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都市|言情>
城市求婚记》 第1卷
第2章 第二章 美女晓丽

  我落脚邢州师范学校一个月后,我的心塌实下来,我既没有被调出教务处,更没有被赶到乡下,尽管我此时在教务处里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我已经相当的心满意足了。我不张扬地上班来下班走,暗地里开始盘算紧临的婚姻大事。我首先分析了我的处境,那么目前我的处境如何呢?从大的方面说,我在整个邢州无亲无故,可谓上不接天,下不着地,光棍一个,如果说有那么一点靠头的话,还有一个同学赵海,可赵海在邢州市也是初来乍到,关系稀疏,冲其量是纸老虎,吓唬吓唬别人可以,但真要发挥实质性的作用恐怕不行;从小的方面说,我虽留在了师范学校,可赵局长压在头上,我这个冒牌的孙立强很难有所作为,除非那一天赵局长退休或离开邢州市。分析结论:环境恶劣。那么我这个人又如何呢?学历:本科毕业,头上的光环可以,尽管上大学期间学习成绩平平,但自己不说,又有谁知,估计蒙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成婚不成问题;相貌:长相一般,个头一米六八,漂亮女子望而却步;言谈举止:走路罗瘸腿,说话咬字不清,肚里有货倒不出。以前不上战场从没有分析过自己,每日里,悠哉悠哉地混日子,现在上战场了,一分析自己,浑身上下来了个透心凉。大学期间,曾为给一个女同学写了一封求爱信,为对方不回信而苦恼多日,现在我不得不佩服人家眼光的雪亮,否则,人家跟了我,那才是鲜花插到了牛粪上,委屈人家啦。此时,我当初找情人的想法早飞到了九霄云外,综合上面诸多因素我甚至担心自己找不到老婆。找不到老婆,自己无所谓,可是过不了父亲那一关呀!父亲盼着我考上学不花钱把媳妇领回家,我倒好,在外面打起了光棍,连最基本的香火都续不上,这不把我的父亲气死才怪呢!我还盼着五十年后和爷爷奶奶葬在一起,好守卫我的家园。把父亲气死了,我的侄子侄女、兄弟姐妹肯定不让我入土。即使我的乡亲同情我,趁家人不备偷偷把我埋了,家人也会把我从坟里挖出来,扔到外面去,更甚情绪一激动,还可能把我毁尸扬灰。一想到我死后魂不附体,我就不寒而栗。结论:官可以不做,但妻子一定要娶,为父亲,也为自己死后的灵魂。可我总得有某种吸引女孩子的过人之处吧。我一连思考了多日,最后把希望寄托在我的文学才能上。目前文学殿堂被所谓的大家弄得臭气熏天,干净的女孩远而避之,但也有少数不怕臭的,偶尔从殿堂门口路过。我站在殿堂门口,趁不怕臭的女孩子路过不注意,突然把她一拉,拉到殿堂里,成个家也未尝不可。手段虽不光彩,但相信女孩子能接受。和女孩子生活在臭气熏天的殿堂里,臭是臭了点,但没办法,谁让自己只有这么一点才能呢。

  分析了我的处境及我的分量后,我心里还是不能平静。为了使我的婚姻战役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获,我开始分析这场婚姻战役的性质。我认为这么做很有必要,这就好像某场战争开始前,你先分析这场战争的性质一样,如果分析得出这场战争对自己来说是正义的,那就打,如果分析得出这场战争对自己来说是非正义的,那就不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希特勒就忽略了这一点,结果,尽管一开始他耀武扬威,得意一时,到头来还是失败。

  按马克思、恩格斯的说法,婚姻男女双方的关系是嫖客和妓女的关系,也就是婚姻的性质是卖淫和嫖娼。男女双方日复一日地生活在一起,日复一日地卖淫呀卖淫,嫖娼呀嫖娼,直至双方或一方功能的的丧失或者死亡。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在他们那个年代也许是正确的,因为那时男强女弱;男强没强到那里去,女弱却弱得不能养活自己。不能养活自己,只有依附于男人,开始依附多人,后来换来换去就有些累了,再加上男人间争风吃醋,偶尔还闹出人命来,最后思来还是依附一个人可靠,既解决了吃饭问题,又避免了心惊肉跳。依附一个人久了,也就成了卖淫和嫖娼的婚姻关系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在今天的我国绝对过时,因为我国的多数妇女早能养活自己,非但如此,好多单位妇女还压过了男士,在这些单位,男的除了一两个一二把手神色飞扬外,别的都忧愁满面,头发早早地花白了。有人说,之所以如此,在于男的不能成为领导的意淫对像,因为在中国同性恋者毕竟是少数。他们的观点我没有研究,不知道对错,但中国妇女不用男人养活确实是不诤的事实,当然不包括那些好逸恶劳、贪图享受者。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既然不适用于我国,那我在婚姻上必须找一个能挣钱养活自己的女人,否则的话我们双方就难逃她卖我嫖的嫌疑。

  按弗洛伊德的说法,婚姻的基础是性,婚姻是双方相互取悦对方为得到对方性结成的一个联合体。我不同意弗洛伊德的观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惜的是造物主偏偏要造出大量的丑物来。这些丑物人们避之恐不及,那还有心思取悦对方,可是这些丑物到头来照样成双成对,繁衍后代。我本在丑物之列,弗洛伊德正确的话,女孩子看到我没有性冲动,我岂不是要打光棍,何况我还梦想和一个美女同眠共枕,你你我我呢!结论:性不是婚姻的充分条件。

  把马克思、弗洛伊德的观点综合到一块,我得出结论:婚姻是性和金钱的统一体,要么你就拥有多多的性,即性感;要么你就拥有多多的金钱。拥有性感,你就有了成婚的自然基础,异性见到你就产生拥抱亲吻你的冲动,那用为找不到对象发愁吗?拥有金钱你就有了成婚的物质基础,人总不能时时在冲动中生活,况且金钱是产生冲动的不可缺少的条件。一个欲望再强烈的男士饿他五天以后,把一个美女和一个馒头放到他面前,这位男士肯定是扑向馒头而不是美女。那么我拥有多少的性感和金钱呢?性感当然然是不具备的,可是金钱呢,有,我有啊!我有每个月的工资啊!可想到我每月的工资是二百八十元时,我刹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点力气都没了。对了,我父母那里还有点积蓄,可父亲早发过话了,立强啊!你上学花了钱了,家里都是你弟弟的,成家立业你自己在外面想法吧!哎!

  我本是分析婚姻的性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又分析了一遍,分析的结果还是戚戚惨惨。我现在觉得利用文学才能把女孩子拉到我怀中的想法简直是犯罪。为女方着想,我一时想把这种策略放弃,可一想到不如此,我真的会打光棍时,我的策略又留在了我的脑子里。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我认为我应详细地分析一下我的另一半即女人。虽不清楚要和我交手的是谁,但敌人总有一些共同的弱点,就好像一切反动派都有一个共同弱点都是纸纸老虎一样。抓住对手的弱点向对手出击肯定会大获全胜,这是战争规律。

  女人首要弱点是有对性的自然需求,这一点和男人一样。这个弱点决定了女人在高大英俊的男士面前要么手足无措,要么大喊大叫。不能理解的是女孩子在歌星、影星面前的表现。有些男歌星、男影星本来丑的目不忍睹,女孩子在他们面前却激动的手舞足蹈,可笑的是媒体也跟着起哄,说这些男歌星、男影星是天底下最英俊的男人。

  女人的第二个弱点是弱。中国的妇女目前虽能养活自己,但仅能顾住温饱而已,如果想要汽车、洋房之类的东西则力不能及。因此,女人在选择自己的另一半时,左眼盯着对方的面孔,右眼盯着对方的腰包。左眼希望对方不扎眼,右眼则希望对方的确腰包鼓得越大越好,最好是腰包马上撑破,钱滚到自己的口袋里。

  上面说的女人是共性,即多数女人如此。如果全部女人如此,且她们固执己见,非意中人不嫁,那我们男士肯定光棍多多,说不定还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我不英俊,腰包也不鼓,也就是说我没有攻击对方的利器,那我只能寄希望于其余的非共性的少数女人身上。这些女人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分诸多种种。我认为最愚蠢的是那些把对方才能作为自己婚配唯一条件的女人,这些女人采用的是放长线钓大鱼策略,她们希望对方的才能五年后或十年后给自己带来丰厚的回报。才能只是感觉上的东西,你认为的才能在别人眼里也许狗屁不是。这些女人失败的居多,婚后五年,日子如此,十年后,日子如此,甚至到死她们的日子还是如此。这里面也有慧眼识珍珠的,古代的王宝钏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的女人应当挑出来定义为最聪明的女人。我才能是有一点,这一类女人应是我下一步的主要攻击目标。

  想到我的下一半要在最愚蠢的女人中寻找,我特别伤感,但也得到了些安慰,因为另一半是的确存在的,尽管还不知道她现在藏在何处。

  清楚了自己的底细后,我在学校里待人更加谦恭,工作更加卖力。在教务处里,我的工作是负责学生的日常作业抽查,但或许是我来晚的缘故, 教务处里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指派我:小孙,去把这份文件交给黄主任,小孙,把地板搓搓,小孙,去,把胡老师喊来,小孙,把这个东西打印一下。别的同事一上午坐着没离开椅子半步,而我一上午下来,把学校转了个遍。如果说累点我能忍受的话,我怎么也难以忍受教务处的工作气氛。贾主任规定:上班期间,任何人不许说闲话,并且还用醒目的大字把这一规定写到了东面的墙上。我曾一度想利用上班时间和同事多聊聊,以便某一位同事给我介绍一个对像,教务处的这一规定使我的想法落空了。教务处里每天充斥着工作的声音,除此,就是翻报纸的声音。我对面的贾主任也看报纸,但每次他都把报纸高高地举起来,遮住整个面部。起初,我以为是贾主任多年养成的习惯,后来不留心眼光扫到了贾主任的面部,令我惊异的是贾主任正在睡觉,口水雨滴似的半滴半停在空中。自此,我对贾主任工作认真的看法打了折扣,因为教务处里明文规定,上班期间不准睡觉。

  正当我在教务处里外表乐呵呵实际上寂寞难耐时,事情出现了转机。那天上午,黄主任领着一个女孩来到教务处。

  “老贾呀,今天我给你带来一个新兵,以后她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带好她啊!”就好像当初黄主任领着我对贾主任说的那样,黄主任乐呵呵地说。

  “是、是。”贾主任照样回答

  两个主任谈话的时候,我们都站了起来,对着女孩乐呵呵地笑。不知道别的同事怎样,反正我当时的心跳比以往加速了一倍。这女孩太美了,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不足以形容起美貌。那身段令貂婵蒙羞,那脸蛋令月亮失色。那眼睛,那鼻子,那小嘴,那胸脯,真乃上帝集天地之灵气,融日月之精华造就人间一尤物。我思维已停止,我灵魂已出壳,只剩一张大嘴哈哈地笑。我多么愿意对着她一直笑下去,无奈别人一个一个坐下了,不得已我也坐了下来。

  不知何时,成语家族里面多了一个新成员: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尽管语言专家不愿意接纳它,不肯把它放到自己编的成语词典里面去,但大众早已把它当成成语家族里面的一员了。建议专家赶紧把它收录到自己的词典里去,否则,那一天被别人收了去,悔之晚矣。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何况与这样一个绝色美女相搭配。以前,教务处里空气郁闷与贾主任不让拉闲篇有关,也与没有女人有关。自从美女到来后,大家一个比一个来得早,一个比一个回去得晚,每个人的脸色一天比一天红润。我特别注意到贾主任再也不拿报纸遮脸了,而是时不时地用眼瞅美女。我虽对同事及贾主任看美女不满,但我没有权利干涉人家(实际上,人家有权利干涉我,特别是贾主任随时可让我滚蛋)。美女在前,注意同事、主任的时间毕竟是少数,我更多的时间注意着美女,感觉着美女。每天美女什么时候到的,什么时间走的,每天穿什么衣服,每天和哪个同事了话,说的是什么等等,我都注意得一清二楚。每天一进教务处,我就像驾云在空中,身体飘啊飘。我依旧在教务处里忙得团团转,只不过多了一个服务对像,再也不感到累。

  在教务处里飘呀飘了一段日子后,我决定把美女做为我的另一半进行出击。在出击前,我思考了同事间成婚的可能性,结论:可能性性不大。同行是冤家,同电相斥,世界万物如此,当然婚姻也不例外。只要一同,对方就没有吸引力,没有吸引力就斥,一斥,就走不到一块,即使硬走到一块,也是生活索然寡味,离婚的居多。校园里年轻女职工不少,但多数已身落校外,名花有主。我承认别的女同事对我也没有吸引力,可美女除外。一来我是好色之徒,另一方面美女也太美了。我决定不计后果,出击一次,那怕和美女今天结婚,明天就离婚也行。此外,我想到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近水楼台不得月而让别人得了去,岂不可惜。最后,我分析了我的竞争对手,就近水而言,我的竞争对手就是教务处的同事,还好他们都已娶妻生子,但也不能大意,说不定哪个同事正想离妻别子,另起灶炉。从贾主任看美女的直勾勾的眼光,贾主任可能就有此意,可凭贾主任那把年纪,美女不会看上他,大可不必在意。

  决定做出以后,下一步就是行动。我想,贾主任或同事撮合我们最好,这样就可减少许多中间环节,比如写情书啦、约会啦等,可是等了一段时日后,谁也没向这方面引导,不得已我决定自己采取行动。我觉得我首要的是向对方展现我的才华,然后再写情书约会什么的,可教务处不让说闲话把我展示才华的路堵死了。不向对方展现才华,就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当我为无法向对方展示才华苦恼时,不期的机会反而来了。

  那天,教务处接到一个通知,让每个科室写一份如何搞好学校工作的建议书,通知上还说这些建议书要在大会上宣读,评出一、二、三等奖来。贾主任拿着通知在桌子上敲啊敲,敲啊敲,敲啊敲。突然,贾主任停下来喊道:

  “老刘要么你把建议书写写。”

  “不行,不行,我不行。”老刘避瘟神似地赶紧回答。

  贾主任没接话,又开始把通知往桌子上敲呀敲,敲了一会儿,贾主任喊道:

  “晓丽(美女),要么你把建议书写写。”

  “不行,不行,我是学理科的。”晓丽红着脸答道。

  当主任喊老刘的时候,我的心跳开始加速,等主任喊晓丽的时候,我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多亏晓丽说不写,我的心脏才复其正位。心脏复位后,我坐在那里,局促不安,满脸发烧。叫我呀,叫我呀,为什么不叫我呢!我行啊!我有才华啊,我不住地在心里念着这几个字。可贾主任眯着眼、敲着桌子好像睡着了。看看时间,已是十一点半,我再也沉不住气了。算啦,他不叫我,我毛遂自荐得了。我站出来,可能会让晓丽不舒服,可我不站出来,又如何让她知道我的才华呢。

  “贾主任,要么建议书让我写吧!”

  “哦、哦,你说什么?”

  “我是说建议书没人写,让我写吧。”

  “啊!你说建议书啊!你愿意写就写吧,不过要保证质量。”

  我把建议书的任务争取到手以后,中午饭也没吃,就动手酝酿我的杰作。我把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书上的、道听途说得来的素材统统取来,然后去伪存真,剔糟粕留精华,整理压缩出一篇一千字的建议书。我把自己的这个建议书反复读了几遍,相当满意。我甚至认为我的建议书可以和美国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我有一个梦》相媲美。

  下午,我把建议书交给贾主任时,贾主任脸上乐开了花,边看边说:好、好,很好、很好。

  第二天下午,学校在阶梯教室进行建议书诵读。当贾主任念我的建议书时,我的头皮直发麻。我那篇文才飞扬、条理有致的文稿被他念了个小河流水稀哩哗啦。尽管如此,贾主任诵读一结束,会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有三个老师甚至激动得站了起来。评委受气氛的感染,尤其是受那三个站起来老师的感染,把我们处室的建议书定成了全校唯一的一个一等奖。

  诵读会后,我飘飘然起来。我想,这下你们知道我厉害了吧!我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啊!在这种思想支配下,我昂首阔步起来,大有不愿与普通校工交往的姿态。我试着不与学校的几个孬种说话,但这几个孬种看也没看我,好像我不存在似的,让我大伤自尊。当我为我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愤愤不平时,我突然发现我们的贾主任抖了起来。尽管我来学校时间不长,但我已经看出,我们科室在领导及老师中间是不享钱的,特别是贾主任更不被众人当锅烟吸。诵读会后,贾主任容光焕发,在石校长办公室出出进进,每天不下五次。现在的贾主任走在校园里,无论那里一停,马上有同事围过来,说长道短,仿佛贾主任明天就被提升为校长似的。此时,我真后悔当初多此一举,忙来忙去让贾主任把风光抢了去。可我后来一想,算啦!反正我那篇决心书不是给他们看的(实际上是给晓丽写的决心书),只要晓丽知道决心书是我写的,承认我的才华就行了。

  才华初露后,我特别留意晓丽对我态度的变化,比如上班来第一眼看的是不是我啊!和我谈话时,是目光直视我呢,还是目光回避我呢等等。留意了一段日子后,我很兴奋,因为我发现她上班来第一眼看我的次数明显增多。以前大约一星期三次,而现在一星期不下六次。特别令我不能忘记的是有一星期,她看了我十次。既然对方中了我的圈套,那么我就应当再接再历,争取把她擒获。每天,我在教务处里美滋滋的,感受着晓丽的气息,享受着爱情的温暖;每天,我在教务处里乐呵呵的,思考着如何向晓丽做深一步的接触,如何向她进一步展示我的才华。当我筹划一定,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时,我发现了新情况。以前,晓丽在我们科室里,每天像小鸟似地飞啊飞,笑脸像西边快落山的彩霞从没离开过她。现在,晓丽郁郁寡欢,满面乌云,和谁都无心说话。在这样一个天气状态下,我自然不便出击,只等到一星期后,雨过天晴,笑脸重新被晓丽拾起来时,我采取了行动。

  那天下午,我利用工作之便,把一个纸条塞到了晓丽的手中。纸条很简单:晓丽,下班后和我走走好吗,同意的话,校门口见。这个纸条可以百分之百理解为约会邀请。塞纸条的时候,我两腿发颤;纸条出手回到座位上,我两腿还在发颤。纸条出去后,我再也没看晓丽。当时,我最担心的是晓丽不解其意,把纸条交出来说:你写的是什么呀!,或者大声地嚷嚷:大家快来看呀!这是立强给我的情书。还好:这两者都没有出现。我这个纸条的出炉也是经过慎重考虑或者说是用失败换来的。大学期间,为寻找我的另一半,也可以理解成为了消除寂寞,我给一个女同学写了一封情书或者叫求爱信。我那封情书,情理并重,洋洋洒洒两千言。我的意思是一方面向女方展露我的文学才华,另一方面向女方展露一个非凡的我(思想深刻、见解独到等)。情书发出后,我心安自得,自以为女方万无一失会被我擒获。那料想情书发出后,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后来我总结的教训是:我认为的情书的成功之处正是我的失败之处。洋洋洒洒两千言等于把一个完全的我暴露给对方,暴露给对方就不再具有隐蔽性,没有隐蔽性,也就失去了吸引力。这正好像旅游,没去某个地方之前,往往觉得这个地方如何如何好(听别人说的,或者电视上看的),等真到了这个地方一看,啊!不过如此,从而后悔不止。我的愚蠢之处就在于没等人家往我这里旅游,自己主动迎上去,让人家把自己看了个遍。更何况自己认为的风景在人家看来也许根本就不是风景。当时,我那个后悔啊!真恨不能扇自己几个耳光。自此,我给自己以后情书定的标准是字越少越好,尽量把自己隐在迷蒙的浓雾里,隐隐约约,隐隐约约。对方越想看越看不清,越看不清越想看,看不清就要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走到一块了。当然,风景是必须向对方展露一点的,一点不展露,人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就不会产生进一步欣赏自己的冲动 。我对美女晓丽安排的策略就是一步一步向她展珊自己的风景,不等展露完毕,便把她拉到怀里成家立业。此外,我从上次情书失败总结的另一个教训是:第一次给对方写情书千万不要一上来就亲爱的**,这样会吓跑对方。轻的话,对方认为你不严肃;重的话,对方会以为你是大色狼或者就是流氓。我的大学情书之所以失败也与我上来就亲爱的有关。(注:我的一上来亲爱的是从电视和书上学来的,可见电视、书本对人的危害之深)

  就像对我上次的决心书一样,我对我的这个小小的纸条也是满意有加。按理说,晓丽同意的话,下班后,我们肩并肩走到校门口就可以了。可教务处里人走得只剩下三个人:我、晓丽、贾主任时,我和晓丽的肩还没并在一起。结果我如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一个人急匆匆直奔门口。我站在门口喘息未定,晓丽从里面姗姗而来。我把脑袋扭向一边,等着晓丽向我示爱,也可以说等着晓丽从我身旁无声走过。

  “立强,找我有事吗?”

  “啊!闲着无聊,想和你走走,交流交流,散散心;整天在科室里,不让说话,快憋死了。”

  “好吧,整天呆在科室里是挺无聊的。”

  “晓丽,你平常在家里都干什么呀?”(探听虚实,实际我最想问的是今年你多大了,家里都什么人,你爸爸干什么工作呀)

  “也不干什么,闲了,看看电视,看看书。”

  “你喜欢看什么书呢?”我无声息地把谈话引向我控制的范围内。

  太阳降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整个城市的上空被红光笼罩着。红光下的街道上是急匆匆的车流、人流。

  “我喜欢琼瑶的书。”(女孩子的通病,我最不想听的话)

  “琼瑶的书是不错,不过我更喜欢看一些语言优美、思想深刻的书,比如王蒙的《活动变人形》啦,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啦。”

  “这些书,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些书不适合女孩子看,因为里面有些东西太玄虚了。”

  “你喜欢中国的古代文学吗?”

  “谈不上喜欢,只是上学期间课本上读了一些。”

  “这就够了,课本上选的都是古代文学精华中的精华,关键是会欣赏它。对这些东西你要反复地读,反复地体会,一遍一个味,一遍一个意境。”

  “我倒没那样读过。”

  “哎!我国的古代文学遍地珠玉,灿若星汉,随便拿出一点就能盖过当代的所谓大家。我真担心我国语言文字大众化后,我国的文学再也达不到我们古人的水平。”

  “你有点过于夸张吧”

  “这样,我给你举个例子吧!我国目前的爱情小说那么多,但你听到那部小说让人激动而死吗?”

  “没有。”

  “但我国古代就有一首词致人于死的。”

  “你是说陆游吧。”

  “对,琼瑶爱情小说是写得最好的了,冲其量是让女孩子滴几滴眼泪或让女孩子发疯似地大喊大叫,但与陆游的致人于死差得远了。”

  “晓丽,要么我给你背背那首《钗头风》?”

  “好”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恨残,欲笺心事,独依斜栏。难、难、难。······”我没背完,不知何时,晓丽已接上了唐婉的《钗头风》。我们双双背完,情绪不能自抑,泪流满面,仿佛我是陆游,她就是唐婉似的。由于过分激动,我和晓丽不得不停止交流,我原先计划好的好多东西没有说出来,比如我想说的我国古文白话文后,语言越来越拖沓,不再具备美感;现在好多作家为了挣稿费,有意把小说拉长,短篇的写成中篇,中篇的写成长篇;一些作家正力求把自己作品的女主角变成读者的意淫对像,以吸引读者,促进销量等等。

  自从那次和晓丽约会以后,我认为晓丽心已我属,我只要稍加努力,便可以和晓丽手拉手登入婚姻殿堂,过上神仙般幸福美满的日子。正因为有此想法,我对晓丽的注意有所放松,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我的工作上。此时,我发现我的工作面临着危机,而危机就在于除了贾主任、晓丽,其他同事对我的脸色冷了许多。同事们的这种变化首先令我想到的是他们知道了我和晓丽之间的秘密,但我马上把这种想法否定了。我认为我如此慎重,他们不可能知道得那么快。我随后想到了我的那篇建议书,我想一定是那篇建议书刺痛了我同事的某根神经,同事才如此待我。我现在还不想离开教务处,也许,晓丽在这里,我永远也不会离开教务处。不离开教务处,那我必须搞好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于是乎我在教务处的笑脸更加灿烂,手脚更加勤快。以前,我每天给同事倒一次水,现在改为每天倒两次;以前,我每天搓一次地板,现在改为每天搓两次。不知道是我的行动起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总之,同事的脸色不久恢复如初。同事的脸色恢复了,我的下一步行动也就开始了。

  那天,我故伎重演,趁同事不注意把一个纸条塞到了晓丽手中,不过这一次心跳没有加速,纸条内容也发生了变化。这一次我写的是:晓丽,我买了两张电影票约同学看电影 ,可同学有事不去了,这张电影票送给你吧!晚七点,光明影院门口见。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所谓同学是我胡编的。

  对这次行动我同样经过了深思熟虑。我之所以选择电影院作为我和晓丽的“幽会”地点,主要是看重了电影放映时的暗色。正如世界上所有肮脏的行动都在黑暗中见不得人的地方进行的一样,这次,我计划利用暗色的掩护,摸一摸美女晓丽的小手,从而造成我和她的肌肤之亲,那样,晓丽以后,想跑也跑不了了。

  为保险其间,我六点半早早来到电影院,生怕晓丽早到一步见不到我而离开。我在影院门口等啊等,此时的半个小时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世纪。终于晓丽袅袅婷婷地走来了。晓丽一出现,我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在我的带领下,唰的一下,一齐转向晓丽。看到晓丽如此受到众人的欢迎,想到我马上就要和这样一个美女一同坐在电影院里,肩并着肩,呼吸连着呼吸,我的心脏狂跳不止。晓丽越来越近了,面目也越来越清了。想到我马上要握到美女那白嫩细致、柔软无骨的小手时,我满脸发烫,手脚乱颤;想到我胆子再大一点,甚至可以触摩晓丽的胸脯,我呼吸急促,几乎窒息过去。不对啊!晓丽身边怎么老跟着一个女孩呢?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并且和晓丽手拉着手。那不可能吧,晓丽如此年轻,可晓丽的确拉着小女孩的手向这边走来了。

  “立强,你早到了。”

  “哎,哎。”

  “那我们进电影院吧。”

  “哎,哎。”怎么你还拉着小女孩的手啊!

  “晓丽,你拉的这个女孩是谁啊?”

  “我的女儿呀!”晓丽说。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