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乡土小说>
乡村爱情之爱是什么》 第1卷
第1章 告白

   夕阳将天边的云烧的通红,整个村子都沐浴在这漫天的红光里。天色渐晚,在山坡上劳动了一下午的人都陆续扛着锄头向坡下走了。现在这个土坡上就剩杨二平和他的大嫂文秀还在地里。两人一人一行在玉米地里锄着杂草,或许是太累了,都没有说话。太阳虽然就要落了,但温度还没有降下来,玉米地里还是蒸的厉害。汗珠子不停的从二平头上往下落,衬衣早已经湿透了。

   这一行锄完后,二平和文秀在田头休息。终于起风了,凉凉的。二平仰着头,闭着眼,静静的享受着这份宁静与轻松。当二平睁开眼的时候,文秀正在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夕阳的余晖刚好照在文秀的脸上,红扑扑的。十年了,这一幕发生过很多次,但这次尤其让二平怦然心跳。他看呆了。文秀终于发现二平盯着自己,一下子脸红了。

  二平发现文秀脸红了,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忙转过头。但文秀精致的脸庞,清澈的瞳眸,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他闭着眼睛,使劲的用手敲着自己的头,想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清醒些,但他的举动把文秀吓了一跳。

  “二平,二平,你咋啦?”,文秀在二平身后,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担心的问。

  二平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文秀,募地抓起文秀的手,鼓起勇气说:“文秀,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

  文秀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不知所措。赶紧挣脱二平的手,羞红了脸,背过身去。

  “你乱说啥里,我是你嫂子……”

  “你早就不是了,”没等她说完,二平就打断了她的话。“这些年你受苦受累为这个家,现在,让我照顾你好吗”,说完,一下子从后面紧紧抱住文秀。

  文秀一下慌了,这个平常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叔子,突然做出如此举动,让她又羞又恼,这万一被人看到就完了。慌乱中,她扬起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二平的脸上。

  二平被这一巴掌打的清醒过来,立马放开怀中的文秀。文秀转身就向坡下跑去。二平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文秀的背影越来越远,心里不禁责怪起自己来,说好的要守护她一生,自己怎么能这么做,这是怎么了,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他使劲抽了自己一巴掌,脸火辣辣的疼。

  天已完全黑了,但月亮却出奇的亮。水银般的月光,笼罩着整个山村。风更大了,山坡后面那处坟冢传来一阵一阵猫头鹰的“呜呜”声。

  二平坐在上坡顶上,他还不敢回家,不知道回家该怎么面对嫂子文秀,他想就在这里等着,等大家都睡了,再偷偷回家。可明天呢,后天呢,总要见面的啊,他该怎么办。他不敢往下想,索性脱了上衣躺在光秃秃的山坡上,让这凉风和冰冷的土地让自己安静下来。

  文秀一路小跑着回到家,跑进自己卧室,关紧门爬到床上。刚刚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和二平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十年了,她一直把二平当成亲弟弟。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弟弟突然长大了,而自己却没有发现。想当年自己和二平的哥哥一平结婚时,二平才十二岁,刚上初中。公公婆婆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丈夫头脑灵活,经常外出搞点小生意,虽然不是非常富裕,但也过得去。三年后,二平高分考入省重点高中,丈夫的生意也小有所成。家里的生活眼看着再向好的方向发展,唯一的不足就是三年了,自己没能为丈夫添个一男半女。虽然村里老有人议论,但家里也没人说啥,自己也很感激。但天不遂人愿,七年前丈夫和公公为了省点钱买石头磊猪圈,就自己去山里开石头,谁知出了意外,公公当场死亡,丈夫重伤,为了给丈夫治病,花光了家里的储蓄,还四处借债,但最终丈夫也没能保住。婆婆一下子失去两位亲人,一病不起,自己强忍着悲痛,悉心照顾婆婆。在这最艰难的时候,二平放弃读书,回家种地了。不论自己和婆婆怎么说,他就是不去,他说现在该他撑起这个家了。

  虽说二平有这个心,但真正终起庄稼来就显得力不从心了。什么时候播种,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除草,一概不知。文秀就带着二平劳动,手把手的教。几年下来,原本书生样秀气的二平,皮肤黑了,身板结实了,手掌也满是老茧了,完全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二平朴实,勤劳,身上散发着年轻的人朝气,尤其那憨厚的笑容和他哥哥一平一模一样。有时候,和二平一起在地里劳动,文秀自己都以为是和一平在一起。

  娘家人说了很多次让文秀趁着年轻又没有孩子赶紧改嫁,但文秀都拒绝了,说等二平长大了在说,在说婆婆还需要人照顾。这一等就是八年,现在婆婆过世了,二平真的是长大了,但现在怎么办,自己改走了吗?突然她又有些不舍,这个家毕竟呆这么多年了。到底是舍不得这个家,还是舍不得二平,现在自己都有点分不清了。今天,当二平抓着自己的手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心跳加速,手心冒汗,尤其当二平抱着自己的时候,那强壮有力的臂膀和厚重结实的胸膛是那么的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可毕竟自己是他的大嫂啊,而且比二平大了五岁。

  “二平啊,你让我们以后怎么相处呢”她不禁在心里埋怨起二平来。

  月亮已经升到了头顶上,从坡顶看整个村子,漆黑的一片。二平估摸着嫂子应该睡觉了,便起身收拾好锄头和水壶,向家里走去。走到院门口,看到家里没有灯,便轻轻推开门,将锄头放到后院,又蹑手蹑脚来到院子里打水洗了洗头发,擦了擦身子。一切收拾完毕,悄悄的回到卧室,躺到了床上。如果是以往这个时候,他必定是倒头就睡着了,但今天晚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肚子突然呼噜噜的响了起来,这才想起来晚饭还没吃。他又不敢起来,怕把嫂子吵醒了。唉,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后咋见面哩。

  这些动静文秀自然听得到,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这个时候,都是自己先回家做好饭,等二平回来再一起吃。吃完饭二平去喂猪,她就收拾厨房。这时她想起了,二平还没吃饭哩。她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坐起来,忽然她又停住了,今晚毕竟与往日不同了。她又躺下,轻轻用被子盖住了头。

  猪圈里的猪,开始嗷嗷叫了起来,文秀真的躺不住了,人不吃可以,可这几头猪还是要吃的。整理好衣服,她推开卧室的门,这时刚好二平也从房间出来,显然他也听到了猪叫。二人对视了一下,都不约而同的避开了对方的眼睛。

  “嫂子,我来喂吧”,二平看文秀要去给猪和猪食,便说道。

  “那我去把中午的饭热下。”,说完文秀就去了厨房。

  等二平喂好猪,文秀已经把饭热好了。热完饭,文秀就回卧室了,她实在是没有勇气和二平坐在一起吃饭了,至少是今晚。

  二平看着桌上的饭菜,又望了望嫂子的卧室,心里很不是滋味,匆匆扒了几口稀饭,啃了几口饼子,就回卧室了。睡了一会实在睡不着,他又起身,拿起铁锨和扫把,去把猪圈的猪粪铲了,又把猪圈用水冲了又冲。只有忙碌,才能让自己不去乱想,他想把自己忙累了,估计就能睡着了吧

  这一切都被房间的文秀听在耳里,她开始担心二平了。如果以后每天两人这样过,那将是什么日子啊。不如自己回娘家住几天,思前想后,这也许是最好的注意了,坚定了这个想法,文秀便开始悄悄收拾衣服。夜深了,文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文秀就起床了。开了门,发现二平房门还关着,她留了个纸条。就出了门。

  文秀的娘家在瓦屋村,距离二平所在的五家沟村有十多公里的路程。也可以选择翻山走,只是山路又窄又陡,还很偏僻,一般人都不走。今天文秀选择走山路,免得在路上遇到熟人。她故意走的很慢,在路上不停的想如何应对家人的追问。

  进入瓦屋村口,远远就能看到自己门口,文秀不禁加快了脚步。母亲正在猪圈喂猪,文秀悄悄绕到母亲身后,猛地喊了一声“妈”,吓得文秀妈打了个哆嗦,回头一看是文秀,打了一下文秀说到:“死女子,这么大了,还毛毛躁躁的,你今儿咋回来了。”

  “想你了。”说这挽起母亲的胳膊,撒娇的靠在母亲肩上。

  父亲杨德才听见女儿的声音,也从屋里出来。这个小女儿自小就讨老两口喜欢,可命苦的娃,这么年轻就守寡,脾气又倔,让人操碎了心。

  “秀回来了?!,”杨德才向她们母女走了过来。

  “爸,你慢点”,文秀迎了上去,就想搀着父亲,杨德才推开文秀,微瞠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

  “是,是,是,我爸还年轻哩”,文秀赶紧笑着说道。

  喂完猪,三人有说有笑的回屋了。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