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现代言情>
空分鸣奏曲》 第2卷 第二卷
第20章 第二十章 新校园是非多

  前世中,黄卓奕小时候曾经和黄辉徒步远行去一条名叫《马喽河》玩,那条河就在中学附近。

  河流算不上观光名地,但在本地也算别具特色,河流上游有一米左右高的小瀑布,周围草丛树木茂密。

  韦嘉霖:“累不累啊?”。

  黄卓奕:“小意思、我还能骑回去…骑回来”。

  韦嘉霖靠着黄卓奕背上说道:“我想骑一下”。

  黄卓奕:“那等下路平整了,换你骑”。

  十分钟后,黄卓奕沿着学校后面铁路旁小道,找到马喽河。

  “是瀑布么?这里风好凉爽”。韦嘉霖丢石头砸进小瀑布

  黄卓奕采取一片树叶:“是啊”。

  两人望河流,听着河水声;待了一会。

  回到马路,韦嘉霖脚踏自行车,黄卓奕轻轻抓上她的衣尾。车头在轻微摆动下;开始正常行驶。

  快来到分叉路口----

  黄卓奕:“前面直走那条小路可以回家的,路有点小、不好走,要走必须小心喔”。

  韦嘉霖:“是么、原来还有其他路回去。”

  结果小路上起伏有些大,黄卓奕轻轻攀上她的腰肢。

  韦嘉霖:“手不要乱动哦,我怕痒”。

  黄卓奕:“放心啦,我会抓得结结实实的”。

  韦嘉霖:“什么说法呀”。

  韦嘉霖学会单车也就半年时间,黄卓奕还是挺相信她的,大不了一起摔了也没什么。

  一路上平安到家,来到韦嘉霖家楼下。

  韦嘉霖:“拜拜放学再见”。

  黄卓奕:“小学生妹妹再见”。

  韦嘉霖:“人家以后也是初中生的”。

  黄卓奕回到家,就发现陈十问在他家打游戏机。他走上前去抓陈十问身后椅背;对方沉迷完全沉迷游戏完全不知道他回来了。

  这厮混的太熟;凛然就是一副家里第二小主。

  黄卓奕晃动他坐下的椅子,陈十问惊恐差点把游戏机摔了。

  黄卓奕:“来了多久了?”。

  陈十问:“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听说你出去泡妞了”。

  黄卓奕:“滚蛋,你自己还不停逗女同学”。

  陈十问:“我那只是小意思”。

  黄卓奕:“如果你敢在韦嘉霖面前开这种玩笑,看完不收拾你。”

  “你好阴险、我不敢啦”陈十问回头看着游戏机继续说道:“双打你玩么?”。

  黄卓奕:“玩腻了,话说你不是说要考个好成绩么?”。

  陈十问:“不急嘛,下午在慢慢”。

  黄卓奕:“你学习好了,我带你去玩一种很好玩的游戏机”。

  “真的?什么游戏机、我叫爸妈去买”陈十问满脸期待

  黄卓奕:“过一阵子才会有,你还信不过我!”

  陈十问:“班长老大我……”。

  午休时间过去,到了上学时间。

  黄卓奕和两个损友上学。

  陈十问:“班长你搭他吧,今天我累了”

  黄卓奕:“中午我搭小霖妹妹走了一圈,比你更累!”

  朱宸:“你们两个真是不够朋友”。

  黄卓奕回头说道:“出发咯,不等你们咯”。

  陈十问:“你这家伙等等啊”。

  追逐中、两辆自行车过了一会,然后并行在一起。

  朱宸:“班长你的头发有点长了”。

  黄卓奕头发不算长,只是每当超过这个长度都会剪。

  黄卓奕:“嘿、这回我要留长了”。

  朱宸:“为啥?”

  黄卓奕:“到时你就知道了”。

  网络偶然会出现这条谚语:本来以为头发留长会帅一点,没想到还是一个鸟样。

  黄卓奕恰恰是那种头发留长会变帅的哪一种,而且是一表人才那种。

  不过前世却有些纠结,到底留还是不留。剪短会清爽很多;又可以省下钱来、;少理头发!

  而黄卓奕不是太注重表面的人,时常选择剪短。因此还曾经被一些人笑话。

  黄卓奕经常想,如果短头发也能很帅那该多好。非要留长才能装帅哥。

  陈十问:“留长天气热不好受啊”。

  黄卓奕:“就你知道多”。

  学校第一天上课,黄卓奕就觉得班里不太平,班里有三个混混,他们其中一人眼睛嘀哩嘀哩的张望,像是寻找什么目标。

  物理老师:“田晨佑同学请你回答……”

  那同学看着窗外,老师发现他不听课,点名让他起来回答问题。

  田晨佑急忙翻找课本,却找不到答案,他老实说道:“老师我不知道”。

  物理老师:“答案是…,坐下好好听课”

  那个混混指着田晨佑,对着旁边混混说悄悄话。两人脸上皆挂上轻蔑笑容。

  下课后三人说了几句,晃荡的朝田晨佑走去。

  曾钱伟:“田大傻下午好啊”。

  说着伸手推他一把。其他两人将他围住,嘲笑的轻轻给他两捶。

  “你们干嘛”。田晨佑慌张和他们拉开距离

  黄卓奕握了握拳头、叹气的继续盯着前方事态。

  朱宸看见马上走过去说道:“你们干什么,三个人欺负一个人”。

  曾钱伟强撑面子:“班干部就了不起啊,老子警告你别多管闲事”。

  混混A:“小子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你友仔么?”混混B说着。三人皆哈哈大笑起来

  “这位同学妨碍你们了么,你们凭什么这样对他”。副班长霍彤丹正气炳然说道,就连那可爱可亲面容,此时都显得庄严肃穆

  曾钱伟不可一世叫嚣:“了不起么,我在村里学校里有许许多多兄弟,嘿嘿!长得那么漂亮;被打真是可惜了!”

  霍彤丹:“我才不怕你们呢 ”。

  黄卓奕走上前来:“这是学习地方,不是你们个人作秀的场所,你们实在想欺负打闹,自己有钱了;买一头猪回去欺负”。

  黄卓奕:“想欺负别人,请用自身智慧才能去欺负人。这里不接受牲口野兽般成群结队欺人”。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或是听不懂听不进去,唯有霍彤丹嗤笑起来。

  曾钱伟:“说什么废话,俺等下带人打你。”

  混混B:“我叫兄弟去”。

  朱宸:“班长才不怕你,就你们人多,以前整个学校都听我们的,你们算老几”。

  这可把三人唬住了,控制一个学校。那要多少马仔才能帮到?

  曾钱伟:“是班长就能乱来么,”。

  混混A:“别那么嚣张”。

  孙海萍:“别跟他们废话,叫老师收拾他们”。

  叫老师和=这跟被黑社会被打;叫警察抓人;一个道理。这种说法很被人嘲笑;果不其然三个混混哈哈大笑起来。

  曾钱伟怪声怪气说道:“我还会去叫我爸爸妈妈找你算账呢”。

  黄卓奕:“宣传委员把他们话记上黑板,写上:事情起因、然后把你刚才说话的和他们说的话都写上”。

  结果黑板上出现;XXX三个人欺负某某同学…………。最后几个大字写上两人对白

  曾钱伟那句;回去找爸爸妈妈,在黑板上变得异常刺眼。

  “你们笑什么,你们别逼我翻脸”。曾钱伟冲上去把字擦掉

  黄卓奕:“这次只是警告,我希望你来学校不要给我搞事”。

  曾钱伟红着脸:“你这人……才不配做班长”。

  混混A:“就是说喔;从来就没见过,你这种班长”。

  黄卓奕面无表情:“小伙子、长长见识是好的”。

  霍彤丹捂住偷笑

  上课铃响,看热闹的同学都统统回到座位。

  朱宸:“班长我们重新成立风纪委员会怎么样?把以前的人,统统拉回来!”

  “我们刚来,初二后再说吧”。黄卓奕心道学校不会承让这种部门,上次风纪委员会建立成功;叶丛遥肯定在背后推了一把。

  下课放学后班主任叫黄卓奕与霍彤丹来到办公室。

  班主任:“放学叫你们来,就是说说班长事情,你们有做过班长经验了吧”。

  霍彤丹:“我以前在小学做过五年”。

  黄卓奕点点头:“做过”

  班主任:“黄卓奕同学就维护班上纪律,上课喊起立、老师好、坐下”。

  黄卓奕:“好的”

  班主任:“霍彤丹同学就负责记录学生出勤,有没有旷课逃学”。

  霍彤丹:“好滴”

  班主任:“你们早上和课代表把同学们的作业收上来!现在暂时没有事你们回家吧”。

  黄卓奕去拿自行车,霍彤丹走在后面,他知道对方也是骑自行车来学校的。

  霍彤丹:“刚才和同学吵架,真是谢谢你出来帮我们说话”。

  黄卓奕:“同是班长,互相帮助应该的”。

  两人几乎同时把自行车拉出来,黄卓奕看见霍彤丹骑得是一辆粉色自行车,一看就是女子气十足的十八寸公主单车。

  建机生活区门口----

  霍彤丹:“黄卓奕同学我家这边,拜拜明天见”。

  黄卓奕:“拜拜明天见”。

  三分钟后;黄卓奕回到家里,灶台放着三装有食材的塑料袋。黄金星已经买菜回家。

  黄金星:“阿奕回来啦”。

  黄卓奕:“是啊”

  黄金星:“学习怎么样”。

  黄卓奕:“很顺利”。

  黄金星:“呵呵”。

  黄卓奕放下书包,拿出今天的课本,开始写作业。

  写上几题,纱窗铁门被人拉开,门外传来他爸和两人打招呼声。黄卓奕知道是韦嘉霖与陈十问两人来了。

  黄卓奕:“你们来啦”。

  韦嘉霖:“阿奕我来写作业啦”

  陈十问:“我这边有四门课作业、唉比以前多了一些”。

  黄卓奕:“以后学习压力更大”。

  黄卓奕把铁架扛起搬到自己屋子,放上木板组成一个桌子。黄卓奕家最多勉强可以四个人同时写作业。

  他们现在几乎就是挤在一团写作业。黄卓奕与陈十问共用一桌,韦嘉霖自己一桌。

  韦嘉霖写作业,似乎一拿起笔;就没有停下过,很学霸的范儿。

  陈十问:“班长你看这题。”

  陈十问的问题就多了,很多都是想都不想就去问他。

  黄卓奕:“先把能做都做了,不会再来找我”。

  陈十问:“好吧”。

  十几分钟后,黄卓奕搞定一门作业看看时间。

  黄金星:“两个小朋友又来玩啦”

  朱鲜琦&宁兰超:“叔叔好”。

  朱鲜琦:“你们三人都在写作业”。

  宁兰超:“我们来玩可以么?”。

  韦嘉霖:“等会我们写完,你们也来写吧”。

  朱鲜琦:“OK”。

  黄卓奕:“去里面玩游戏机,电视别开大声哦”。

  宁兰超:“好的”。

  里面是新买的彩色电视机,是22寸的。前世黄卓奕是不允许用彩色电视机玩游戏的;只能用废弃的黑白电视机。现在他说的就是家里的圣旨,父母几乎不会违抗的。

  黄卓奕当然不会强迫父母认可全部,他们自己的事,黄卓奕不会过多侵犯干涉,大家互不干涉私生活的结果是最好的。

  朱鲜琦:“黄卓奕我敢说有一个游戏你玩不过我。”。

  黄卓奕不接受挑衅:“是是、你厉害了”。

  陈十问:“什么游戏那么有自信?”。

  朱鲜琦:“是XX梦游记、游戏是找钥匙过关的、我打到第十关了”

  陈十问:“你没看班长玩过是吧!”

  朱鲜琦:“难道通关了?”。

  陈十问:“我也通关了”。

  “等下你告诉我怎么过”。朱鲜琦整个人瘫痪,头也不回说道

  夜深晚上十点,朋友们陆续回家。

  黄振梅:“阿奕今天学校顺利么?”。

  黄卓奕:“很好”。

  黄振梅:“是不是你在做班长?”

  黄卓奕:“是啊”

  黄振梅:“聪明哦!继续努力、永远做班长,成绩才会一直上升”。

  “会的…”。黄卓奕打算关门去洗澡

  黄金星:“钱不是问题,借钱都要考上大学”。

  黄卓奕暂停不去洗澡、回头说道:“借钱买地唉了多少利息?”

  黄金星:“借了5万现在每个月还3百”。

  这些年黄卓奕家还换几家债主,拆东墙补西墙来还债。有时还请债主一起出去吃饭。经常有人讨债上门,黄卓奕家里变得热闹许多

  黄振梅高兴说道:“现在有人愿意一百几十万买我们地皮,在生活买的那个房子,三个月就能交房了!”。

  黄卓奕:“地皮明年可以转手卖人”。

  黄金星:“自己留着不好么”。

  黄振梅:“留久会更值钱”。

  黄卓奕:“你们要是还能找人借钱,就随便你们啦,不过你们不觉得现在生活有些吃紧么?”

  卖了地皮,就能把债还清。手里还有富余钱。新房要钱装修、这好像要做吧?

  黄卓奕:“还有明天不用做早餐了,我在学校吃”

  黄振梅:“学校有什么吃的”。

  黄卓奕:“包子蛋糕之类的”。

  学校到底有什么吃的,他其实不太清楚。米粉面条太贵,买不起;前世根本没有去关注。

  黄金星:“三块钱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黄卓奕:“嗯”

  后面就是一阵静寂无声,黄卓奕没法聊,他关注都不是父母说的那些。和父母聊什么?自己看法和他们相差太大。难道聊猪肉摊事、或者聊聊别人闲话?

  反正父母聊天欲望不强,不过今天算是聊得非常火热哩。

  房内一阵水声过后,一家人都洗澡完毕。父母打地铺睡在他床底旁边!当然不是黄卓奕不让他们睡床,他们自己就有床不睡。

  秋天南宁还是有些闷热,每当闷热季节,黄卓奕父母都会在厨房门口附近打地铺睡觉。

  黄卓奕今天心态不好,十分钟后;仍未睡着。窗外边的车水马龙吵闹声更是催促黄卓奕你失眠吧!

  父母容易入睡,能适应各种环境;到头就睡着。黄卓奕则精神敏感、外加心事重重难以入睡,吵闹环境更成为失眠的助攻。

  不过三个月后就能搬家了,不用住在这个吵吵闹闹拥挤房间。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