心中那早已熄灭的火焰,因为对于当时很天真的我们来说,大餐一定是有肉的,而我们这种肉食动物早已经饥肠辘辘。可是后来才知道,还是那句话——认真你就输了。

  就在我沉浸在大餐的美梦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疯女人咳嗽了几声道:军训的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二十一天,上午就是检验你们的军训成果,晚上还有一个结业晚会,每个连都得准备一个节目,我们连的节目就交给你了。

  疯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看着她的离去的背影,我握紧了拳头,要不是我打不过她,早上去撸她一顿了。

  在疯女人离开后,我们聚在一起商量着晚会的节目。

  最后我们商量了一首经典的歌曲《我爱你中国》。这首歌是《怒放的生命》中的歌曲,表达了对祖国母亲的热爱与祝福。

  虽然这两天疯女人对我们不在是那么的变态了,但是她的专业素养还是不错的,我们的军姿站的都还不错,接下来的重点训练项目就变成了“踢正步”。

  正步,是一种队伍行进的步伐,意在展现军威,但训练时很费时力,主要运用于阅兵分列和其他礼节性场合中行进的军人。大体的要领为左脚向正前方踢出约为75CM(腿要绷直,脚尖下压,脚掌与地面平行,离地面约25厘米),适当用力使全脚掌着地,同时身体重心前移,右脚照此法动作;上体正直,微向前倾;手轻轻握拢,拇指伸直贴于食指第二节;向前摆臂时,肘部弯曲,小臂略成水平,手心向内稍向下,手腕下沿摆到高于最下方衣扣约10厘米处。

  由于老大之前参加过一次军训,所以他被疯女人破格提拔,成了我们的领队。

  领队虽然有2个学分加,但真的不是人做的活,因为这预示着你必须在所有人里是踢得最好的,因为你是整个连的脸面。疯女人还说阅兵的时候领队是6个人,领队成员之间技术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就是默契了。

  于是,我们五人也在疯女人的威逼利诱之下,极不情愿的加入了领队这个行业。

  由于我们是领队所以就必须比其他同学踢得更好,于是疯女人每天都给我们加了半个小时的训练。

  但是每一次特训的时候,疯女人总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

  她突然指着老大的鞋子问:咦,你鞋子里是什么东西。”

  老大低头看了看,顿时大惊,一副遮遮掩掩的模样。

  我们很是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就在我们笑的都直不起身来时,疯女人又指了指我的鞋道:你鞋子里又是什么东西。

  “what***”这下子丢死人了,都怪马老二说今天还能用,这下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吧。

  我狠狠的瞟了马老二一眼,故作镇定的朝疯女人说:纸巾。’

  疯女人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是不是,你们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需要用到这个纸巾呢。

  疯女人一边笑着,一边看着低拉着脑袋的我们,觉得也不能做的太过。毕竟她还有用的到我们的地方。

  于是,她挥挥手示意我们可以离开了。

  我们顿时觉得疯女人的形象高大了不少,都是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

  可就当我从她身旁路过的时候,她伏在我耳旁,小声道:晚饭后,拿几盒到我宿舍来。我只给你1个小时。

  说完之后,她也是红着脸离开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

  说实话,我很不理解她的行为,她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送,我们不应该是敌人吗?

  我一边想着,一边朝着食堂走去。

  今天的晚饭依旧是辣椒炒土豆和葱花汤,军训里的葱花汤就好像一个等差数列一样,蛋渣渣都没有了。

  我一边思索着给疯女人送姨妈巾的事情,一边想着今晚的守夜。我这个人有个不好的习惯,平常我吃饭的时候是不想任何事情的,因为我觉得吃饭是一件纯粹的事情,所以每当我吃饭想事情的时候食欲就会大减。

  于是,我匆忙的吃下两个馒头后便离开了。

  因为时间紧急,我一路小跑着回到宿舍,拿了之前藏卤肉的黑色口袋,随手将几袋还没开封的“苏菲”装了进去。我还不忘看了看手机,只剩下20分钟了。

  我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拿起袋子便向疯女人的宿舍跑去。

  疯女人的宿舍一个位于西边的篮球场处,是一个3层的小楼。

  当然了,这可能就是全团唯一一个女教官的优待吧,毕竟我们可是一个优待俘虏的国家。

  此时,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我就像是一只鼹鼠,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手里的黑色袋子,因为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眼看我就要到门口了,突然间“咣当”一声巨响,吓的我那是一个抱头乱串。

  我努力的平复着受惊的小心肝,仔细一看,原来是3楼阳台的花盆呀。

  我绕过花盆,径直的走上了楼梯,在房间号为302的门前停了下来。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