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现代言情>
空分鸣奏曲》 第2卷 第二卷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 再次崩坏

  排队后;男线长交待问题后,队伍就解散了。

  ----在这个工作环境里,同事是比较多的;有十来个。

  这些同事是:陆龙华、李志炼、姜田、王南钧、张梁、李艳花、刘兰芬、赵雪、赵曼、赵冉。

  陆龙华是个女生,讲话是发音是清脆女童声。黄卓奕感觉她是个自尊心比较强的女生?她有些讨厌黄卓奕……

  起因是黄卓奕刚开始听见她那欢快的童音声,忍不住升起逗弄之心。

  黄卓奕喜欢和她各种各样的玩笑。有一次黄卓奕开玩笑问她:‘你去过龙华公园没有’。

  其他人都笑了,陆龙华她并没有一笑而过,严肃看着他,弄黄卓奕好尴尬。

  黄卓奕和陆龙华也关系好的时候,曾经积极讨论聊天,她好像还非常隐晦的暗示对黄卓奕有好感。

  但是黄卓奕一路过来都有非常严重的选择性恐惧症,当然是轻飘飘躲过了。

  从此他们关系开始恶化,两天后陆龙华还突然宣布她已经有老公了。黄卓奕去逗她,她也无视黄卓奕。

  李艳花在一个星期前;被提拔成为线长,她认为黄卓奕懒惰、瞧不起黄卓奕。

  她当了线长之后,很快就开始真对黄卓奕;在一次上班排队时,她刻意点名黄卓奕,说他站姿不好。

  李志炼和张梁见黄卓奕被李艳花刁难,都发声轻笑嘲笑。

  黄卓奕工作那么久,还第一次被人说他站姿不好。

  黄卓奕对她这种滥用职权作法;那是非常鄙视不服气。线长有什么了不起,这工作他随时都愿意辞职。

  ‘你算老几啊’。黄卓奕面对她这个新上任的线长,丝毫不退缩和她怼顶,不信她线长能一手遮天

  ‘…我。要你遵守纪律’。李艳花没想到黄卓奕会对她这个线长不敬

  黄卓奕:‘…我上班一直就这样站着的,从来没有人说我’。

  ‘你跟过来,你跟过来’。李艳花说着伸手拉黄卓奕的衣袖

  张梁和李志炼他们幸灾乐祸放声嘲笑。

  ‘……拉什么拉,我自己会走’。黄卓奕不信这个女能把他怎么样

  李艳花的确不能把黄卓奕怎么样,把黄卓奕拉过去说不出什么话,很快让他走了。

  这次冲突之后,恩怨并没有升级。男组长只是出面要大家遵守纪律,听从上级的话。

  黄卓奕当然知道这些话是针对他自己,但黄卓奕可没打算任人宰割。

  然后在后面的工作里;李艳花大概是听说黄卓奕狡猾的传闻。她主动回避黄卓奕,黄卓奕很少见到她出现。

  刘兰芬是个肥胖女子,已经结婚。她和陆龙华关系比较亲近;她和黄卓奕也谈的有些投缘,可惜新年后没多久就辞职回家带小孩去了。

  赵雪、赵曼、赵冉她们三姐妹,赵雪大姐、赵曼是二姐。。她们是想在一起工作,但是上面的人故意把她们拆散分成两边,大姐一个人在楼下、二姐三妹来楼上。

  刚开始和张梁一起玩闹的人;就是这三姐妹。

  黄卓奕感觉这三姐妹是明白人,刚开始她们受到张梁鼓惑。黄卓奕只是介入干扰一下。她们三人就再也没受到张梁鼓惑了。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过一个诸葛亮。这三姐妹也不是臭皮匠,自然没那么容易被张梁的套路影响。

  张梁处处标榜自己是精英分子、做什么都冲在前头、甚至还和组长抢工作,透露出也只是无尽的野心。大概是上面人看见这人野心极重;所以现在才没有安排张梁做线长。而是先安排李艳花做线长。---------

  一轮工作结束,产线暂时没人要材料。黄卓奕停下玩了一下手机。。

  工作精神疲劳,玩不玩手机都会精神疲劳,有时候看手机反而起到提神效果。

  闲的的时候,黄卓奕时常看一下手机,反正也没什么人找他聊天。

  玩手机不被组长以上的领导抓中,一般不会什么事情。线长组长也就说你几句而已。

  他玩着手机;隔壁传来动静,原来是李志炼玩手机被线长发现。

  ‘上班别玩手机’。线长只是路过,随意说了一句;就走开了

  ‘线长有什么来不起啊,整天******,我草你********……。你说是吧?’李志炼一见线长走远,就开始骂骂咧咧;对黄卓奕倾诉他的可怜

  黄卓奕不理他,看见工作来了;去后背存货点找料。

  ‘他这个狗*********,他怎么不去*****’。李志炼靠近黄卓奕,继续对他说线长坏话

  ‘你走开,我要工作’。黄卓奕不想理他,但看见他挡道

  李志炼隔五差七说线长组长坏话;那是家常便饭了。

  刚开始李志炼对别人说线长他们坏话时,还有人陪他说上几句。到了现在最近两个月里;李志炼骂线长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他。

  李志炼对黄卓奕有敌意!黄卓奕当然是从来不理他乱喊乱叫。

  但这个李志炼自我陶醉根本看不懂气氛;根本不懂黄卓奕讨厌他,依然滔滔不绝的对黄卓奕倾诉线长和坏话。

  李志炼骂了三分钟,撒气成功后;终于离开黄卓奕,做他自己事情。

  夜宵时间到,黄卓奕一个人出去吃饭。和龙华那边不同,黄卓奕在这里是经常一个吃饭的。

  这里的饭堂没有龙华富士康那么实惠,但也就贵五毛一块而已,在饭堂吃饭还是比外面粉店更省钱的。

  这里总体上有一半人在外面吃,一半人在饭堂吃。如果全部人都跑去饭堂吃;那肯定非常拥挤的。

  夜宵后坐了一会,时间到了重新回到岗位;接替别人吃饭。

  回到岗位,黄卓奕看见他负责的区域;只叫了一盘料。他懒得去找,等别人叫多几盘后;他在去后背仓库把它们全部找回来。

  黄卓奕本是这样打算的,却有把那个料盘找回来给他……

  ‘呐给你’。赵曼拿一个料盘扫了;放在黄卓奕窗口

  黄卓奕这回又小小惊讶一番!因为他们工作负责哪里;都是划分好的。一般大家都很冷漠,不会主动去帮其他人工作。

  赵曼是第二次帮黄卓奕。这不禁让黄卓奕自恋认为赵曼对他有好感。

  黄卓奕说真已经习惯有人对他有好感,有点麻木不以为然。反正也只是好感,又不是爱的死去活来,转身她们就可以找新对象了。

  黄卓奕也没想过;宣布他几个月后离职的想法。

  下班前;组长要大家开车注意安全,说是有两名员工因为骑车互撞,动手打架。

  黄卓奕骑车回到家里,吃了三个包子一碗粥;就马上睡觉了。

  ****************

  日复一日的工作,一个月后;黄卓奕的工作生活已经是一片凌乱。

  起因是几天前来了一批新同事,一共两男一女。

  黄卓奕带一个新女同事,刚开始那是一片祥和的。

  但是第二天,女同事对黄卓奕的态度形成180度转弯。

  昨天还是谦恭有礼,今天则是出言不逊;一脸凶相。

  ‘你这个料盘把,它在第三排’。黄卓奕继续给新员工熟悉环境

  汪朱萝一脸怒气说道:‘你不会自己找料,偷什么懒’。

  黄卓奕0.7秒才反应过来,这是新员工对老员工说话的态度。

  ‘……我找的比你多了,你爱找不找,没人求你’。黄卓奕已经想到,这是有人在挑唆诋毁他

  汪朱萝:‘你有什么来不起啦,拽什么’。

  黄卓奕:‘我不带你了,那边那个女生来带你’。

  然而这冲突并没有完,这傻姑好像和黄卓奕有深仇大恨似的,动不动就骂黄卓奕。

  临近下班时间,黄卓奕受不了这个傻姑胡搅蛮缠。打算对她警告一番。

  ‘你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你在对我叽叽喳喳,那天下班我收拾你’。黄卓奕本不喜欢这种粗鲁方式,但对方像条疯母狗那样乱咬人。人话已经不管用了

  汪朱萝:‘…妈的我才不怕你,…我有男朋友’。

  黄卓奕:‘你男朋友可以几时都跟在你身边’。

  黄卓奕问心无愧;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这个汪朱萝傻姑。他带新人套路是比较少的;不像其他老员工喜欢欺负新人。

  黄卓奕带新员工,新人问什么?黄卓奕就告诉什么;不会私藏什么。而且不会故意挖坑给新员工;故意等着新员工犯错误,然后跑过去骂她。

  一方面黄卓奕觉得真是天助张梁李艳花,张梁那哄骗挑拨离间手段真是完美的在汪朱萝傻姑身上发挥作用。

  汪朱萝完全被人当枪使,像一头被洗脑的蠢猪狠狠撞向黄卓奕。

  虽然那次警告让汪朱萝收敛一点,但是黄卓奕不能一直保持烂仔形象!汪朱萝自然不会怕他。还是偶尔会过来挑衅一下。

  黄卓奕心里烦闷,他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吵架的,没有多余精神去应付那些是是非非。

  之后黄卓奕倒霉的和另一个同事起小冲突,更是奠定了离去的想法。

  黄卓奕疲倦状态不可能同时与几个人对抗,辞职是唯一的选择。

  而且他不仅在厂被人排斥,还在家里受气。

  父亲是个不会消停的人,不论黄卓奕工作不工作。黄卓奕都会成为父亲发泄说教的对象。

  黄卓奕工作了几次,自然理解父亲心态与规律。

  刚开始黄卓奕工作前一个月,父亲会收起骂骂咧咧的姿态。

  但是黄卓奕工作了一个月左右以后;父亲会重振雄风;经常以鸡毛蒜皮小事对黄卓奕骂骂咧咧。

  母亲这边多是息事宁人很多!不像父亲爱挑事;摆父亲威风姿态来说教黄卓奕。

  家里多数纠纷都是父亲引起的,只要他在这个家。似乎已经永无安宁。

  但是这次父亲作法真的让黄卓奕恼火!

  黄卓奕每天辛辛苦苦上12小时工作,还要被父亲说教。

  黄金星嘲笑:‘积极要死哦,拿碗带进卧室吃饭,还玩电脑’

  黄金星:‘每天这个喂狗碗都不自己洗’。

  黄卓奕每天工作回来睡觉之后;就剩那么一点点娱乐时间,父亲还是看他不爽,想剥夺他的娱乐时间。而且每次吃完饭就是上班时间,你不想洗碗早说啊;都现在才骂骂咧咧。

  这几天黄卓奕因同事纠纷事情;心烦忧郁睡不着觉,黄卓奕和父亲说他失眠睡不着,结果只是换来冷嘲热讽。

  黄金星:‘睡不着;就是不累,有空多玩点电脑’。

  不过这次父亲能在黄卓奕工作三个月后才说黄卓奕,这回算是最有同情心的一次了。

  黄卓奕为了补睡觉,还特意打电话给组长给他调班。可是补觉没用,黄卓奕情绪失控;上班第二天又失眠了。

  连续两天失眠,困倦还要不得不去上班;那简直就是难受加煎熬。如果此时崩溃边缘;再有人对使绊子;那简直就是有口难言。

  进入高危状态的黄卓奕;只能去递交辞职书脱离险境,他已经想好辞职的说词,顺便告状张梁李志炼。

  但面对组长时;黄卓奕临场未能组织好语言,把节奏都打乱了。

  男组长:‘李志炼这个背后说上级坏话的确不对,但是张梁那是你们过节,你自己跟他说’。

  黄卓奕:‘那辞职呢’。

  男组长:‘申请后;半个月才能离职’。

  黄卓奕:‘来了三个新人,人手充足啊’。

  男组长:‘那是公司规定的’。

  黄卓奕根本不能挨过半个月,他想马上辞职。黄卓奕突然觉得唯一能快速辞职的方式就是惹干部生气。

  黄卓奕拖着困倦身体;回到仓管工作,闲的时候就马上玩手机。

  或许真是天助黄卓奕,一个肥胖女组长正好来仓库检查;黄卓奕玩手机被抓到。

  抓住这次机会,黄卓奕采取强硬态度,女组长说他一次,黄卓奕就顶她一次。

  女组长十分恼火,直接要黄卓奕立马辞职走人,这正黄卓奕之意,立马写了离职书走人。

  自从这份工作结束后,黄卓奕再也不想干十二个小时的工作。害怕再次失眠;没时间调理,而且工作时间太长容易犯错误。

  这次失败更是让黄卓奕灰心丧意,他感觉自己就是受到诅咒,永远没有成功可言。随时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就算创世神出来告诉黄卓奕;他十年后能过上幸福日子!黄卓奕也不会相信,他只相信眼前事物,不相信未来虚无缥缈还没发生的事情。更不敢想象相信,随便相信之后;在从天堂掉进地狱,那是黄卓奕绝对承受不了事情。

  辞职后;黄卓奕暂时没有找工作,在家玩电脑。在期间;曾日天发信息给他;邀请黄卓奕去他那边玩电脑。

  黄卓奕没有想到曾日天还记住他,还知道他已经辞职。

  黄卓奕虽然没有朋友;但是还是以距离远,拒绝了曾日天的邀请,黄卓奕知道他与曾日天走的是不同的路,缘分已尽;不如不见。

  黄卓奕辞掉工作后;在这一个月里,父母对此很不高兴,又嘲讽黄卓奕被老板炒鱿鱼开除了。

  黄振梅:‘我都讲你;你去到哪里;都没有人要你’。

  黄金星:‘收拾行李滚出去,我见不到你就开心。’

  黄金星:‘死了!当我白养你’。

  黄卓奕其实已经不想在家呆了;他正在酝酿离家外出找工作的想法。

  目标是去北京!黄卓奕看电视节目;见剧组在世界各地拍剧。

  感觉跟组是不需要学历,他很想和剧组闯南走北去拍戏。很想在剧组打杂。一边工作一边旅游岂不快哉!

  他曾经天真的觉得剧组是搞艺术地方,里面的人素质应该挺高。

  平常黄卓奕很少看娱乐新闻,对娱乐圈一无所知。

  他那知道;拍戏行业充斥着名利金钱。各种人为了一夜暴富更是无所不用其极。那是一片浑浊的大染缸,黄卓奕不知不觉朝那边走去。

  ○○○○○○(2004年2月-5月)

  清晨今天是寒假的第一天,黄卓奕睡了一个懒觉,七点十几分起床。

  叶丛遥:“韦嘉霖都起床了,你现在才起床”。

  “你有什么事?”黄卓奕起床去拿牙刷

  “来说说你前世的受难记”。叶丛遥飞到他肩膀说道

  “这回不用你提问了,噗~我自问自答,你等刷完牙”。黄卓奕说着把牙刷放进嘴里

  叶丛遥:“你翅膀硬了,竟用这态度对我。”

  “开玩笑啦,偶然换一下流程嘛,会有新鲜感!”黄卓奕嘴含牙膏,口齿不清说道

  “是你提醒了我,下次出场我将爆炸方式登场,那肯定很有意思”。叶丛遥说着打了一个响指;黄卓奕前面出现黑色空间;然后一声爆炸声响起

  黄卓奕被下了一跳,连忙说道:“有话好好说,下次我不敢了”。

  叶丛遥:“快说”。

  “在富士康厂里;前世他是有些许成长的,起码他为了维护自己利益,把原来闷在嘴里的一些话;给说了出来”。黄卓奕吐掉牙膏说道

  黄卓奕:“但他做的还不够,所以还是失败了”。

  黄卓奕再次组织语言:“面对当时那种情况,两种方式才能解决那些事件!”

  黄卓奕:“第一种就是和对方摊牌!对方做了那么多;还不是为了渴望功名利禄,把这个做为交易;威胁张梁,事情自然迎刃而解”。

  黄卓奕:“第二种,就是不停的诋毁嘲讽;让他自己投降。前世他做的不够,明明有这么多诋毁嘲讽机会;都放弃没说。非要等别人打来了;才用一报还一报方式来反击,应该主动进攻”。

  前世太遵循自己正义信念了,做不出那些出格事情。。如果他在和平环境生活,黄卓奕成为新一代雷锋同志也说不定。

  世间的不公,在善良的人;也会化成魔鬼。

  叶丛遥:“换做女神大人,那可杀伐果断,数倍奉还”。

  黄卓奕:“又不是同一个世界,作法当然不同了”。

  叶丛遥:“以这种状态,是不能应对打打杀杀事情,起码改变态度;对敌人彻底绝情”。

  黄卓奕:“好吧、感觉我好像已经成为你们的炮灰了”。

  叶丛遥:“那是你的荣幸”。

  黄卓奕:“话说我就这么沉默下去么?不反抗父母么?”

  叶丛遥:“你二十八岁那年,这时候你已经忍无可忍,你还叫父母把带你去南宁第五人民医院去看心理咨询师”。

  黄卓奕:“哦原来如此!我的说话;父母他们不听,想让医生帮忙说服他们…结果呢?”

  叶丛遥:“结果变成你和心理咨询师对决!醒醒吧少年!这年头有医德有真本事的人已经不多了”。

  黄卓奕还想再说什么……,叮咚门铃响起---,陈十问一进到他家;就炫耀手中物品。

  “老大这个是手机,可以打电话玩小游戏”。陈十问拿着一块诺基亚砖头给他看

  “昨天晚上买的啊”。黄卓奕对这种不成熟的数码产品没兴趣

  陈十问:“老大你也买一个吧,以后聊天方便”。

  黄卓奕:“没钱哦!二三年后再说吧”。

  陈十问:“怎么不见你表哥的?”

  黄卓奕:“前天都回玉林过年了,十几天后在上来”。

  陈十问:“那正好我玩一下电脑”。

  叶丛遥:“她们都去万花筒修炼了,你还不快点出发”。

  黄卓奕:“十问你慢慢玩哦,我出去一下”。

  陈十问:“好的班长我给你看家”。

  片尾重要预告:↓↓↓↓↓

  前方剧情涉及大事件,由于个人原因;本篇小说暂时不更新。

  还有希望寥若晨星的书友给予支持鼓励,多多将此书介绍给别人。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