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现代言情>
我在梦里见过你》 第1卷
第5章 人生乐在相知心

  一周后,心怡销假上班,带着安安搬回了自己家。

   家还是老样子,人也还是原来的人,心却不是原来的心了。

  安安看到爸爸高兴得象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给爸爸讲分别这几天的趣事,她新听到的故事,学会的新歌,哪张画是昨天才画的,哪个小朋友又惹祸了,她今天得了三张小贴画……洪毅和安安两个人如久别重逢一般,有说有笑,又抱又亲的,看在心怡眼里揪着心地疼。

  她知道除了妥协,别无选择。

   ****

  第二天,在公司午休的时侯,心怡抓紧时间草拟了一份婚内协议。既然决定过下去,就最大限度地让自己好过一点,于是拿出了比审核稿件还严谨的态度,不放过任何细枝末节,逐字逐句地把和洪毅订立的婚内守则反复斟酌,确定无误后打印出来,准备晚上拿回家给他签字画押。

  每天下午开工前,她习惯先去卫生间,然后是茶水间,提前做好上班前的准备工作。

  这两处一向是员工茶余饭后散播八卦的聚集胜地,只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当了一回主角。才走到茶水间拐角,便听到了门内七嘴八舌的聊天。

  “听说安姐前些日子出车祸了,整整歇了一星期。”

  “她们组这月的奖金肯定泡汤了。”

  “打我进公司,这还是头一次见安姐请假呢。”

  “还真是,矜矜业业勤勤恳恳,连迟到早退都没有。你还记得去年辞职的小李么,你猜临走时他跟经理说了什么?‘全公司我唯一佩服的就是安姐,我谁都不服,就服她。’”

  “安姐就是太好了,人善被人欺,你没看见她们组员,但凡不想译的稿件一准儿都扔给她,安姐是有求必应。”

  “你以为她的组员那么好当啊,你是没看见她给审改的稿件,别说一个字了,就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

  “也是。哎,说真的,其实我有点儿怕她,俗话说,没有弱点的人最可怕,我就没见她犯过错儿挨过批。”

  “我可一点儿不羡慕她,都是出来给人打工的,犯不着让自己这么累,你说她在家也这么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她老公怎么受得了?”

  ……

  是受不了,所以才出去寻花问柳的?她在别人眼里这么斤斤计较难以相处?心怡听不下去了,拿着空杯子,心事重重地回了办公室。

  现在想来,她在公司里的确只有同事,没有朋友,至少没有可以在茶水间象刚才那种肆无忌惮家长里短的朋友。公司里人员流动性大,她算是老员工了,本来就和新毕业的小年青们存在代沟,聊天的话风经常不在一个年龄段上,特别是当了组长以后,大家对她更加敬而远之,除了工作上的交流,礼貌客气的招呼以外,很少嘘寒问暖的热络。

  大学时代到是有几个要好的朋友,玩在一块偶尔疯闹,多数时间也是她看着她们闹,她好象天生冷清,安静得让人扫兴。唯一的闺蜜是睡她下铺的单若水,是个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奇人,和她相处时能静静地坐在一处各看各书,默契到异口同声说出同一个词念出同一句诗;和别人疯起来又是另一番肆意妄为,一度让心怡羡慕不已。

  可就是在这么好的闺蜜面前,她也保留着一份自己的秘密,从没泄露。

  想到若水,她下意识地摸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她最近的承受能力明显下线,受不了刺激,按捺不住,约了若水晚饭。

  随后,心怡打电话让洪毅下班后自己带安安,她不回家吃饭了。安安的晚饭在幼儿园吃过了,他的晚饭自己想办法解决。

  洪毅一口答应,嘱咐她和若水好好玩,不用担心安安,自己注意安全,别太晚回家,他等她。

  真是体贴得让她无话可说,可是她现在听到这些不仅没一丝儿感动,反而象背了座大山,当初她选择这份婚姻,就是希望能和丈夫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然而情况演变成现在这样,却让她觉得他们都被对方情感绑架了。

  ****

  心怡和若水约的火锅店就在离家几个街区以外的商业街,因为比邻高科技园区,周围的配套设施齐全。当初买房的时侯,一是看中了它离洪毅的公司近,二是附近有一所知名的国际学校方便安安将来上学,而且周围的人文环境也好,虽然她的公司离得远需要开车上班,但是其它方面都很完美了。爸妈也对房子的选址非常满意,跟她前后脚在隔壁的高级小区里添了一套联排别墅,和她的小区就隔了一条街,方便互相照顾。

  若水比她先到,见她落座,边倒茶边说:“你就是不约我,我也正想找你呢。”

  “又出新书了?”心怡是若水小说的忠实读者,而且通常都是第一个读者。

  “你倒有心等我的新书,新书没有,心伤有!说,你还有没有良心了?出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告诉我,你心里根本就没我!”

  心怡这会儿就需要她这股疯劲儿,听了她这话,正好不用发愁怎么起话头儿了:“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家老佛爷昨晚电话召我,说你不幸遭遇车祸差点儿小命不保,刚出院一周就为生活所迫上班挣钱,让我屈尊拨冗慰问慰问你。”看来她妈没自作主张提到洪毅的事,这种事怎么也得她亲口告诉她,才不算辜负亲闺蜜。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当时碰了下头,在水里憋了会儿气,没见血。”心怡真没把车祸当回事儿,身伤不比心伤。

  “这还不算大事,什么算大事?”若水用她写小说的思维迅速脑补出千钧一发的惊险一幕,不敢相信她能如此淡定地对待死里逃生。

  “洪毅出轨了,这算大事吧?”心怡心平气和地通报事实。

  若水双目圆睁,愣了两秒才脱口而出:“不是我!”逗得心怡就差喷饭了。

  “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但要真是你,我倒佩服他了。”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他洪毅干得出的事,我可干不出!再说了,我要是能象你那么屈就他,我早结婚生娃了。”若水始终认为洪毅配不上心怡,说不好听点儿就是鲜花配那啥。

  “嗯,他也不是一无是处,但是跟你比,差远了。所以,我更爱你。”心怡扮出一副痴迷的表情对着若水发嗲。

  “这话我爱听。知道是谁么?要不要妹妹我替你去会会?”若水想象不出能让洪毅舍了心怡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儿?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说没固定的,我信,也不信。”经过这些天,心怡早就皮实了,轻描淡写地答。

  “就是,管她是谁,跟他离婚,爱谁谁,你条件这么好,分分钟找个比他高比他帅比他富的气死他。”若水说得义愤填膺,心怡庆幸自己有这么个好友,她是唯一一个支持她离婚的,只为她想,只想她快乐。

  可是她却不能只想自己,无可奈何地提醒她:“想离,不能离,还有安安呢,终于体会到钱老先生所谓的围城了,进去的时侯需要勇气,出来的时侯更需要勇气,活得好是运气,活不好是憋屈。”

  若水都明白,只好转移话题:“我陪你喝酒吧,保你喝个痛快,不用担心喝醉,我还没见过你醉呢,肯定赛过贵妃醉酒,到时侯我就是全天下第一个发掘出你千娇百媚万种风情的大伯乐。”

  “放心吧,没到买醉消愁的地步。找你来就是想听你说疯话,每次你一发疯,我就觉得全世界都被你点亮了。”她就是太理智太无奈了,要是换成若水,她相信,不管有没有孩子,她都会选择离婚的。

  “你确定你性情冷淡不是因为我,你到现在还没发现其实我才是你的真爱?”若水含情脉脉地给心怡夹了一筷子秋天的菠菜。

  “少臭美了。我的真爱在天边呢,最远的那颗星星看见了么?” 心怡夹起菠菜送进嘴里,借着低头吃菜垂下了眼睑。

  “外星人?你韩剧看多了吧?还没喝酒就开始说胡话了。心怡,喝点嘛,就算是你陪我喝行不?”若水瞄见心怡湿润的眼眶了,佯装不知,装傻充愣地打哈哈。

  “你有什么可愁的?为赋新词强说愁?”

  “我替你愁啊!”若水答得理直气壮。

  这就是她们的相处模式,心怡太需要这个朋友了,她从不多问,不给她压力,说话也尽是不着边际,但就只有她能帮她解压,让她暂时抛开心底的大石头,轻轻松松地吃顿饭。

   她的人生,何其有幸,得友如此,有她一路相陪,会比婚姻更长久更珍贵。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