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青春|校园>
最爱》 第1卷
第10章 十、不期而遇,不言而喻

  国庆黄金周过后,大家又不情不愿地回校上课。林蕴和杭亮之间开始变得暧昧起来。

  没错,就是暧昧。那时台湾偶像剧风靡全国,一部叫《恶魔在身边》的校园青春偶像剧更是让林蕴的高中在读的表姐看得欲罢不能。一开始林蕴对偶像剧兴致缺缺,觉得杨丞琳嗲嗲的,跟她永不言弃的桑高娜(动漫《玻璃面具》里面的女主角)没法比。但是由于舅舅家只有一台电视机,一到周末,就被表姐霸占着追看偶像剧,这厢《恶魔在身边》插播广告,那边《换换爱》又开始了。林蕴无聊,只好跟着表姐看偶像剧。不得不说,那年头没有哪个青春期的少女能抵挡得住邪魅狷狂桀骜不驯炫酷拽的阿猛王子的诱惑!难怪那段时间左娇娇都沦陷了,经常拉着林蕴就是吧啦吧啦地对阿猛王子一番赞美,花痴的行为气得覃志航把白眼翻上天。每次齐悦被阿猛抓住手“威逼利诱”的时候,电视机里就会适时响起那首“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何时该前进/何时该放弃/连拥抱都没有力气......”每当听到这首歌,林蕴总是心神荡漾,浮想联翩,她觉得用这首歌来形容她和杭亮那阵子的关系最贴切不过了。比如说,那时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林蕴这种赖床分子常常起不来去食堂吃早餐,杭亮就开始每天给她带早餐,每天早上把那温热的牛奶瓶和面包就那样往她桌面上一放,什么都不说就回到自己的座位。又比如说,每天下午杭亮打完球走向林蕴时,接过她给他递的水,他那炽热的目光仿佛要把她看穿。每当这时,林蕴总是低垂着头不知所措,脸红得像个苹果。一来二去,周围流言四起,林蕴欲盖弥彰,杭亮却满不在乎,大家结伴吃饭的时候总是故意坐到林蕴旁边,还时不时地往她的碗里丢一两个肉片。

  令林蕴庆幸的是,身边这群损友对她跟杭亮的关系都是看破不说破,左娇娇也只是偶尔在杭亮“调戏”她的时候冲她暧昧地挤眉弄眼,一脸坏笑。大家这种自觉的心照不宣让林蕴放松不少,跟杭亮慢慢形成的默契也让她的心窝每天都暖暖的。那段单纯美好的小时光,让林蕴很多年后,想起来还会觉得心里升起一轮小太阳。

  然而,青春岁月总不会太平静。

  某天下午,戴着小黑框的英语老师正在讲台上拽着一口跟录音机相去甚远的鸟语,课室里死气沉沉,那几天总是容易疲乏的林蕴更觉有气无力了。林蕴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昏昏欲睡。坐在身旁的左娇娇那些天正忙着往笔记本上贴阿猛王子的贴纸,在英语课上更是写“情书”写得不亦说乎,就没注意到林蕴的异样。突然,林蕴感到下身有一股热流奔涌而来。她心虚地低头偷瞄一眼自己的裤子,终于知道自己这几天的疲乏是因何而来了。林蕴不自然被用手肘戳戳左娇娇,后者回过头看见她神秘兮兮的样子,一副听八卦的样子把头凑过来。林蕴咬咬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犹豫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好像出血了.......”“什么?!”左娇娇惊叫一声,怀疑自己的耳朵,“你怎么弄的?”左娇娇的音量瞬间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后桌杭光和刘彪的注意也从游戏中被拉回现实,他们抬起头一脸愕然地望着她们。台上的英语老师更是目光凌厉,看着她们一副仿佛要吃人的样子。林蕴恨不得挖个坑把左娇娇埋了再自刎。左娇娇自知失言,趴回自己的桌面上给林蕴写了一张纸条,递过来:“怎么了?你伤哪儿了?”林蕴回:“不是,是下面......”“下面?”左娇娇低声嘀咕,又看看林蕴一脸难为情的样子,恍然大悟,又迅速递过来一张纸条:“是初潮?”左娇娇直白的用词让林蕴羞愤难当,只艰难地点点头。左娇娇当机立断,递过来的纸条上写道:“我包里有卫生巾,我拿到外套的口袋里给你,你现在先拿我的外套裹着腰遮住屁股,然后就举手报告老巫婆,我们马上去宿舍!”林蕴看着左娇娇纸条上说的话,裹上外套之后有点犹豫不决。还是左娇娇果断举了手,冷静地说道:“报告老师,林蕴不舒服,我陪她去校医室。”英语老师一脸不耐烦,朝她们挥挥手,示意她们赶紧从后门出去。

  当然,两个女孩子出了课室并没有去校医室,左娇娇拉着林蕴直奔宿舍楼。

  到了宿舍,林蕴还在懵圈中,总有一种不真实感。左娇娇让她先找出换洗的裤子,然后手把手教她怎么使用卫生巾,弄好之后就让她进厕所换好。左娇娇很熟练,林蕴,嗯,很机械。等林蕴换好出来,左娇娇难得严肃,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对林蕴说:“你不要回教室上课了,等下我回去会替你跟‘秃猪’请假,你就在宿舍躺着休息一下吧。我放学回家会给你带卫生巾,你晚上吃完饭回教室再拿。记得不要洗冷水澡和吃凉的东西。”这些生理常识林蕴还是知道的,这两年妈妈回老家过年估摸着她应该快那个了,就不尴不尬地跟她说起过。但此时此刻,看左娇娇这平日了的坑货为自己考虑得如此周全,还一本正经地叮嘱,林蕴心里满满都是说不出的感动。左娇娇见林蕴眼眶泛红,猜到她心里所想,恢复了往日里的贫嘴,嫌弃地说:“哎呀呀!你干嘛呢!几块‘面包’而已,至于让你林蕴女王感激涕零嘛?你最近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哈!这是病,得治!”说完便拿起外套往门外走,在她伸手扣上门的前一刻,“娇娇,”林蕴叫住她,“谢谢你。”左娇娇:“你跟我之间不用说谢的。”

  左娇娇走后,林蕴一个人在宿舍大哭了一场,不知道是为这场狼狈,还是为左娇娇的贴心,抑或是,为她逝去的童年。

  林蕴回教室上晚自习的时候,左娇娇悄声告诉她,某物品已经放进她包里了。杭亮当晚没来座位边闹她。周围一切如常,林蕴安安静静地坐着,心中若有所失。漫长的晚自习在发呆中过得出奇的快,林蕴第一次没结伴,等班里的人都走了,才拿起书包,一个人往宿舍楼走去。

  通往宿舍楼的校道不似白天热闹,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在快步疾走,林蕴在最后慢慢地踱步。那个夜晚,月色温柔如水,秋风起,校道两旁的法国梧桐被吹得飒飒作响,在月光的笼罩下树影斑驳。林蕴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走着,心里思绪万千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一种孤寂之感涌上心头。突然,林蕴听到后方传来声响,好奇心驱使她慢慢地回过头去看。不远处那棵梧桐树底下有一个人影,她受视力所限,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只能判断出那肯定是一个站着的人的轮廓。此时校道上已空无一人,老实说,胆大如林蕴,此时心里也有些害怕。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拔腿跑时,那人开口了:“蕴。”这个称呼只有一个人叫过,林蕴愣住了。杭亮见她在原地不动,便缓缓地朝她走来。林蕴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一步步走到自己的面前停下,路边昏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柔和。“你......”林蕴还没想好该说什么。“你今天没来看我打球。”杭亮受伤地说,“我下午把D班打哭了,可惜你都没有看到。”“啊?”林蕴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对不起啊,我下午有事......”“你不用说,我都知道。”“所以你刚才是在逗我吗?!”林蕴在心里暗暗吐槽。“可是我想听你亲口跟我说。”杭亮的语气委屈得像个没吃到糖果的小孩,让林蕴心疼不已。她说:“对不起啊!以后我肯定不会再缺席了。”“真的吗?”杭亮喜出望外。“嗯嗯,真的。”林蕴郑重地说。“我好爱你啊,小蕴蕴!”杭亮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林蕴的脸微微发烫,她赶紧岔开话题:“你哥哥他们呢?你不跟他们一起回家。”“我让他们先回去了,我说我想送你回宿舍,”杭亮羞赧地说,“我想跟你独处一会儿......“那我们赶紧走吧,”林蕴觉得再让他说下去自己要招架不住了,“宿舍有门禁。”说完就转身走在前面,杭亮很快便跟上来跟她并肩走。两个人快步走着,杭亮的右手不时触碰到林蕴的左手,却始终没有把她牵起来,林蕴的脸持续发烧。终于走到林蕴的宿舍楼下了,林蕴开口说:“那我上去了,你快回去吧。”杭亮却不接话,又是用那深情的目光盯着他,欲言又止。林蕴始终不敢跟他对视,只好不知所措地望向别处。“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晚安吻?”杭亮缓缓地开口。他说得这么直接,林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毕竟他们还没接过吻,准确来说,林蕴还没跟任何人接过吻。林蕴低头盯着脚下看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可是舍管阿姨会看到......”“那我吻你咯!”杭亮听出林蕴话里并没有抗拒的意思,语气里透着惊喜,话音刚落,就在林蕴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林蕴感觉到额头一凉,像触电般怔怔地看着杭亮,反应过来,满脸通红。林蕴迅速闪进宿舍大门,回过头对杭亮说一句“回去注意安全!”便转身急速往楼上跑。杭亮站在原地,看着林蕴又一次在自己的面前落荒而逃,摸摸自己的嘴唇,说了一句“还真是可爱啊!”也转身离开了。

  夜里,林蕴躺在床上,回忆这段日子的点点滴滴,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想起某部电视剧里说,亲额头是珍爱的意思,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有些话,不必说,他便懂。真好。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