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架空历史>
托切故浦的残梦》 第1卷 进入皇宫
第7章 继位斗争(前奏)

  殊谭汗在正义之塔上伫立了许久,天色渐暗,他才下塔,他感觉愈发疲惫,几乎是在侍从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回了寝宫,没有像往常一样进行宗教祈祷,也没有接受后宫妃嫔的求见和侍寝,甚至连沐浴也没有,就匆匆躺下休息了,殊谭觉得自己今天可能太累了,加上年岁渐长,身子骨大不如前,在嘱咐随从几句后,就昏昏沉沉的入睡了。

   第二天的阳光普照之时,殊谭一如往常准备起来工作,可头还是晕眩得厉害,正当殊谭漱洗完毕,往殿外走时,忽然两眼一黑,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这一突发情况令在场的仆侍们愣住了,领班的宦官反应最快,他令人将殊谭抬到床上,差人去请太医,并命人火速将这一情况告知皇太后。

   恩伦卢四世的生母,鄂埃宛帝国的殊谭皇太后荷莉寐此刻正在宫中写打算寄给女儿爱胡麦特公主的书信,听到殊谭汗昏倒的消息,大吃一惊,赶紧前往探视。到达时,太医们正在为殊谭治疗,太医首长满怀忐忑的告诉荷莉寐皇太后,殊谭操劳过度,又喜欢熬夜,嫌麻烦又私自取消了每三天一次的健康检查,早就落下了病根,昨夜似乎又着了凉,病情来势汹汹,陛下若要醒来恐怕要费些时日。太后一听这话更着急了,要求太医们尽全力救治,这时,一旁的宦官首领霍失泰悄悄地提醒皇太后,眼下正是朝会的时候,殊谭汗未至,恐引起大臣们疑惑,望太后下谕旨处理,将宫中情况如实告知诸位大臣,荷莉寐皇太后这才想起,当下就执笔草拟了一封简单的谕旨,命宦官首领速去外朝宣读。

   此时的朝堂上乱糟糟的,恩伦卢四世一向勤勉,迟到是不曾发生的事,难道内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各种猜测在廷臣们中间传播,就在大唯辖耳正准备遣人进宫查探的时候,宦官首领霍失泰匆匆而来,他面向众臣发布了殊谭皇太后的谕旨:“奉上主恩惠,秉持帝国皇太后之谕命,殊谭娜陛下知照众卿,殊谭汗陛下操劳过度,卧病在床,不能再理事了,太医们正在医治,朝中要务皆由大唯辖耳阁下,首席大臣阁下为首的众卿家处决,加盖大唯辖耳的帝国印章方可实行,若是事关重大,非殊谭汗陛下亲自决定不可,则先推迟,等陛下好点了再说。”一时间朝堂中出现了小声的议论声,大唯辖耳焦虑地询问殊谭的病情,霍失泰是宫中老臣,做了6年的宦官首领,只是告诉朝臣们陛下感染了小毛病,现在正在睡眠,不妨事的,绝口未提昏迷之事。虽然陛下身体一向康健,但再强壮的人也会生病,所以大臣们心中虽存疑虑,却也未多加揣测,很快就投入到了对辅邬蓝斯前线战事的讨论中去了。

   内宫里此时的情况紧张得很,太医们跑前跑后,宫内弥漫着一股药味,皇太后荷莉寐在外头焦急地等待着,折腾了好一会儿,太医首长告诉太后陛下病情已经平稳,只要继续下去,便会无碍,皇太后这才舒了口气,探视过殊谭汗后就回去了。

   没想到等到傍晚,恩伦卢四世殊谭就已经醒来了,听取了自己病情的报告,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后,他放心不下国政,把大唯辖耳,首席大臣,唯辖耳和帝国大臣们都召进了自己的寝宫,要听取他们白天工作的报告,大臣们见陛下气色不错,说了几句祝陛下早日康复之类的恭维话后就没多问,汇报完工作,殊谭汗在与辅邬蓝斯停战并和谈还有防范孟考英人这两个事上提了点要求,嘱咐了大唯辖耳几处要点,做完这些指示后,殊谭吩咐朝臣们退下,他觉得头脑又开始晕眩了,用力勉强翻了个身,便喘着气合上眼接着休息。

   当天夜里,宫里的平静被一阵骚动打破,成群的太医朝殊谭汗的寝宫奔去,殊谭汗再次犯病昏迷,而且这回的病情比白天的来势更凶猛。宦官首领霍失泰在黎明到来前把太医首长的原话带给焦虑等待的皇太后荷莉寐“陛下的生命暂且保住了,不过太后恐怕必须得开始考虑由谁继承皇位,担任帝国下一任殊谭汗了。”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