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青春|校园>
依稀江南》 第1卷
第11章 你的样子

  第十一章 你的样子

   楚逸一眼不眨的告诉林花周六要补课的时候,林花只是抿着嘴哦了一声,过的半天吐气如兰,想必内心也对老杨接连不断的补课有些不满的意思。眼看马上又要到了上课的时候,他忐忑的问她周六要是补课还会不会回家。

   不知道,可能不回了,那天就别等我了。

   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她有些好笑,旋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低下头轻声的说完。眼前长发垂落,他没有注意她的神情,只是得知她说不用等她便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轻松的打了一个口哨,用一种生硬的略带失望的语气回了一句,那好吧。

   像是夏天的风,带走的只是汗水却带不走燥热一般。望着校园里的风吹过后一摇一摆的柳枝,感受到整个校园不一样的寂静,楚逸越发的心烧如炭火也似。他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周六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举起左手去看那只借来的手表,上面的秒针突然间就会停住不动,等再一次拨动,他的心也就跟着咚一声。

   恰似生命中的冥冥,该要响起的铃声或迟或早却从未缺席。楚逸踏着犹如下课铃声一般急促的步伐,手里抱着他那破旧的蓝色书包,在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急停,转过身瞅了半天,透过缝隙望着收拾书桌的石清,左晃右晃的好不容易等石清抬起头,脱缰野马一般的对石清说一句,记得我给你说的事,音未落,人无踪。

   穿过狭长的巷道,走过在脑海里模拟了太多次的小路,他将手里的蓝色书包换了一只手,将刚腾出空的手捏着书包宽硕的背带擦了又擦。终于来到了那一次他偶然路过便遇到了一个女子的门口,推开那扇门便是红的家。他还记得那日的一个傍晚,他吃过晚饭正要回去学校,看到不远处一扇门被人轻轻的推开,接着便走出一个高挑的着一身牛仔的女孩子。他没有看清她的脸,只是在心里一个声音告诉他那是一个他找了很久的人,他便悄悄的跟着她一路。

   她怀里抱着一本书,穿过人潮走了许久,他远远地跟着,她也没有发现。她一直默默的走到一个政府大院的篮球场,边上是些政府办公人员用来健身的器材,只是此时晚照,政府大院早已散了烟火,无人打扰的清净显得幽雅。

   他躲在墙角的一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他不想做一个小丑便故意踩出了重重的脚步声,站在篮球场的这一头,视线穿过夕阳,假装随意的窥视着坐在跷跷板一头的她。

   清风轻吹帘发卷,夕阳西照恐迟暮。她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的心有些旌旗卷动的摇曳,又有些秋叶残卷的寂寥。不敢久留,他迈着不舍离去的双腿带走了那颗悸动在三月的心。可是生活偏偏的偏偏的怎生奇妙,他以为只是一次人生偶有的小邂逅,却在他几乎忘却的日子里被身后的娟子一声呼唤勾起了往事。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他在娟子借球拍的时候眼神闪过那个曾经魂舍的她这么告诉自己,也一直坚定的相信着。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他在心里再一次的告诉自己,鼓起勇气去推开那扇堵在自己面前老久的门,只是手还没有在心的忐忑下有了踏实的触碰感传来,便首先是一声不切氛围的吱呀响动,门被推开,站在楚逸面前的是一个带着金丝眼镜,长相清秀的女孩子,一手里还拿着刚刚叠好的生日礼帽。

   呵呵,你们来的好早哇!

   对于韩燕来为红庆生的事楚逸是清楚的,就连他此刻站在她的面前也是她那天在餐厅抱着娟子的胳膊临走的时候留下的一句,周六是红的生日,她想让我叫你一起去玩。只是看到韩燕的一刻他还是为自己的第一次去女孩子家感到难为情,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咦,楚逸你终于来啦,快进来吧。

   站在韩燕身后的红一手拿着蛋糕刀,穿着精致的公主装,带着惊讶与开心的笑脸。他绕过韩燕错开的身体,将手从书包掏出的时候拿着一个礼品盒递到了红的面前。

   今天好漂亮呢,生日快乐!

   他的语气有些轻微的抖动,眼神闪烁,不敢看红却又打心底想去认真的看一遍,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从未看清红的模样,每次见到红他都想仔仔细细的看一次她的样子,却从来不敢。

   红道了一声谢,腮红满面。将礼物转手交给了走过来的韩燕,叫她带他先进去玩。进到房间的时候电视里放着周星驰的电影,楚逸看到了另外的三个男生正在喝酒,他并不认识他们,想起韩燕说过的话,他不知道他们当中哪一个是她的男朋友。

   按住心里的好奇,他一面跟他们打招呼,一面在心里将自己与三个人做了一番对比。那三人在韩燕介绍了楚逸的时候,齐齐的露出了夸张的呼喊声,都说没想到竟然是学校里大名鼎鼎的楚逸。接着便以他迟到罚酒。

   看着酒桌上几个已被清空的酒瓶,还有地上打开的啤酒箱,他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中午也是刚下课就跑了过来,肚子里空空如也。加上他虽然抽烟上网,却从未喝过酒,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喝。但是想到今天是红的生日,想起那日的韩燕对自己说起的事,想起那日在校园见到红时的那个转身,想起那天她坐在跷跷板上安静的读书的模样,他苦涩的望着对面的三个人露出几分笑意,提起桌上早已打开的酒瓶,头一仰,将酒倒进了嘴里。

   酒入喉头,穿胸过肺,上一秒胃里的饥饿感被一丝一滴的填满。在三个男生起哄的呼喊佩服声里,他清空了瓶里的酒。一股眩晕感从脚底涌起,一瞬间到了头顶似要破空而出。他勉强的露出几分笑意,坐到了韩燕递过来的椅子上面。

   啊,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却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听不懂;啊,是杯酒渐浓,或我心真空,何以感震动......

   电视里传来了那个打着发胶,一脸深情的穿着白色西服手弹钢琴的周星驰催人泪下的歌声。楚逸听了一遍便深深的迷上了他,只是今日是红的生日,他收起了所有的感慨,满身充斥着舍命陪君子的豪气,频频举杯与三人对饮。

   饭菜快要好的时候楚逸被红拉了出去,在客厅外面红问了问他们喝酒喝的还开心吗,他认真的回着开心。就在他刚转身又要进去,胳膊被一旁的韩燕一把拉住,他带着满脸的笑意有些调侃的问她怎么了,她脸上露着几分担忧又有几分羞怯的说,少喝点酒吧,都不怎么喝酒的。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同样抬眼看过来的红,酒意醒了几分,笑容凝了几分留在脸上,剩下的化作无以复加的哽咽下咽腹中,道了一句,放心吧,我一定自己多喝,让他们少喝!

   看着挣脱自己的手转身又走进屋里的楚逸,韩燕回头望了一眼红,跟着楚逸走了进去,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他的旁边。当楚逸再一次要端起酒杯的时候,韩燕抢先一步拿走了他面前的酒杯,她说她也想试试啤酒是什么味道,便喝掉了他杯子里的酒。

   他有些惊讶,却转而又有些释然,问她还要不要再试一点,对面的三个男生也嚷着让她再喝一杯,她放下手里刚刚清空的酒杯,望了一眼楚逸又看了看其他的几个人,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思,端起了楚逸又一次给她添满的酒杯。

   就像青春不散场只是一个口号,该散的始终会散,只有那句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不断的回荡在楚逸的耳边。他一边痴痴不厌其烦的哼着它的调子,一面在醉意朦胧中回到了教室,带着刺鼻的酒味路过林花的座位,走到教室的最后一个位置,收拾好书桌上的课本,问了问石清有没有给自己请假。

   石清说,请了,老杨问你怎么了,我说你肚子疼老杨便没有问其他的。

   石清接着问他去哪里喝酒了,他说他没有喝酒,又担心会被随时赶回来的老杨发现,便匆匆的提着收拾好的书包离开了教室,走到停放自行车的地方推出了自己的车子。从始至终都没有留意到那个说过要一起回家的林花,此刻的他只想早一点回到家里,然后去娟子家里面,因为娟子拉着红和她的同学去了她们家。

   当楚逸出现在娟子家,酒意早已消散,他依稀记得自己在红家喝了四五瓶啤酒,却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清醒了过来,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还这么能喝酒。但或许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原因,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一喝酒楚逸就吃不得半点东西,一吃东西就会吐,所以他从来在喝酒前都不会吃东西,别人问他这样喝酒胃受得了吗,他有几分苦涩又有几分得意的说着当然。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