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穿越古代>
逆袭》 第1卷
第4章 情锁春江

  第四章 情锁春江

   杨明给族长点燃了那个火把,族长带着那个火把,气鼓鼓地走了。

   族长原以为杨明会很高兴的接受自己的要求,而且会感恩戴德,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拒绝了,而且还给自己弄了一曲手碎砖头的戏文,总觉得有些唱的不对,但又不知道,这小子唱的是哪一曲?

   杨明把族长送了出去,直到他的火光消失了,他才把门关上。 回到了八仙桌旁,叹了口气。

   刚才杨明只是表明,自己想离开杨庄,出去做做事,就被族长骂了,有辱斯文。读书人就不能出去做事吗?杨明很苦恼。但是他也理解,这个时代的人,思想很僵化,读书,是一件很高尚的事,读书人怎么能去做那些低贱的事情呢?

   什么族长?什么有辱斯文?管他呢,杨明也不想继续想,他又想起了前面自己思考的问题。他开始慢慢出神地筹划。

   杨明是个大胆的人,也是一个有谋略的。大胆有谋略的人在这个时代是饿不死的。

   第二天,杨庄的村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杨庄有一只公鸡,人称鸡王。它连续三年都在凌晨五点的时候打鸣,它竟然没有打鸣了 它罢工了。主人也很奇怪,随后跑到鸡窝一看,那是鸡,竟然没了踪影。

   杨庄一直民风淳朴,从来没有出现小偷小摸的现象,现在这只鸡王竟然不见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令村民们匪夷所思。

   杨三的池塘里的鱼少了几条,杨婆地里的青菜被人摘了,杨公地窖里的红薯也被人偷了,杨妈藏在柜子里的细面条也不见了……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发生,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

   有人发现有一个驼背的,长得非常丑陋的中年男人,从杨妈的房子里出来,他就追了上去,却发现那人把前面的一棵大树用手一挥。就劈了下来,他吓蒙了,就站在那里,那驼子却一下子就消失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个月。杨明过得是很滋润,村民们却苦不堪言。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杨婆的鸭窝前出现了一个驼子。他正要伸出手,去鸭窝里抓鸭子。却被另一双强有力的手抓住了。他拼命的挣脱了那双手,往前面的竹林里跑。双手一挥,前面的一棵大竹子应声而倒。

   他转身飞进了竹林,却听到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

   “ 杨明啊……”这声音好生熟悉,像是从地里发出来的。

  

   那驼子吓得魂飞魄散。这是族长的声音啊,千真万确。

   “看来,你生了一场病,真的是性情大变。教书先生不愿意当,有正道,你不愿意走,却喜欢走歪门邪道,干起了偷偷摸摸的勾当。你滚吧,滚出去吧。别祸害杨庄了!”

   “我错了,族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那驼子跪在地上,捣蒜如泥。

   “算了,看在你死去的父母面上,我就饶过你了,你家里还有两亩田,我折算银子给你吧。算12两银子吧,明天你就收拾好离开这里,不要让村民们发现你了,发现你了,你的小命都不保,知道吗?”

   对方扔了一个包袱给他,杨明摸了一下,硬硬的,大概是银子吧。

   “族长,您怎么知道是我?”杨明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族长怎么识破了他?

   “那次我去你家,你把砖头捏碎了,我就心存怀疑。你一向只是读书,很少参加体力活,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后来有人告诉我,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驼子,是个大盗,能够把大树削掉,我更是怀疑。后来我去查看了那棵大树,那棵大树根本不是人用手折断的,而是有人先用斧子锯断了大部分。因为树上有用斧子锯的印痕。只要是一个人,哪怕是小孩子,用手轻轻一推,那棵大树也会倒的。我想起你,那天在我面前,你演了一个把戏,把一块砖头捏碎了。你捏碎砖头肯定也是假的,是你事先准备好的。我突然明白的,那个驼子就是你。那些是你弄的机关。于是晚上我就在你家门前监视。昨天晚上,我发现你在杨婆家门前鬼鬼祟祟的。于是我猜想你是在打杨婆家鸭子的主意了。于是今天晚上我就潜伏在杨婆家。想不到真的逮住你了。”

   “族长,你是福尔摩斯啊。”杨明不禁脱口而出。

   “什么?”族长一脸蒙圈。

   “哦,我说您是神探狄仁杰。 ”杨明突然意识到福尔摩斯,在明朝还没有人听说。

   “小子,别再耍嘴皮了,出去之后好好做人,再也不要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了,太丢人。”组长教训了杨明几句,转身就走了。他长叹了口气,他知道,杨明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开始了走路,这条路上可能他不会回头了。他就不明白那个只会赌博的杨秀才,怎么又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

   他哪知道,此杨秀才非彼杨秀才,那个杨秀才是真的自杀死了。

   哆哆嗦嗦回到家里,杨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去县城。

   拿了两套干净衣服和族长给的那10银子。杨明正准备去县城。

   那天又下了小雨。杨明触景生情,有些凄凉。前世,有迷妹,有父母,自己不孤单,想不到今生今世,家徒四壁,孤孤单单凄凄凉凉的,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

   他正要掩上门扉,离开这里。却见一个70来岁,拄着拐杖,穿着鲜艳衣裳的老妇人走了过来。那妇人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但脸上却涂了厚厚的一层脂粉,面部轮廓看起来也还顺眼,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一个美人。

   “杨相公,你要走了?”老妇人年纪那么大,声音却是娇滴滴的。

   杨明很讶异:想不到人老了,声音却可以不老。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也不能够露出不认识人家的样子,他笑着点点头。

   “杨相公,我不让你走,以后如果见不到你,我会想你的。你不在杨庄,我活着没什么意思。”老妇人的声音愈加娇滴滴,脸上竟现出恋恋不舍的神情。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戏?难道前任的情人?不可能!这,这前任的口味也太重了吧。杨明突然想起三斤说的话。对了,肯定是三斤的奶奶,也就是族长的母亲。

   他记得以前听人讲过一个笑话,一个70岁的老妇人,以为她自己还是18岁的少女,每天涂脂抹粉,声音娇滴滴的,说话的语气也是少女的神情,想不到,今天竟给他碰上了,他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

   我该怎么应对她呢?70岁的少女,那就用哄少女的方式去哄她,对于少女,杨明是很擅长哄的。

   “美人,我很快就会来看你的,我只是出远门一趟,我出去之后,买一些上等脂粉给你,我一定会来看你的,我也会想你的,你在家里好好等我吧。”杨明也拿腔捏调的跟她说,他自己心里面都觉得好笑。

   “相公说好的一定要回来看我,我会天天想你的,我会天天在村口等你的。你一定要记得我。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她们都很坏的,你记得呀,你千万不要去接近她们,她们都是毒药啊。只有我,我是你的小可爱哦。”老妇人的声音越加娇媚,杨明几乎忍不住要大笑起来。

   “相公,还记得你给我作的诗吗?” 老妇人浑浊的眼睛竟露出了几分光泽,有少女的秋波的几分味道。杨明有些感动,又觉得有几分搞笑。

   什么事当然不记得,杨明当然不能这样说,他故意深情款款的看着老妇人:“当然记得,你最好把它念出来。”

   “那些词已经刻在我的血液里,相公,我背给你听。”

   那老妇人站在那里,脸上露出娇羞的神情,眼睛却甚是深邃:“十年相守路茫茫,小南窗, 长相望。忆初见,青衣水袖,黄莺初啼,搅乱一池清凉。自此后,携酥手,倚南窗,长相望。春花秋月,弹指间。长相守,长相望,天涯地角有尽时,唯有相思路茫茫。”

   声音还是那么娇滴滴,眼泪竟流了下来,脸上显得沟壑纵横。但杨明却没有觉得搞笑。想不到自己的前任竟然是个情种,喜欢的竟是祖母辈的人。还会写词,很优美,很纯情,自己都感动了。根据词的意思,眼前的妇人还唱得一首好曲,难怪把少年杨秀才迷得颠三倒四的。

   老妇人擦了擦自己眼角上的泪花,从兜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杨明,“我知道留不住你,你去赌博就存了想找老婆的心思。我也谢谢你,给了我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你给我的回忆,我将把它带到坟墓里。你走吧,找一个黄花闺女,跟你相匹配的,好好相守。我给你写了一首诗,你等我走了,你再打开它。”

   杨明双手接过老妇人的那张纸,仿佛是接过老妇人的那颗心,显得十分虔诚。

   她突然明白了,难怪原来的杨秀才找不到老婆。他有个这样的情人,这个情人怎么允许他去找老婆呢?她口口声声说放手,其实她知道她已经守不住他了,她才放手。

   老妇人把他送到了江边,杨明坐着一艘小船离开了。船越走越远,直到最后消失了,老妇人才离开江边,泪眼涟涟的回到了家里。

   杨明很好奇那纸上写了些什么? 等到看不见那妇人的影子了,他把那张纸打开,只见上面写着:

   与君相见即如故,送君春江泪如丝。

   孤帆远影碧空尽, 陌上花开蝴蝶飞。

   陌上花开蝴蝶飞,真的是70岁的老人,18岁的少女心,永远活在春天里。很明显,这个老人年轻的时候一定非常美貌,而且很有才华。她不应该嫁给族长他爹,她应该嫁到名门望族啊。她太有才华了。可惜他没有好好利用好自己的才华和美貌。她喜欢的那个杨相公,他不是真心珍惜她,不然,他也不会动娶老婆的心思。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