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乡土小说>
那年那月》 第1卷
第20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陈建设因为投机倒把罪被判了两年半的有期徒刑。建设娘和慧霞去探了几次监。每次从监狱出来建设娘都是哭天抹泪,最后竟也习惯了。虎儿还是那么忙,天天在外跑车,一个月在家的日子用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慧霞眼看高考无望,正好赶上江淮市第二毛纺厂招工,她不顾虎儿的反对,进厂当了一名挡车工,工作繁重而劳累。还经常三班倒。建设娘看着日渐冷清的家,不禁悲从心来。孩子们都大了,各有各的工作,再也不是天天围在娘身边的小鸡了。他们翅膀都硬了,要单飞了。想到这,建设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地泪眼迷茫。

   爱梅和东来准备十一结婚,他们没有和公婆住在一起。因为是双职工,台里分配他们两间三十多平米的房子作为婚房。爱梅要按自己的意愿装饰下新房,东来一切都听爱梅的,只要爱梅高兴满意,怎么办都行。东来顺从着爱梅,还落得清闲。

   婚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爱梅和慧霞还有台里的小姐妹们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把那个里外通间房子装饰成了一个温暖而又浪漫的小窝。五斗橱,大衣柜,双人床,茶几,布沙发都是爱梅喜欢的颜色和样式。东来妈又给爱梅添置了一块女式梅花表,一台蜜蜂牌缝纫机,一台红叶牌电子管收音机。爱梅最喜欢的还是那辆女式的永久牌自行车。寓意深远,预示着爱梅和东来的爱情永久长远。

   忙了一天的爱梅带着喜悦和疲惫回到了地道院的家。东来出差到连云港去了,她一个人回家想把自己的想法给爸爸和马姨交流一下。吃完饭,爱梅扯着魏康廉和马秀英的胳膊一起坐下来。爱梅兴奋地道:“爸,马姨,我想给爱娟写封信,让她和国庆十一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你们说怎么样啊?”

   魏康廉听到爱梅的建议,脸上立马乐开了花。“好,这个想法好啊,爱娟和国庆已经几年没有回来了,这是个机会。爱梅,你马上就写信,明天寄走,赶在你结婚前,他们还能回来,耽误不了日子。”魏康廉心里激动着,他多么想念爱娟啊,四年多了,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他无时不在想念着远方的女儿。他不知道四年的分别女儿已经是否变了模样?但在魏康廉心里,那个文静漂亮的女儿永远是那么听话,那么善解人意啊。

   马秀英也笑着点点头,红着眼圈说道:“梅儿,还是你想的周到,是该让爱娟回来看看了。”秀英想起在车站分别时爱娟的嘱托,不禁陷入了回忆。

   九月初,爱娟接到了爱梅的来信,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认真地看着,字里行间全是姐姐的幸福和爸爸对她的牵挂。爱娟不禁为爱梅找到美好的归宿而高兴着。最让人激动的是,她和国庆终于可以回家去参加爱梅的婚礼了。她想象着这四年来爸爸,马姨,叔婶慧霞虎儿爱党的变化,心里期待着归家的日子。

   爱娟把信放在自己的枕头下 ,她要等国庆回来给他个惊喜。她无法想象国庆知道回家的消息是怎样的心情和举动,她只能在心里暗暗地说道:“亲爱的,我们可以回家探亲了。”

   篱笆院里茅草屋的土墙上,挂着一条条金灿灿的玉米,那穗外的苍皮已经由绿变白,慢慢地变成棕色,最后变成黑色的包皮。家里的活计基本上都是爱娟和狗蛋在忙活,狗蛋娘自从狗蛋爹去世后身体一直不好,国庆在采石场工作也顾不上家里,爱娟用她柔弱的肩膀支撑着这个家。有时国庆下班回来,看见疲惫的爱娟心疼无比。晚上,他就搂住爱娟的肩膀,给爱娟唱着他们小时候的童谣,“月姥娘,八丈高,骑白马,带洋刀,洋刀快,切白菜,白菜白,切凉粉,凉粉凉,切冰糖,冰糖冰,打着骡马上正东。” 爱娟静静地听着,一天的劳苦和疲惫都消失的无影踪了。

   月上梢头,国庆还没有回来,爱娟不由地有些担心起来,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她站在院门口焦急地向远方眺望着,此时她多么希望她的国庆立刻就出现在她面前。

   晚间的山风还是燥热的,爱娟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她要到采石场去找国庆,要不然她的心会激烈地跳出来。爱娟回头喊了声大黄,大黄听见爱娟的呼唤,蹭地一下窜出来,围着爱娟转来转去。

   “走,去接国庆哥。”爱娟抚摸了下大黄的头,大黄低咽了一声,仿佛回答着爱娟,跟着她向山下跑去。

   刚出村口,皎洁的月光下,爱娟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大步走了过来。那是她国庆哥的身影。爱娟不由地停住脚步,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大黄此时已经跑到了国庆身边,围着国庆又蹭又舔。国庆也看见了爱娟,他一下子扑向爱娟,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

   爱娟急切地问道:“今天怎么那么晚?急死人了。”国庆放开爱娟,月光下爱娟那娇美的脸庞更加楚楚动人,他深情地望着爱娟那双询问的眼睛道:“对不起,娟,让你担心了。下午和师父去了趟县里,所以耽搁了,走吧,回家去。”国庆揽着爱娟柔软的腰一起向篱笆院走去。

   茅草屋里,爱娟从枕头下拿出信,笑眯眯地递给了国庆。国庆接过来,坐在煤油灯下,展开细看起来。放下信,国庆有些发呆,爱娟看着国庆的样子,不安地问道:“国庆哥,你咋了?你不高兴吗?”国庆抬起头来,早已泪流满面,他一把将爱娟拉在怀中,对着爱娟的额头,鼻子,脸颊乱亲一气。嘴里喃喃说:“终于可以见爹娘了。可以看见爹娘了!”

   国庆和爱娟就这样相拥着喜极而泣。他们知道,马上就要和自己的亲人们团聚了,虽然这团聚是短暂的,但是几年分别的痛苦使他们时时刻刻在牵挂着远方的亲人们啊。

   翌日的早晨,国庆已经去了采石场。爱娟决定到大队部找胡大叔请探亲假。爱娟带着信,一路上心情愉悦,脚下生风,不一会大队部就在眼前。

   爱娟站在办公室门前犹豫了一下,她生怕胡村长不在,又不想看见支书黄步礼,最后还是抬起手,轻轻地巧了一下斑驳不堪的门板。“进来!”爱梅听见是黄步礼的声音。无奈只有硬着头皮推门走了进去。黄步礼见是如花似玉的爱娟,两眼放光地站起来笑道:“魏知青今天有什么事吗?”爱娟不想看见黄步礼那猥琐的样子,低下头道:“我找胡村长请探亲假。”

   黄步礼不怀好意地看着爱娟,往爱娟面前凑了凑,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个,这个嘛,没听说你们知青有什么探亲假啊。”爱娟往后退了几步,严厉地望着黄步礼道:“黄支书,请你自重些!”爱娟正打算开门脱身,忽然门被推开了,胡志祥叼着烟袋走了进来。

   爱娟仿佛见了救星,连忙退到胡志祥身边,扶住他的胳膊道:“胡村长,我来找您请几天探亲假。”爱梅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爱梅的信递给胡大叔,胡志祥接过信,抽了一口烟,他慈祥地看着爱梅道“魏知青来咱们茂林村几年了?”“四年多了。”爱梅轻声答应着。

   “唉,不容易啊,娃娃。背井离乡从城里来到我们这穷山村,一待就是四年啊。好吧,信我就不看了。孩子,于情于理你们都该回家去看看你们的爹娘了。这样吧,我给你们十天,不,半个月够了吧?”胡大叔说着,把烟袋在鞋底磕了磕看着爱梅。

   黄步礼在一旁接茬道:“老胡,你这是自作主张,哪里有这样的文件说知青有探亲假啊?”

   “哪里有这样的文件说知青没有探亲假啊?”胡村长反问着黄步礼。“你!”黄步礼指着胡志祥竟然反驳不出来。胡村长对着黄步礼摆了下手严肃道:“好了,黄支书,你不要说了,出了问题我负责,你就不要反对了。”黄步礼怔怔地坐下来不再吭声,斜着眼看着爱娟。

   爱娟激动地拉着胡志祥的胳膊道:“胡大叔,谢谢你!谢谢你了!”说完深深地朝着胡志祥鞠了一躬,欢快地跑出了大队部。

   吃罢晚饭,国庆和爱娟相拥着坐在院门口的青石板上,他们商量着哪天启程回家。给父母捎带些什么山货。在那个鸟都不拉屎的穷山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给父母捎带的啊,爱娟提议明天去县里看看有什么土特产之类的东西。国庆说道:“离回去还有一段日子,咱们最好离爱梅姐的婚期近些再回去,那样,咱们就能多喜庆几天啊。”

   “国庆哥,我现在多么想变成一只小鸟,马上就飞到地道院啊。你说爸爸,叔婶子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了?”爱娟双手托腮,问着还沉浸在幸福里的国庆。国庆沉默片刻,回道:“四年不见,爹娘还有魏叔他们当然是老了一些啊。”爱梅的眼睛一下子就潮湿了,她多么希望爸爸和叔婶他们永远是分别时的那个样子。殊不知,岁月不会优待任何人,时间只能给人刻出更多的沧桑和蹉跎啊。

   爱娟和国庆沉浸在幸福里,他们不会想到,在他们身后,狗蛋在偷偷地听着他们说话。一听到爱娟和国庆要回江淮市了,狗蛋的眼泪慢慢地涌出来,他怕再也见不到他的爱娟姐和国庆哥了。他转过身,默默地走进茅草屋,大黄一声不吭地跟着他身后。狗蛋躺在床上,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直到天亮。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