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乡土小说>
张二鱼传奇》 第1卷
第79章 78.陌路救弱女

  78.陌路救弱女

  .

  匆匆又是一年秋。

  一天下午,二鱼受建安公司经理老刘之托,去一个工棚里请一班临时工来清理建筑残渣。

  他喜欢在大街小巷中穿行,知道哪里有临时工。

  他开车来到一个工棚前,看到了一个奇观。

  只见两名穿着土气的临时工人推着一个少女往外走。

  少女五官清丽,头脑后扎着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但由于少女头发凌乱,这条长辫子不再油亮润滑,如同乱草扭结而成。

  那少女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衬衫,衬衫上污渍斑斓,裤子上的腰带被强行割断,少女左手只能提着裤子行走。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被折断,几乎露出骨头。手上血迹模糊。

  不用讲,这个女子肯定是被人强迫,才被折断手指,并被割断裤头,她惊惶失措,便仓皇出逃。

  二鱼跳下车,怒吼道:“工头呢,工头在哪里?”

  后面一个30来岁的汉子应声道:“我就是工头,请问老板找我什么事?”

  二鱼指着那个女子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工头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在两个小时之前,这个女子突然来到我们的工棚里,我们好心要她吃饭,但她不吃我们的饭,只是在我们的床上坐了下来,我看天色将晚,不能再留她,便好言好语劝她走,因为我们这么小的工棚里要住二十多个工人,根本容不下她,才催她出去,她不肯走,也没钱治疗,所以我们才赶她出去。”

  二鱼顿时哑口无言,再也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也知道,这帮人没有做错什么。

  人在外面,总会承受一些常人想不到的困难,有时会付出生命代价。

  特别是一个弱女子,当大难来时,总是抵当不住当头一棒。

  工头道:“她虽然言辞不清,但她说过自己是四川的。如果你是她的家乡人,是来寻找她的,我们可以来几个人抬到你车上去。”

  二鱼苦笑道:“我不是来找她,而是来找你们干事的,听口音你们是湖南邵阳武冈人吧?”

  工头眼睛发光道:“老板真厉害,一下子就说出我们的家乡,请问找我们有什么贵干?”

  二鱼道:“你知道建安建筑公司么?”

  工头谄笑道:“建安公司这么大,我们哪能不知道?”

  二鱼道:“你们自己去找建安公司的刘经理,就说老张说的。他要请一班人清理建筑殘渣,在一个星期之内要全部清理完成。如果你们做事忠心的话,可能还有事交给你们干。”

  工头大喜,立刻递上一支皱巴巴的烟来,二鱼看了眉头一皱道:“我有烟,你自己抽吧!”

  他回头一看,那个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二鱼道:“你们如果能寻着她,将她送进医院,治疗的钱我来出。”

  说罢他开车走了。

  他回到宿舍,心里很不平静,便倒头大睡。

  第三天晚上,大约十点钟,他鬼使神差开车飞往那个工棚。

  来到工棚,那个工头和一班人正在看电视剧。

  二鱼对工头道:“那个女子你们找到没有?”

  工头道:“我大前天下午就动员了全体人员去寻找那个女子,但不管怎样寻,也找不到。我们只好回来了。”

  二鱼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深感悔恨。

  但他不露痕迹的说道:“你有没有去找刘经理做工?”

  工头道:“谢谢老板体谅我们没事干,我第二天带了一班人去了建安公司,建筑殘渣可能明后天就能清完,我保证不会误事。”

  二鱼道:“你们好好干,争取早点完成任务。”

  说罢他上了车,继续往前开车。

  他尽量将车子靠边慢慢地开,车灯很明亮,能照出草丛中的一举一动。

  突然,他看见草丛里伸出一支手,接着一个人影慢慢的爮出来。

  二鱼心里一麻,如中重锤,连忙停住车子。

  只见一个枯瘦如柴的女人爬到了路边,一头长长的乱发拖在地上,沾满了草梢。

  二鱼一看就知道那是三天前在工棚遇见的那个女子。

  他连忙打开车子的后门,抱着那个已经变得很轻的身躯放在车后座,那个女子虽然还在本能的挣扎,但很微弱。

  二鱼发疯一样将车子开到市医院,将她送进医院治疗。

  接着他开车回到公司,拿出数万元钱,将两万元钱交了医用押金。

  他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倦缩在医院的抢救走廊上的一个胶櫈上。

  数小时后,一个护士告诉他:这是最后的抢救期,如果再晚一个小时,不但病治不好,人也救不了。

  二鱼道:“现在病人怎么样了?”

  护士道:“手术很成功,目前已运回病房看护,你等她醒来就喂粥或糖水,温汤也行,一小时后再喂饭给病人吃,病人已经饥饿过度,伤口感染还在其次,知道么?”

  她又道:“你表妹很刚强,她没有失节,如今仍然是处子之身。”

  二鱼千恩万谢:“谢谢医生和护士的搭救之恩,等病人好了以后,再来感谢你们。”

  护士笑道:“不用谢,病人好,我们也开心了,我过一下再来看她。”

  二鱼来到病房,看见那女子脸色苍白,骨瘦如柴。

  床上打着吊针,护士说是补充体液和消炎。

  三小时后,那女子果然醒来,只是眼睛尚未睁开。

  二鱼连忙将温水一小钥一小钥喂入她的口中。

  第二天上午,二鱼将骨头汤喂进了她的口中。

  那天下午,女子睁开了眼睛,慢慢的认出了这是那位开车的人。

  那女子轻声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

  二鱼笑道:“我是你哥哥,我不救你谁救你?”

  他知道治疗中的人没有信任感,没有抵抗力,却有一种深深的依赖心理,便胡说八道了一通。

  女子道:“你不是我哥哥,你别骗我。”

  二鱼温言道:“好妹妹,乖妹妹,你先好好休息,再睡一觉,你就能认出我了。”

  说罢在她肩头轻轻的拍着、哄着。

  女子宛如回到了家里,回到了儿时,回到了慈母怀中,她感到无比的安宁,深深的睡了过去。

  医生过来诊断了一会,笑道:“这孩子平时身体强壮,心理素质很好,恢复得很不错,值得庆贺。”

  二鱼连忙感谢他的仁爱之心,医生含笑而出。

  医生走后,二鱼连忙走到外面窗口前,打电话请求李总延长假期三天。

  李总没说二话,慷慨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天下午,那女子终于又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二鱼关切的目光。

  她笑道:“你真像我哥哥,可惜我根本就没有哥哥,连三代亲堂哥也没有。”

  二鱼道:“那我就作你亲哥哥就是,我叫张二鱼,是湖南人,在这里打工。”

  女子道:“你开小车也打工么?”

  二鱼大笑道:“谁说开小车就不能打工了?开着小车,打着小工的人太多了。”

  女子道:“开小车打工的都是些什么人?”

  二鱼道:“都是些普通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那女子摸了一下二鱼的手,笑道:“哥哥,为什么我们家里没有开小车打工的人?”

  二鱼道:“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也没有,只要改革开放不停住,一定会有很多开车打工的人。”

  他转身拎来保温杯,笑道:“傻妹妹,你再喝些汤,然后吃些饭菜。”

  女子摸着二鱼的脸,又笑道:“傻哥哥,你也饿了吧,你自己吃吧。”

  二鱼道:“我刚才吃了,你别管我,我是大人,饿不着的。”

  女子又喝了一碗骨头汤,吃了半碗饭,精神非常好。

  她对二鱼道:“我想起来,你扶我好么?”

  二鱼道:“你再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起床,可以么?”

  女子道:“可以,不过你要陪我说说话。”

  二鱼笑道:“妹说吧,哥听着。”

  女子道:“我想讲一下我自己发生的事,哥哥愿意听么?”

  二鱼点了点头。

  .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