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现代言情>
空分鸣奏曲》 第2卷 第二卷
第19章 第十九章 初中开学

  来到学校;黄卓奕锁上新车,这车一百几十块钱、黄卓奕现在得宠,说要买、父母当天就买了回来。

  现在时间宝贵,他不会像前世一样走路上学。

  叶丛遥飞离单车后座:“和白驼神鹿相比,你差远了”。

  黄卓奕一脸嫌弃说道:“你在啊”。

  叶丛遥:“你第一天入学,我赏脸陪你来了”。

  黄卓奕继续嫌弃说道:“你佬来了,我是应该高兴”。

  叶丛遥最近一年时间里;大半时间段不见她,经常三天两头不见人。

  黄卓奕:“六年课程…”。

  叶丛遥:“且不说你父母会不会同意,韦嘉霖可不是在这里上高中的”

  黄卓奕:“是么”

  叶丛遥一道光线射入黄卓奕额头,一段记忆传来。:●●●(2007年)黄卓奕单车被偷,上学暂时没车骑,连续坐了几天公交上学。

  在公交车上,他意外的遇到韦嘉霖。

  车里两人目光对上,韦嘉霖微微一笑。

  车上黄卓奕在想如果一直公车就能经常见面了,可惜父母是不允许长期花钱坐公交,估计几天后就要骑单车上学了。

  第二天上学坐公交也没遇见韦嘉霖…第四天黄卓奕终于又碰见一回。

  黄卓奕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韦嘉霖放学啊’。

  大概是黄卓奕第一次开口说话,韦嘉霖怔了一下。

  韦嘉霖:“是啊”。

  气氛尴尬,后面一直没话语,黄卓奕羞只想跳车跑人。

  ○○○时间过了几秒,黄卓奕从记忆中走回。

  黄卓奕:“怎么把段记忆藏住了,明明我曾经搭讪了。”

  叶丛遥:“不算搭讪吧!!当时你没有不轨企图吧”。

  “…也对”黄卓奕边走边说:“算了先到班级看看”。

  入校通知安排他暂时在3班,一年过后;听说还会按照学习成绩排一次班。初中1个学年有六个班;黄卓奕看见熟人不多,朱宸和他一个班级,还有几个以前的同班同学。

  朱宸对他招手,黄卓奕和他暂且成为同桌,位置在第三排中间。

  “同学们好,欢迎你们来到南宁二十四中,我是你们班主任”。一个女子说道

  女子继续说道:“我姓谭,你们可以叫我谭老师,现在和我一起排队参加开学典礼”。

  经过一段沉长演讲,黄卓奕他们又回到教室。

  谭老师:“同学们有谁想做班长?”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应答。

  朱宸推了推他肩膀,黄卓奕给他一个无所谓眼神。

  谭老师:“有推荐的么?谁学习成绩好?做过班长”

  一个胖胖女生:“我推荐霍彤丹做班长。”

  孙海萍抢在其后说道:“老师我推荐黄卓奕做班长”

  一些认识的同学也跟着呼应两人做班长。

  叶丛遥:“这女生人气可以咧,你有没有一种遇到大boss的感觉”。

  叶丛遥这么说,黄卓奕也扭头看看是谁?只是轻轻一撇,他不禁被对方吸引;多看了几眼。

  少女波波头下长着一张卡哇伊的脸蛋。

  被人推荐;她露春光明媚笑脸,浅浅的酒窝将面部修饰的异常可爱。

  黄卓奕觉对方长的很好看,是自己非常喜欢类型,但人的内在才是真正重点。

  黄卓奕:“不是一般人感觉,难道不是人类?”。

  叶丛遥:“想太多了,现在才不会有神仙妖怪出现。”

  班主任做出决定道:“那黄卓奕同学暂且做正班长、霍彤丹同学为副班长”。

  大家没有异议,班主任继续说道:“学习委员、宣传委员、劳动委员、体育委员谁……”。

  黄卓奕听到这,思绪飞出教室。

  小学恍如昨日,两月前毕业离校最后一天;班主任依依不舍的把他送离学校,叮嘱黄卓奕与好好学习考上清华北大。

  黄卓奕直感头大,我做学霸初心是有各种各样原因的,以后大概会上一般大学。

  而现在父母欲望膨胀,偶然念叨着要他上清华北大。韦嘉霖那崇拜的眼神;也让他不好拒绝。

  韦嘉霖开学的时候,黄卓奕专门在校门送她一程。她回头挥手表情似乎还缭绕在眼前。下课铃响黄卓奕回过神来

  朱宸:“嘿班长还是班长。”

  孙海萍:“是啊,分到同一个班”。

  两人似乎因为找到熟人;而非常高兴。

  黄卓奕:“是呢!你们两个当宣传委员和劳动委员”。

  朱宸:“嘿虽然换了学校,还是我们地盘一样”。

  孙海萍:“外面那个鬼头鬼脑的不会是陈十问吧!”。

  黄卓奕顺着目光也看见了,陈十问正在哈哈挥手叫他们出来。

  黄卓奕走过去招呼道:“你5班混的怎么样?”

  陈十问:“还行,不是很好玩”。

  黄卓奕感觉家伙纯粹爱玩,挺像以前的他。

  朱宸:“嘿这里就是你的家,下课来我们这边玩吧”。

  陈十问:“我是看在班长份上才过来的”。

  黄卓奕:“还有机会,以后还会按照成绩分一次班”。

  按成绩分班,其实差班里面也是有几个学习成绩好的。成绩好会不会分在一起也不定。

  陈十问:“我们一起考0分吧!”

  孙海萍:“班长才不会跟你胡来”。

  黄卓奕:“就算你到了地狱,我不会放弃老朋友的”。

  陈十问:“以后我们一起写作业”。

  秀安路小学---

  风纪委员:“每周一次的例行检查”。

  何家辉:“这位同学,你的指甲长了”。

  同学A:“我回家马上剪”。

  韦嘉霖:“指甲钳借给你”。

  老师暗道:这风纪委员会有必要么,自己管也是可以的?真不知道校长是怎么想的。

  第二节下课----

  朱鲜琦:“玩什么好呢”。

  杨智拿出沙袋说道:“玩丢沙包”。

  何华章:“青面兽和女生玩,不知羞耻”

  韦嘉霖:“不能随意说别人外号”。

  何华章:“切有什么了不起”。

  何家辉:“说不听,抓去见老师,不服可以跟我动手”。

  何华章:“你们就会欺负人”。

  韦嘉霖心道从来没有招惹你啊,她们几人出教室玩耍。留下一些同学在背后说闲言碎语。

  韦嘉霖:“听说今天初中开学,你们觉得阿奕在初中怎么过。”

  朱鲜琦:“估计现在和一群学生打乒乓球呢”。

  杨智:“估计是在抓坏蛋”。

  韦嘉霖:“真好呢、我也想上初中”。

  宁兰超:“我妈妈说初中课程比较难”。

  二十四中-----

  黄卓奕一个上午都没有离开教学楼,他带了一副五子棋和一副扑克,下课和同班同学下棋打牌消磨时间。

  二十四中虽然有足球场,但此时乒乓球台只摆了两桌。黄卓奕可没指望去占领它。

  放学----

  黄卓奕:“你先回、我去一个地方”。

  陈十问:“嗯”

  朱宸:“拜拜下午见”。

  黄卓奕顺路来到娜娜奶妈家。自从搬家后;他就只回去看过两次。娜娜也来过他家做客。

  缘分牵绊不够硬、年纪不同的两人;生命轨迹是渐行渐远的。黄卓奕觉得既然举手能保持牵绊,当然绝对不会抛弃。

  黄卓奕:“娜娜我来看你了”。

  娜娜:“哟都长那么大了”

  黄卓奕:“是啊最近我吃的多”。

  娜娜:“中午要不要跟我去吃饭啊?”。

  黄卓奕:“下次、这次有些突然”。

  娜娜:“下次一定要来啊”。

  黄卓奕:“等我以后有钱了,带你去公园玩”。

  娜娜:“厉害哟”。

  黄卓奕:“来盘五子棋,你就知道我厉不厉害了”。

  下完一盘棋,骑车回到家里。

  黄振梅:“学校怎么样?”。

  黄金星:“得多少分啊”。

  “没问题啊”。黄卓奕心想刚一个上午,分数怎么样,那会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黄振梅:“煮有面条,快去吃把”。

  黄振梅:“放学都是这时才回来么?”。

  黄卓奕:“今天去看娜娜了”

  今天猪肉不卖,提前回来。母亲对他学习是非常关心的。

  黄卓奕午餐吃一半,韦嘉霖叫声从楼下传来。

  韦嘉霖:“阿奕在吗,我来找你下棋”

  黄卓奕:“啊在”

  黄金星:“小韦妹妹又来啦”

  韦嘉霖一般摆棋一边说道:“叔叔好”

  韦嘉霖:“今天上学怎么样?你还在吃饭啊”

  “是啊、刚刚回来”。黄卓奕说着、翻开一颗棋子

  黄金星:“吃完饭在下棋……”

  黄卓奕瞪了一眼,黄金星乖乖闭嘴。

  黄金星是比较刻板的,认为吃饭是不能中断的,一旦中断吃饭,就会说三道四。

  不止这件事会起冲突,在其他事上也会发生。像被子不叠好、也会被父亲叽叽歪歪。他觉得被子反正晚上还要摊开用,黄卓奕是追求实用性,不喜欢做表面功夫的人。

  比如说等下吃完午餐;去洗碗,家里是不允许用洗洁精的。

  ●●●前世黄卓奕就抱怨过;这油乎乎碗碟居然不允许用洗洁精擦。

  黄卓奕:“洗洁精本来就是发明用来洗碗的”。

  黄振梅:‘你见过那家人用洗洁精洗碗的,就你得一人这样洗碗了’。

  这是母亲经典压人台词,用世界名义来压你。每当你反驳他们时,都会用:(你见过那家人……,就你得一人这样……)的大义炳然说法。

  黄卓奕:‘你厉害哦!窝在家里卖猪肉,却知道全世界的内情。’

  黄振梅:“我当然知道比你多了”。

  黄卓奕只能在心里默默摇头。

  父母两人很少走交友串门,黄卓奕真搞不懂父母有何底气说出这番话来。而且玉林亲戚都用洗洁精洗碗

  而且家里也不能用钢丝球刷碗,每当洗到粘性极强的烧焦物质时,那洗碗丝瓜纤维根本就擦不开。要用指甲慢慢扣掉才行……

  ○○○下棋吃饭中----

  韦嘉霖:“阿奕这步棋有那么难么,想好久哦”

  黄卓奕:“啊没有、突然想到上学事情。”

  叶丛遥传音道:“随年龄增长,你与父母冲突扩大化,你和父母简直就是冤家。”

  黄卓奕心里发誓道:“家就是放轻松的港湾,我会捍卫到底的”。

  叶丛遥:“外面的纷纷扰扰,回到家里;是应该放松一下!不过你现在已经做到了”。

  黄卓奕知道他现在最大依仗就是学习,父母不会做出影响他学习事情。而且现在黄卓奕被神话成天才,他说的话是极具分量的,自主权与话语权都是相当可观的。

  韦嘉霖感觉今天奕奕哥哥下军棋,时而发呆、时而发出迷之微笑。难道跟学校有关?

  黄卓奕:“和棋了”。

  路被地雷军旗塞死,黄卓奕杀不进去。

  韦嘉霖:“嘻嘻、谁叫你刚才走神,刚才师长可以闯进去的”。

  黄卓奕:“下一盘绝对赢你”。

  韦嘉霖:“初中有什么课程?能给我看看么?”。

  “多了两三门课程。”黄卓奕说着回去拿书包给她看

  韦嘉霖:“课本是越来越多了”。

  黄卓奕:“是呢、现在要跳级学习是非常辛苦的”。

  韦嘉霖:“阿奕你又想跳级”。

  “没有啊,你现在学的怎么样”。黄卓奕是想她跳级

  韦嘉霖:“那些课程被你预先交了,我很容易就上手了”。

  黄卓奕:“已经会了;闲着看看我的笔记本吧”。

  韦嘉霖:“我有在看啦”。

  黄卓奕:“啊等下,我搭你去新学校看看怎么样?”。

  韦嘉霖:“我是很想看看~你不睡午觉嘛,第一天上学应该很累吧”。

  黄卓奕是有点困,但他中午很少睡午觉。韦嘉霖是经常会睡午觉。

  黄卓奕:“我没事,半个钟我们可以回来啦”。

  韦嘉霖:“好啊~”。

  黄卓奕:“那我们马上出发”。

  黄卓奕想着应该可以进入学校里面参观吧?这让他想起●前世自己;初中时候三次丢失校牌;混在其他学生中;偷偷通过学校门口检查。

  校牌有自己弄丢的,或者别人拿走不还的。反正都是挺坎坷的。

  黄卓奕笑嘻嘻的拍拍座椅,请她上车。行驶到黄卓奕熟悉路口。

  黄卓奕:“前面拐弯快到啦”。

  韦嘉霖指着路口里面:“这边是你以前住的地方”。

  黄卓奕:“只去过一次,你还记得呢”。

  韦嘉霖:“我当然记得啦~”。

  穿过路口,前面有左右两条路。一条是以前上小学走的乡间小路,一条是通往二十四中的水泥路。

  顺着水泥路骑行拐弯,达到二十四中门口。此时校门只开了一个行人通道。自行车进去还是绰绰有余。

  黄卓奕此时搭韦嘉霖参观这所学校,心里对这初中与小学一样的;产生复杂情感。

  韦嘉霖:“比小学大好多喔”。

  黄卓奕:“是呢,初中每年级有六个班,高中也有很多个班级”。

  韦嘉霖:“那个凉亭走廊挺好看”。

  走廊两边是一条条石框围起来,上面种植这藤条花草。

  黄卓奕:“这学校有食堂小卖部的喔,早餐、午餐都可以在这里买”。

  黄卓奕在前世记忆犹新的是,有一种糕点是五毛钱就得一大块!他几乎每天买来当早餐,五毛搞定早餐,剩下随意支配真是好!

  由于黄卓奕每天都是不多不少只买一块糕点,食堂工作人员对他也是印象深刻,有次他还吃到反胃。

  那种糕点外面没有卖,黄卓奕毕业后;再也没吃过。

  韦嘉霖憧憬听着黄卓奕介绍学校。

  韦嘉霖:“乒乓球你有在玩么”。

  黄卓奕摇摇头:“上体育课在玩,和你玩比较有意思”。

  韦嘉霖脸红:“打乒乓球还分人啦,你好奇怪”。

  黄卓奕:“其实是球台抢不过他们哒”。

  韦嘉霖:“坏蛋乱说不信你”。

  黄卓奕:“走、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

  韦嘉霖:“去哪?”

  黄卓奕:“去一个、我以前去过好几次地方”。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