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乡土小说>
那年那月》 第1卷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慧霞有晨读的习惯,在江淮市的时候,她就经常到故黄河边找一棵柳树坐下,迎着朝霞遨游在浩瀚书海里。在北大她也找到了一个晨读的好去处,那就是未名湖畔。她经常静静地坐在湖边,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想起燕园中那些诸多的大师们曾经是否也坐过这里?那虬曲苍劲的古树,那高耸入云的博雅塔,那栩栩如生的翻尾石鱼,还有那曾有的沧桑和曾有的激情无时不再激励着慧霞。

   她不知道这湖为什么叫未名湖,也许是没有什么名称来配的上它吧?她知道这湖曾经见证了多少岁月的蹉跎和变故。这让她不禁对未名湖有了一种敬畏之心。

   慧霞流连至湖西南的山坡上,那里有一座玲珑的六角钟亭,亭里悬挂着一口镌刻着龙,海涛还有八卦图案的铜钟。山坡上有古树和翠枝相依偎,把个燕园妆点的那样美丽和妖娆。

   她回到了寝室,又去洗把脸,就准备去上课。这时汪丽丽慌慌张张地进来对慧霞说:“慧霞,有个男的骂骂咧咧的来了,看样子是找那位的。”汪丽丽朝刘美玲的铺位努了努嘴。

   马来娣刚要出门,寝室门一下子被跺开了,把来娣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一脸凶相的站在门外叫道;“刘美玲,你给我出来!”

   此时的刘美玲抱着双腿坐在床上,她听见那吼声不禁身子一颤,眼泪流了下来。这人是刘美玲的男人,比她大十一岁,是个普通的工人。刘美玲和他的婚姻是家里包办的,所以她对这婚姻一点也不满意。不满意又能怎样?况且已经和那人有了两个孩子,刘美玲也就认命了。

   高考恢复后,刘美玲心里有些激动。她想去上大学,可是丈夫和婆婆都不同意,一来孩子小,没人照顾,二来怕她长本事后抛弃家庭,所以就强烈反对刘美玲参加高考。刘美玲偷偷报了名,偷偷考了试 ,甚至连报到都是偷偷来的。但是住校的规定终于让她瞒不住了,那天是星期天,她回家和丈夫商量,果不然,丈夫死活不同意,他们大吵了一架 ,刘美玲甚至以离婚相威胁也没能改变丈夫的想法,最后刘美玲只能带着泪眼回到了学校。

   “刘美玲,你出来,跟我回家!”男人在寝室外嚷嚷着,引得别的寝室的人往这看着。

   慧霞走到刘美玲面前道:“美玲姐,逃避不是办法,你想怎么办?”

   “我不回家,我不回家,我要上学,我要读书!”刘美玲摇着头哭着说道。

   汪丽丽在一旁拉了慧霞一下,摆摆手,示意慧霞不要多管闲事。慧霞装作没有看见继续对刘美玲道:“那他这样闹,你能安心读书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刘美玲双手捂着脸,仿佛在自言自语。

   慧霞上前把手放在刘美玲的肩膀上安慰道:“美玲姐,如果你愿意,我去和他谈谈,可以吗?”

   刘美玲抬起泪眼,一脸疑惑地看着慧霞,慧霞朝着美玲点点头,刘美玲向门口望去。

   慧霞转身出了门,走到那人面前说道:“大哥,咱俩能谈谈吗?”那人望着慧霞问道:“你谁啊?”

   “我是美玲姐的同学。”慧霞笑着答道。

   “一边去,我只找刘美玲,和你没有关系!”那人大声道,又往寝室里看着。

   慧霞看着那人笑着说:“大哥,你给我半小时的时间,咱们好好谈谈,如果半小时后你还决意把美玲姐带回家,我帮你,怎么样?”

   那人疑惑地看着慧霞。“真的?”

   慧霞一脸认真地点点头,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人不甘心地往寝室里看了一眼道;“好吧,就按照你说的。”说着和慧霞一起向宿舍楼外走去。

   大概过了四十多分钟,慧霞急匆匆地跑进教室,老师看着迟到的慧霞也没有说什么。美玲向慧霞着望着,慧霞朝她笑了笑,微微地点点头,刘美玲的脸上露出了欣喜。

   中午时分,四人在食堂打了饭菜,一起回到了寝室。汪丽丽把门关上,往嘴里扒了一口饭道:“慧霞,你怎么把美玲的那位劝说好的?”刘美玲和马来娣也看着慧霞。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呗。”慧霞卖着关子,笑着回道。

   “哎呦,陈同学,你就说嘛,别急人了。”马来娣喝了口水,望着慧霞说道。

   慧霞望着刘美玲说道:“美玲姐,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啊。”刘美玲也想知道慧霞是怎么说服的丈夫,她回道:“只要让我读书,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向姐夫作了三个保证,姐夫终于答应了。看样子姐夫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啊。”慧霞看着他们三个道。

   汪丽丽急忙问道:“什么三个保证说来听听?”

   “和姐夫的谈话中,我听出了他最重要的担心还是美玲姐,怕美玲姐大学毕业了,他们的差距更大了,担心美玲姐会抛夫离子。于是第一个保证就是让他对美玲姐的人品放心。”说着,慧霞向刘美玲望去,刘美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可以保证。”

   “第二,孩子和家里照顾的这个问题。我只能说在美玲姐住校期间要姐夫和大娘辛苦一些,不过到星期天,我们寝室所有的女将都会去你家帮忙照顾比如打扫卫生洗洗涮涮缝缝补补等。姐夫也同意了。”

   “那第三呢?”马来娣放下饭碗,目不转睛地望着慧霞。

   “这第三嘛,我向姐夫保证在大学的三年期间,我就是他的代理监护人。美玲姐的一切都由我管理和监督,保证毕业后还给姐夫一个全新的美玲姐。” 慧霞说完,四人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刘美玲眼含泪水握住慧霞的手说道:“慧霞,不好意思,那天晚上我的态度不好,伤害到你了,对不起。”说完低下头去。

   慧霞大度地笑道:“美玲姐,没事。以后咱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有任何事情咱们商量着,没有迈不过的坎,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人多力量大嘛。”

   汪丽丽和马来娣也把手伸过来,四双手握在一起,寝室里传出了他们高兴的笑声。

  

   陈虎儿收到了慧霞的来信,他仔细地读着,不禁为慧霞的痴情而感动着。慧霞在信中千嘱咐万交代一定要让他注意身体,多回家和爹娘说说话,千万要等着她毕业回来,不许他心里再有别人。看着看着,虎儿笑了,他暗自想着,亲爱的慧霞,我爱你比你爱我还要深。只不过虎儿不善于表达罢了。

   虎儿正看着信,只见板车队队长吴胜利着急忙慌地走了进来,他看见虎儿道:“虎儿,不好了,师父在公司晕倒了,送医院去了。”

   陈虎儿听完吴胜利的话,把信塞进工作服急忙问道:“我爹怎么了?送到哪个医院去了?”

   “听说是三院。”吴胜利抹了把头上的汗。

   “走,去三院!”说完和吴胜利一起骑车就往医院赶去。

   急救室外面,建设娘和爱娟焦急地站在外面等着。虎儿上前问道:“娘,我爹怎么样了?”建设娘含着泪回答:“正在抢救呢。”

   虎儿握着娘的手安慰着:“娘,你别着急,爹的身体好,不会有事的。”说着眼睛往抢救室望着,他回过头对着爱娟说道:“嫂子,你把娘扶回去吧,这里有我和胜利就可以了。念庆还小,得有人照顾啊。”

   爱娟说:“念庆我妈看着呢,一时半会不会急的,可是这里...”没等爱娟说完,虎儿又道:“嫂子,爹在抢救室里,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你和娘先回去休息,有什么情况我让胜利去通知你们,都在这守着,娘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爱娟想着也对,就对娘说:“娘,咱们先回去吧,你也别担心,爹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会好的。”建设娘没有作声,点点头和爱娟回去了。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虎儿在急救室门外焦急地等待着。他多么希望爹能挺住啊,日子刚刚好过些,爹还没有享过一天福,就病倒了,虎儿心里不禁一阵悲伤。

   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虎儿连忙上前问道:“医生,我爹怎么样了?”那医生摘下口罩道:“病人是急发性重度脑溢血,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时,陈清堂的遗体被医生推了出来。虎儿上前轻轻地揭开了盖在他身上的白被单,陈清堂双眼紧闭着慈祥而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虎儿望着爹的脸庞,不禁想起他被爹救的那晚,虎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他颤抖地抚摸着爹满脸的胡茬,两膝一软跪了下去。

   “爹!”虎儿看着被推远的陈清堂的遗体,大声喊起来。他泪流满面地望着渐渐模糊的爹,失声痛哭着。吴胜利噙着泪,扶起虎儿道:“虎儿,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先回家通知师母一声,再做打算。”

   虎儿和吴胜利满脸悲伤地回到地道院,进了屋,建设娘在床边坐着。爱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看见虎儿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也着急地问道:“虎儿,你们怎么回来了,爹怎么样了?

   虎儿低着头,没有回答。吴胜利看着建设娘,哭着说道:“师娘,师父他,他老人家走了。”

   爱娟闻言,手里的菜盆一下子掉落下来。她惊愕地张着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虎儿缓缓地走到娘跟前,握着娘的手,跪下来悲伤着道:“娘,爹走了。”说完低着头哭连起来.....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