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乡土小说>
张二鱼传奇》 第1卷
第25章 25.欢乐的晚会

  25.欢乐的晚会

  .

  二鱼和阿巧排练小品《三竹进城》很成功,他们不但学历高,阅历广,而且心有灵犀,加上上班时也可以口练,因此几天就成了功夫。

  阿巧的舞蹈也排练得很好,不几天就可以和同伴们共同进入舞蹈角色了。

  工会文主席看了很高兴。

  后来李总知道他们排得火热,也偕同董事长跑过来捧场鼓励。

  五月一日,是国际劳动节,运动广场彩旗飘飘。

  由于今天全厂放假,到处都是员工流动的身影。

  工会上午举行游园活动,项目分为:瞎子击鼓,幸运转盘、袋鼠争先、足球射门、二人三足、投篮积分,勇过独木、八戒负媳、解语猜谜、灵巧对联,悄撞天钟等。

  每胜出一项,奖二元奖票一张,可当场兑换奖品。

  有些员工得了一两张奖券,有些得了一二十张。

  奖品有:洗衣粉、玩具、饮料、背心、图画书、文具、小工具、梳子、鞋子、雨伞等。

  员工们兴高采烈,踊跃参与。

  厂医到场应急,随时应对风险,做到有备无患。

  下午,保安搬来桌、椅、櫈子,供客人和员工们入座。

  晚上七点半,彩灯一亮,乐声响起,九名少女身穿古宫装,舞动绫带,鱼贯登台,墮着古曲《春江花月夜》翩翩起舞。

  陈巧一人身穿浅绿宫装,舞动浅绿绫带,轻歌曼舞,在诸女丛中显得格外窈窕夺目。

  其它诸女身着红装,舞红色绫带,随着乐声,在她的前后左右灵巧穿插。

  一曲刚罢,工会文主席登台总结了员工们的劳动成就,并向工友们表示感谢。

  然后是市工会领导和公司李总发表热情致词。

  第三声是小品《三竹进城》。

  二鱼尽情表演,笑倒四方,赢得掌声雷动。

  李总和董事长前仰后合,笑得打跌。都赞二鱼演得好。

  后面几场有相声、小品、舞蹈、哑剧、魔术、歌唱、武艺,虽然也很不错,但终究没有《三竹进城》那么引人入胜,二鱼主演的小品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公司领导与演员拍照留影一项中,董事长一边跟唱着谢幕歌曲《难忘今宵》,一边特意将二鱼拉到身边,留下了精彩难忘的一幕。

  整个晚会共花了两个小时,在欢乐声中闭幕。

  当晚在饭店的聚餐,演员们纷纷端起酒杯,祝贺二鱼杰出的演出。

  回到宿舍,二鱼竖起大拇指,大赞阿巧的长相好,扮相好,身材好,身段窈窕,将全场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阿巧媚眼朦胧,一把抱住二鱼,笑道:“是不是将你的眼睛看直了,是不是也将你的眼珠子看得掉下来了?”

  二鱼道:“是,是啊,不过这美人是我的美人,最不用倾慕你的人可能就是我了。”说罢他使劲挣开了她的拥抱。

  阿巧媚笑道:“你个贼三竹,臭三竹,傻三竹,其实你主演的三竹才是最成功的。不过三竹的出众是离不开配角的,如果没有我的参与,你就不会那么亮眼,你说是么?”

  说罢,她一把抓住二鱼的前胸,娇笑道:“你竟然挣开我的拥抱,是不是因为你的秋娴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是远远的离开你。”

  说着她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抱起二鱼,要将他按在地上。

  二鱼又使出吃奶的力气,挣开她的拥抱,说道:“我知道演戏的人结束后会激动,会放纵,会大胆,这种行为如同饮酒,你给我清醒一下,回你自己的宿舍睡觉去吧。”

  阿巧笑道:“你是我的男友和丈夫,我的宿舍就在你这里,你要我去外面,是什么居心?你是个王八蛋!”

  二鱼笑道:“我是你丈夫不假,但仅仅是未婚夫,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更没有拜见过你父母大人,如果未婚同居,致你怀孕,终究有点不像话。我这么一个跳梁小丑倒是无所谓,对你这个大美人来说就不是件好事了,你去吧,我们明天见。”边说边将他推出了房门。

  他“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他喜欢占有女人,但他不敢与女人同居。

  因为一旦与一个女人同了房,就甩也甩不掉。

  这种例子有很多,他在书本上、在世界上也见过很多这种女人。

  他不想担当,也不敢担当。

  他不想被女人限制,只想做一个自由飞翔的人。

  比飞翔的鸟儿还自由。

  阿巧还在外面拍门大骂:“你个死三竹,臭二鱼,鬼王八蛋!”

  此时夜班宿管来了,她含笑劝陈巧回自己五楼的宿舍。

  等她的骂声渐渐远去了,二鱼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他叹息道:“女人一疯狂,原来这么可怕。”

  他洗了手,正想上床睡觉,突然外面又传来敲门声。

  他连忙跳下床,打开房门,秋娴用肩头一撞,几乎将他撞倒在地。

  秋娴笑道:“你今晚又大红大紫了吧,我看你那副贼样子,在舞台上好象要将那个陈小姐吞下去似的,我就奇了怪了,你这么一个瘦不拉屁的男人,怎么敢当着那么多的人的面耍流氓手段,一点也不害羞。”

  二鱼躺在沙发上,一语不发,后来干脆将眼睛闭上。

  秋娴揪住他的耳朵,叫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二鱼半睁着眼睛,懒懒地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为什么管我的闲事?”

  秋娴道:“我现在是你的老婆,我们还没有离婚,老子有责任、也有义务管你,更有权力打你!”

  二鱼冷笑道:“我们根本就没有结过婚,自然用不着离婚,你有什么权力管我?”

  秋娴突然冲上去,像拎小鸡一样拎起张二鱼,然后将他狠狠地按在地下,骂道:“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竟将老子的话当耳边风,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个没良心的贱种。”

  说罢,她竟真的握住拳头向二鱼打去。

  二鱼大惊失色,情急之下,连忙告饶求免。

  秋娴停下拳头,但仍然骑在他身上,不放他起来。

  二鱼讲了许多好话,秋娴才松开腿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二鱼突然做了一件连自己也想不通的事。

  他脱掉衣服,冲过去一把抱住秋娴,在她脸上、眼睛上、脖子上狂亲起来。

  秋娴全身发软,也不由热烈地回应二鱼,二人在沙发上、地面上搅在一起。

  过了很久,秋娴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将二鱼抱到沙发上,给他盖上衣服。

  她从包里掏出梳子,重新梳好头发,扎了一条粗大的辫子,仔细清理了凌乱的痕迹,为二鱼洗起衣服来。

  洗好后,她又将衣服挂上,再拖完地板,然后在二鱼的瘦脸上亲了一下。

  二鱼笑道:“你这样做才像个女人。”

  秋娴道:“我什么时候都是你的女人,只要你少花心就行了!”

  说罢拿起手提包轻轻地离开。

  二鱼擦干汗渍,起身吃了个秋娴刚洗好的苹果,才关灯睡觉。

  .

  当他昏昏欲睡时,前厅又传来敲门声。

  他揉了抒眼睛,只好又爬起来开门。

  门一打开,百合就闪进来,双手像蜘蛛般抱住了二鱼。

  二鱼看着她那如花的面孔,精神一振,也连忙抱住她。

  他前次被秋娴搅了局,心里常常思念她,现在阿巧和秋娴都走了,已经非常安全,他胆子不由大了起来,将百合拖进内室,想抱她上床。

  但百合并不肯倒在床上,笑道:“姐、姐夫,现在上床早了点,等我们结了婚再上床睡觉,好么?”

  二鱼手脚松了一下,说道:“我有心娶你做妻子,你为什么不敢?”

  百合仍然笑道:“我也很喜欢姐夫,但你看中的是秋娴姐,我与你搂抱亲热,已经是对不起她了,我们还是适可而止好一些。”

  二鱼道:“我有半个多月没看见你了,心里时常思念你,你知道么?”

  百合垂泪道:“我也一样想你,但你现在只属于秋娴姐,我们在一起属于偷情行为,我时常想到这方面,心里就暗暗疼痛,暗暗后怕,请姐、姐夫为我考虑一下。”

  二鱼放开她,低头道:“你不要姐夫姐夫的叫,我与秋娴只是普通朋友,也只是普通老乡,并没有吃过油盐,你再叫我姐夫,便是弄脏了你自己啊!”

  百合低头道:“原来如此,难怪秋娴姐死不承认与你发生过关系。但不要紧,只要你与她断绝关系,也和她家里断绝一切来往,然后公开我们的恋情,回家去结婚,看谁能说出闲话来。”

  二鱼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是厂里的经理,是所有员工们的表率,如果移情别恋,可能会起反作用,说不定我第二天就会被公司解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赚一些钱,暗暗另找公司或处所,争取两年内结婚。”

  百合扑上来,抱住他道:“你真是目光远大,理想不凡。我现在十分钦佩你的深谋远虑,争取两年内嫁给你。”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