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都市生活>
不再买买买》 第4卷 04
第4章 04

  04

  黎梓父母都是旧时的文化人,所以给三个孩子起的名字黎民,黎白,黎梓,老二最调皮,因为叫黎白,所以,大家索性叫他“李白”。高考恢复初期,两年之内,他家三个孩子全部考上大学,为他们望子成龙的父母很是长脸。

  “李白”在深圳做工程监理时,老婆孩子都没有跟去,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8小时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各个摊位去讨价还价,服装、电器等没有不在他讨价范围的,讨价到了心里价位就窃喜地走人,他因此被颁发了“还价能手中的战斗机”的光荣称号。

  黎梓他们这一辈生的小孩刚好倒过来了,两个哥哥是两个女儿,黎梓是个儿子,黎梓常常把自己不穿了的衣服给两个侄女改成裙装,两个侄女对姑姑的崇拜不是一点两点,常常指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骄傲地告诉别人:

  “我姑姑做的”,

  别提有多自豪了。

  她用一条呢子裤子为婆婆改做的夹层马夹,婆婆一直贴身穿着直到去世。黎梓的儿子历来不同意自己母亲“不想挨宰”的思维,在商店里总是教训黎梓“不要说人家的衣服贵,是你的兜里没有钱”,黎梓只能是给她讲价格、价值、时间价值,资金价值等概念,让他自己慢慢体会。

  黎梓的一个同事总是隔个一两年清一包不穿了的衣服给山区的亲戚,现在亲戚也不怎么稀罕了。去年,这个同事把房子重新整修了一下,清理衣柜清出了两大个蛇皮袋的不穿了的衣服,给装修的民工,却听民工说:

  “不要了,我家的衣服也穿不完”。

  黎梓以前也是把不穿了的衣服打包送人,现在她不这样做了。因为每个人的穿衣理念是不一样的,有的只讲式样,只要时尚,你给的衣服别人会觉着过时了,现在的一些衣服有些很便宜就能买到。而黎梓长期以来的购衣原则是,式样、材质并举,所购衣服还要是自己气质的提升者。

  黎梓的毛衣基本上是全羊毛的,几层的堆堆领,现在穿来糊着脖子,她把领子卸掉配上丝巾,一样是一件高品位的毛衣;品相还好的毛衣黎梓另作他用,一件蓝白横条的棒针毛衣做成一个靠垫,一副手套。

  老公和儿子穿得较费的毛衣她就把它们做成床垫。她曾经因为一个活动得到过活动方赠送的垫子,拿回家里好大的气味,最后给了做清洁的阿姨。

  自己的羽绒服、棉衣、羊毛衫一件件地行缝在不能用了的电热毯上,拼成一幅床垫,又干净、又实用还暖和,一举几得。关键是看着自己的衣服做成的各式各样的靠垫或用品,自己生活的曾经都保留了下来,很温馨,很享受。

  对衣服材质的要求,其实也是顺应环保。那些棉布的衣服除了改作他用,做抹布都是最好的材料,那些化纤布不吸水,只有扔掉或烧掉,不能循环利用。

  黎梓和洪欣尔一直保持通话联系,现在讲的最多的就是:

  “我刚做了一件衣服”,

  “我刚做好了一对靠垫”。

  黎梓说:

  “过去总觉得衣服不够,要一件一件的配。现在打开衣柜,觉着够了,不想再买了”。

  洪欣尔说:“仔细想想,真的,一个人一生的用度是有限的,很能理解前辈们的毛巾被补了又补”。

  过去洪欣尔想着自己家是个女儿,买一些漂亮的、质量好的衣服,即使自己不穿了,女儿还可以接着穿。参加过几次葬礼,看到子女不由分说的将死者生前的衣物全部打包烧掉,不分高、低档次,不留一点念想,洪欣尔寒心之余更少了购物的冲动,极简生活的理念开始在心里潜滋暗长。

  黎梓在日本逛超市时,碰到一对30岁左右的夫妇,男的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童车上推着一个小女孩,一家人说着中国话,很温馨的一幅画面,“他乡遇故知”,黎梓很感亲切,迎着女主人问道:

  “你们是中国人吧,哪个省的”?

  谁知女主人回道:

  “我们不是中国人,我们是台湾人”。

  仿佛是一瓢冷水浇了下来,黎梓感到凉透了心,本来也不准备买什么东西的黎梓,这一天购物空手而归。去日本之前定好的购物额度整个行程也只用了20%不到,一半的衣服也是在花车上买的打折而又质量好的,唯有一顶帽子实在是喜欢又不忍心下手,是老公催促才成就交易的。1000多元一顶的帽子真的就是买了一个喜欢。

  近两年的双十一、双十二,黎梓和洪欣尔的网上购物数据都为零。

  施村又在筹备她的下一个讲座,题目直接是《不再买买买》,她的服装厂做老板的朋友程旭不依了。

  程旭和老公做服装十几年,门店也开了十几家。这几年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稍有懈怠,销售额就下滑。会员制,节假日折扣活动等等,奇招不断,难续昔日辉煌。施村却号召大家特别是程旭的目标人群不再买买买,程旭一个睥睨的眼神,换来施村的又一个高论:5件衬衣足够一个学生变换出多种风格,你是不是可以在8、9成新的二手货品牌上动动脑筋。

  施村的论调让黎梓和程旭面面相觑。

  全书完。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