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穿越古代>
飞花》 第2卷
第18章 梦缘(二)

  对于熊原的困扰,芈兰很想帮助他,可她毕竟是一介女子,虽然有些事她以前的历史书已告诉她结果,可已事隔两千年了,具体情况又是什么,她对这个世界的真正情况也无法了解。她只有等,慢慢观察。

  她在这一年了,一天到晚都是养养身体,看看书。而有些书,芈兰是看不懂的,所以装作失忆可以掩盖很多事,当然在她身上发生的事给他们讲了也没人会信,没准会把她当疯子,所以她又有了一个识字老师,据说原来就是芈兰的老师,只是她身体不好,所以很长时间不来一次。这位老师是屈家后人,名叫屈铭楚,很崇拜祖上,他仍然热爱着他的楚国,所以从他名字就可看出他一心向楚。他是一个长相白静,五官端正,文质彬彬,讲话时不慌不忙,很有条理,大约三十多岁,一看就是很有耐心的老师,他教她写的字都属小篆,幸亏她原来喜欢书法,大学四年也专门修过毛笔,虽然现在写在竹简上,但也学得很快,屈铬楚觉得很惊讶,他没想到好起来芈兰和原来的那个芈兰很不一样,可又说不出来那里不一样。有些东西他一教,她马上会举一反三,很多知识他只讲一遍她就记得了,而且会发表很有见地的观点。每天上课,她总是问外面的世界。这些他常和熊原讲,熊原非常高兴。为了培养她,熊原还给她找了一个武术指导老师,因为芈兰自从那次头疼后,以后身体越来越好,而如今正是乱世,女儿家学点功夫总是好的。

  而那位所谓师父,他叫田一平,一双眼睛很有精神,但总是蒙着脸,可个子却很高,看背影让人很有安全感。他蒙着面,让芈兰总认为他是不是毁容了,她就没想到,这里的所有男人她只见到一些家仆,屈铬楚,还有她父亲,其他男人她都没见过,这是熊原对她的保护,他要她心智成熟再接触男性,这样就不会轻易被情所惑。这些是熊原想多了,她的心在飞哥那里,虽她在刻意忘记,但却无法从心中抹去,甚至还有期盼。只是每次想他,头痛欲裂,也许这样也好,可以减轻她的思念。这些都是夜深人静时她才会偷偷忍着头痛的想念。熊原这次请的武师,是他培养出的最优秀的一位,小月悄悄说,当今世界,很少人是他的对手。他的任务是保护芈兰周全,顺带再教她武功。

  学功夫这事,芈兰最不上心,但芈兰发现,自己这位师父非常严厉,基本功毎天必练,比如走木桩,连爬树都是。每天累得像牛。芈兰总想把他的面巾给揭开,想看看他长什么样,总被他给躲过了,说这是夫子规定的,不能揭。

  每天休息时,芈兰总想问他外面的情况,他也很乐意告诉她,说现在项梁势力越来越大,项羽在打仗中也体现出了个人才能,夫子准备派人暗中支持他。

  "那刘邦呢?他怎么样?"芈兰问。

  田一平惊奇地看着她说;"你怎么知道的?他的力量不大,正准备投奔项梁。"

  "我父亲已暗中支持项羽是不是?"

   田一平迟疑了一下,说:"对,刘邦因为部下叛乱,他的力量本就弱,但此人能力很强,为了壮大项家力量,就必须引百家力量来支持,于是我派人说服或者说是引导他去投奔项梁。"

  "我认为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比如刘邦也是一个可以帮助的人才。"芈兰郑重的说。

  "你的观点很新,也很有道理。"熊原来看她,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接上说:"我想启用刘邦身边的一个人。

  "谁?"芈兰和田一平齐声问。

  他们对视一笑,芈兰笑意盈盈的神情让一向冷情的一平一呆,差点失伸。

  熊原看着他们说:"箫何"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