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青春|校园>
当时年少》 第1卷
第4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但是到了高中,我觉得我在语文上的造诣与优势已经不再那么明显了。

  兰城一中的景色是相当优美的,建筑也非常有特色。深夏的阳光明媚而毒辣,一中在这些新生的到来下更显得生机勃勃。

  我喜欢从办公楼那栋高楼下那片绿色的草坪走过,然后踩过那两层楼高的台阶,径直穿过西头幽静的连廊,享受着竹林带给自己的幽静。

  这些新同学中,大家一半来自兰城,一半来自兰城周围的乡镇。我及其想和大家混熟,可是大家基本上都不把我当回事。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的那个新同桌,是兰城人,可是我一点都不感觉她身上有多高级,也一点不觉得她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我快烦死她了。同样都是在背书,因为她在默背我在朗读,竟然觉得我背书打扰到她,告诉我要声音小一点!

  更气人的,还告诉我我说我的普通话不标准,说话声音要小一点,不然把她给带跑了。

  遇到这样的女孩,我觉得简直了,我真的不敢想象竟然有女孩可以这么脸皮厚,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

  但是谁让我是好脾气呢?我忍住了,但是我在心中默默发誓,会有一天让你舔着脸称赞对我的,而我会用冷漠杀死你。

  在这所学校里读书,会让人既幸福又紧张,既快乐也哀伤……

  开学的第一天早读是语文课。快结束时,范老师饶有兴趣的问大家“‘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出自于哪一首诗,大家知道么?”

  班上的同学异口同声的回答:“知道……”

  范老师慈祥的语气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恩恩,好,知道就好。”,手示意大家不用将声音拖得那么冗长,也似乎是在为了突出自己接下来讲话的重要性。

  “这是古代文学家,哲学家朱熹在探求真理追求学问过程中的有感而发。”他浑厚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吐露着每一个字,句末的音节回荡在教室的上空。

  “嗯,对……”大家很有主见,认真地听着他在讲话,只有少数几个可怜的回应着他。

  范老师接着说:“我们学校有一个文学社就叫做问渠文学社,这个文学社还是老校长秦校长在百年校庆的时候就成立了,今年已经是它发展的第五年了。按照学校惯例,文学社希望高一新生踊跃参与。在座的各位同学不知道又没有感兴趣的?”

  大家并不知道这个文学社是做甚的,没有人会举手,他们也不知道老师卖的是什么药。我是想举手的,但是觉得自己一旦举起来好像很不合群,所以看了一下大家都没有举我便也没有举起来。

  这么多年,从对日记的热衷到对语文的热爱,再到语文老师和我关系亲密的转变,我与语文一直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到了高中,我觉得我在语文上的造诣与优势已经不再那么明显了。就从班主任把语文课代表的职位授予了安然,我就知道我再也没有那么受宠了。我想这也不会影响我和安然的关系的,我们依旧是一块吃饭的好室友。

  这个范老师像是特别善解人意,不知是不是领会到了我的心意,任命我暂时为这个社团的二楼负责人。

  这也是另外一种得到吧。

  所有的选择皆有原因,所有的结果都必然有根源,我唯一能坚持的就是自己的热爱,自己对文学的热爱。

  不能放弃,因为热爱所以不敢放弃;因为不曾放弃,所以一直热爱。

  很快,社团的负责人就找到了我。

  “蓝晓忻,门口有学姐找你!”

  “哦,好。谢谢你!”我放下笔向外走去,看到文学社的弋阳学姐站在门口。

  “学姐,你怎么来了?”

  “你是蓝晓忻学妹吧,文学社的老师让我过来通知你一下,今天晚上咱们社里组织观看《肖申克的救赎》,麻烦你通知下各位吧!晚上七点的时候带着他们在阶梯教室门口见。”

  “好的,学姐,我一定会按照你的吩咐做的。”

  “辛苦你了,学妹!”

  “应该的学姐,没事。”

  “那我就不耽误你上课了,再见!”

  “学姐再见!我们今天晚上见!”

  “好的。”学姐优雅的离开了。

  毕竟是刚开学,大家都还不是太熟,我也并不怯场,我有勇气去一个一个班级的通知大家,目的只有一个,希望文学社能被更多人可以理解和接受。

  一中的文化氛围一直还都不错,班主任对学校的活动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自从班主任没有命名我为语文课代表,我就已经在心底与他保持距离了。在班级中失去的我只能通过别的方式弥补回来,所以我对社团的活动特别的上心。

  一中给所有有才华的人搭建好平台,给所有有才华的人去展示自我。我知道,学校不仅有文学社,还有广播站,我所在的班级没有人参加,但是对面的班级却又很多人都参加了。其中有一个很有性格,名字叫张涛就是广播站的。

  我和室友温妲、杨柳坐在一起。我们三个除了上课时懵逼表情是一致的,下课时聊八卦的兴奋劲也不相上下。张涛就是八卦时候知道的,但是他为人很痞。

  “蓝,听说咱们对面转来一个男生,长得可帅了,你知道么?” 温妲和杨柳是我的室友,在我的前面坐着,没想到看着乖巧的杨柳和沉稳的温妲两人竟还是花痴。

  “有多帅?”我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杨柳和温妲也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话少的我竟然也是一个花痴。

  “看着很有气质,双眼很深邃,重要的是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大大咧咧,他很有礼貌的哦!”杨柳一脸心花怒放的说道。

  温妲也接过话来说,“我刚刚上课的时候,眼睛给外边瞥了一眼,正好看见他路过,看见他帮临班的孙老师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书本,觉得他真的是个挺有礼貌的人。”

  看着温妲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也开心的笑了,想着邻班可能真的是转来了一位貌美品优的男生。

  快到时间了,我向班长请示过后,离开教室,除了自己的十一班,从九班到十四班,挨个挨个再次通知了一遍。

  第一次组织此类活动,算不上紧张但是也充满期待了。

  同学们倒也迅速,说完之后都自觉地出现在了班级门口。

  看到社友们都陆陆续续出现在走廊上,我觉得是时间集合本班同学了。

  就在我要踏进本班的时候我看到12班门口前面一个俊朗的身影,不算瘦但看着很健壮,双手插在休闲裤两侧的口袋里,随意却又不失风度。

  我正呆呆的欣赏着他修祈的身材,想着正面是什么模样。墨菲定律再一次奏效了。正巧这时,他回头了。我,猛的一惊,又害怕自己刚才在看他被他发觉,便赶紧返回11班。

  仅仅一眼,可我也记住了他的轮廓。心脏在扑扑的跳,叫完本班同学,所有的人就已经到齐了。清点好人数,我领队带着大家向阶梯教室走去,一路走来大家有笑的。

  放映电影的阶梯教室也是学校的多媒体室,里边可以容纳五百人。在阶梯教室门口和学姐照过头之后,大家便开始纷纷入座。这是社团开学来举行的第一次活动,大家都是相当重视的。

  王老师已经准备好了播放影片的所有工作,在同学们坐好之后和大家进行了简单的交流。

  “同学们,大家晚上好哈。很高兴看到这么多的新面孔,我本人也是一个心态很年轻的人。我很乐于与大家交朋友,以后同学们在学校遇到什么事情或者困难都可以过来找我,我一定会尽职尽力的去帮大家。”这个老师挺有意思的,刚开学就说这样的好话来哄骗人,但愿她能说到做到吧!我在心里默想着。没有和别人结伴,我独自坐在最后一排。

  “好,同学们。今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部美国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认真观看。”

  灯哗哗的全部关上了,转来的同学就坐在第五排,在她的左前方。细细回想男孩在走廊里扭回身的时候,那长得真是迷人。这种迷人简直是让我喝了迷魂汤,起码此时我满脑子满神经都是他。

  从此,再提到他的名字我觉得精神头就得立马回来,提起他我就需要学会表演,时时刻刻温柔动人。他脸不算瘦但是下巴很尖,肤色偏白,鼻梁细挺,头发像是被烫过了还发一点点板栗色,刘海微微遮住了眼睛但还是能看出来双眸深邃有神,这样的一个组合真是美好。

  电影放到肖申克打算拿钳子挖洞的时候,屏幕突然变得很亮,趁着光亮的她赶紧往第五排那撇了两眼。我就这样被他的美色给征服了。

  晚上回到宿舍,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或许这一切都是缘分吧。宿舍里杨柳在给她道上的哥哥打电话,温妲的呼呼生此起彼伏,雪倩和梦缘隔得远不知道是在被窝里悄悄的看小说还是在补数学老师让写的作业。楚楚勤快的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安然则是戴着耳机尽情的听着音乐。莫迪一早回来就跑到卫生间打电话去了。

  我一边泡脚一边发呆,琢磨着自己内心的小情绪。莫迪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我早已经躺在了床上。等莫迪还我手机,我都快要睡着了。

  接过来手机,我还是清醒了一下,登上QQ,在个人日志里默默的写下:2009年11月22日,今天是难忘的一天——致我的混血少年。

  放下手机,盖好被子,我便继续睡了。

  迷迷糊糊的睡梦中,传来安然和楚楚的笑声和说话声,那俩姑娘竟然又讨论起来了那个黑不溜秋的傻男孩李琰。

  我真是搞不明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我的审美水平出现了问题,那俩姑娘竟是李琰的粉儿。

  至此之后,我满脑子都在想,什么时候我可以和艾德桦近距离的好好接触。

  我就疯狂的想啊,但是……我还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这种想法告诉别人。

  我的同桌是一个男生,他认为我简直是神经了。总是莫名其妙的笑,还会莫名其妙的拦着出口不让他回座位,还会突然间的就不想再写作业了。

  苍天有眼,也许是我内心的祈盼被数学老师听到了。

  那天刚刚下课,我困得不行,刚要趴到桌子上睡觉。

  一阵迷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畔:“请把这个给数学课代表。”简单干练一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那一瞬间我竟然很害羞了,他很直视的在看着我,不知道是该表达我的喜欢还是装作很矜持的样子,我蒙圈了,迅速的低下头,我能感受到那时候自己的脸有多红,可是就是张不开嘴,也不记得是他把册子递到我手中还是我从桌子上拿起来的,不敢抬头看他,就是满满的激动又夹杂着自卑,接过来那些册子转向了后边。

  待我再回头的时候,他已经走开了,可是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欣喜之中,不能平复。

  我认识的李琰,是一个黑黑的腼腆的男孩。我们是初中两年的同学,那时候班里边还传过我们俩人的绯闻。

  我是从学习上、从性格上、从外貌上没有发现一点值得我认可的地方。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后来成为了我们宿舍里的焦点,成为了我们班中的一个名人。

  最初的时候,他被班主任安排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楚楚坐在他的前面。

  楚楚是原阳人,兰城话听的不是太懂,特别是数学老师噼里啪啦说的特别快,往往让她很蒙圈。

  李琰眼睛挺大的,听课的时候脸总是扬的特别高,不是趾高气昂的那种,而是很自然甚至有一点可爱的那样子,所以啊,她就老是问李琰老师刚刚说了什么,这道题怎么解类似的,就是这样子一来二往的,他和李琰关系走的特别近。

  班里人特别是同宿舍的莫迪,都开起了他们的玩笑来。他俩总是笑笑,没有人承认,也没有否认,依旧还是你问我答,言笑晏晏的。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天很冷的时候。那天傍晚,楚楚后边的那个座位一直空着,我们都在猜李琰怎么还不来。

  直到班主任在天完全黑时匆匆忙忙的走进班中,我们才知道,李琰出车祸了,现在双腿骨折,在医院救治。

  我们都特别诧异,班主任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并告诉我们等过一阵子一起去医院看看他。

  一中的教室双数班在南边,一到中午的时候,阳光充斥整间房屋,晒的人直犯困。单数班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从早到晚,班中都是凉冰冰的,也只有在傍晚太阳落山时,余晖会撒在北面的玻璃上,由红橙色的圆点一点点拉长、变淡直至消失……望着窗外让人感觉特别安宁,可是在学校这样的环境中,发呆似乎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