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古典仙侠>
你,是我前世放生的白狐》 第1卷
第1章 你,是我前世放生的白狐(1)

   一

  故事发生在宋朝末年的春夏之交......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上,有一家“悦来”客栈,一个叫杜轩的青年人步履阑珊地走进了这家客栈。

  店小二见他面目还算清秀,像是个读书人,却是衣履不整,满脸污垢,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料想必是个落榜乞讨的穷秀才,便抓起杜轩的包袱往门外扔,厉声喝到:“穷秀才,房租都交不起还想赖着不走?”

  杜轩捡起包袱拍打包上的尘土,哀求的对店小二说:“小二哥,求求你就让我住几宿吧,欠你的房租记在帐上,它日定当如数奉还。”

  店小二推着杜轩往外走,嚷道:“去、去、去……”一个踉跄,杜轩跌落在一女子身边。此女子年轻美貌、绝世佳人。一袭白裙随地而飘,眉似弯月、眼如秋水,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婀娜妩媚的腰姿让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都会垂涎三尺。杜轩难堪地后退几步,腾出一条道让这位女子过去。

  年轻女子走到柜台前,从衣袖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子上,轻轻挑起眉眼说:“小二,给我和这位公子一人一间上房,这位公子欠你的银两一并算上,看看银子够不?”店小二望着那女子,贪欲的张大嘴一直没合上,听到女子对他说话才回过神来,捧起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立刻满脸堆笑道:“够、够、够,姑娘请随我上楼。”转身笑嘻嘻地接过杜轩的包袱说:“杜公子误会、误会,来,这边请。”杜轩一脸疑惑地跟在年轻女子身后。

  女子轻盈地踩着木梯走向楼去,杜轩急忙赶上来喊到:“姑娘请留步。”

  “有事吗?”女子停下脚步微笑的对着杜轩。

  “小生杜轩,敢问姑娘芳名?谢谢姑娘慷慨解囊为我解难,所欠银两它日定如数奉还。”

  “婉娘,胡婉娘。公子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婉娘说完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二

  婉娘一个人坐在镜子前细细端详自己:娇美的容貌,多姿的身段,妩媚的眼神。她愉悦的在镜子前轻舞起来,嘴里喃喃道:“杜轩,等待千年终于找到了你,前世的恩情终于可以回报了。你曾用那赤热的胸膛温暖了我冷若冰雪的身子,细心的为我包扎伤口,呵护着我受伤的心。你的余热还流趟在我的身体里,而我疲惫的倦缩在你温暖的怀里,读着你眼里流露出的热情与温柔。前生的情让我孤独等待千年,前生的缘让我孤独修行千年。杜轩,我终于凭着你给的回忆与残留的气息找到你了。”

  杜轩托着腮坐在书桌旁深思着:“这个绝伦美貌的女子何以出手相助?”他百思不得其解。婉娘的一颦一笑深深的烙进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如果真有“一见钟情”这一词之说,此刻的杜轩已深陷婉娘的似水柔情之中无力自拔。那一双眼、那个神情总是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也许是前世吧!杜轩轻轻铺开一张宣纸拿出笔墨,把仙女般的婉娘座落在宣纸上。

  不亏是才华横溢的秀才,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一位亭亭玉立、娇美如花的婉娘出落在杜轩面前,画上的婉娘甚至比活生生的婉娘还多了一份秀丽端庄。杜轩痴痴的望着画中的婉娘,脸上不禁泛起几分羞红。

   三

  杜轩卷起画像敲开婉娘的房门,婉娘优雅地打开门:“杜公子快快请进。”

  “姑娘房间小生不便进去,为答谢姑娘,特以此画像相赠,还望姑娘不要见笑。”杜轩把捧在怀里的画像递给婉娘,正欲转身离去,婉娘立即叫住杜轩:

  “公子这是准备去哪啊?走亲戚还是做买卖?”婉娘不想放过任何能与杜轩在一起的机会。

  杜轩深深地叹了口气:“唉!实不相瞒,小生正欲赴京赶考。只因家境贫寒双亲早故,这离赴考还有三月之余我便囊中羞涩。”

  “若公子不赚弃,小女子寒舍可暂借公子一住至赴考之日。”婉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杜轩。

  杜轩连连摆手说:“这如何是好?姑娘已授恩于小生,小生岂能再接纳姑娘的恩惠?”

  “不给你白住,算租吧,它日你有钱了,再把租金付给我不就成了吗?”婉娘微笑地说。

  杜轩感激地说:“那,那就多谢姑娘,小生恭敬不如从命。”他们相互寒暄几句便各自回房了。

   四

  婉娘缓缓打开画卷,被画上的自己惊呆了,仅一面之交就画得如此栩栩如生。画像中的婉娘端庄秀丽,少了一份妖气,如一个平凡脱俗的美貌女子。婉娘真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平凡女子,而不是一只为了来报恩的狐妖。在此之前姐姐一再叮嘱:报恩归报恩,待杜轩考取功名之后就离开,切不可动真情。她本可以给杜轩很多的银两让他顺利参加京考,可她却邀请了杜轩去家住,她哪里有家?也不过是一个洞穴而已。万一被姐姐发现一定不会饶过她的。可现在婉娘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和杜轩在一起,这个温文尔雅的穷书生已经偷走了她的芳心。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和自己真正的身份。

  婉娘将袖一挥,面前出现一道白光闪烁,随之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出现在婉娘面前。

  婉娘对小姑娘说:“香香,今天晚上你去把咱们的家好好布置一下,明日有一公子来咱家做客,那些未修满五百年的弟妹们你让它们暂且另找洞府过上一阵,免得吓坏了公子。记住今日之事切不可让姐姐知道,明白吗?”

  “好的,二姐,我这就去准备”说完香香摇身一转,化成一缕白烟消失在夜色中。

  婉娘捧着画像呆呆的看着。

  杜轩弄不明白为何婉娘对自己如此的好,他不是一个随便接受别人恩惠的人,可当婉娘邀请他去她家时,他竟然没有过多的拒绝。真的是穷困迫及吗?还是被婉娘的美貌所迷恋了呢?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吧。只是杜轩自己也说不清,在婉娘面前他似乎没有拒绝她的理由,似乎也忘记了他们才刚刚认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觉得如此熟悉、如此亲切。

   五

  婉娘带杜轩离开了客栈,走出了热闹繁华的小镇。清澈的小溪、烂漫的山花,空气真是清新怡然,时而有一二只野兔和山鸡窜出来,蝴蝶飞舞在林间。他们一路轻语着,偶尔能听到婉娘玲珑般的笑声和杜轩爽爽的笑声。婉娘没有想到杜轩一个书呆子谈吐如此风趣幽默,她会舍不得他的。婉娘不时的偷偷打量杜轩:白净的肌肤,浓眉大眼、鼻直口阔,下面是天然凹槽极富魅力的下巴,只是整个人略显清瘦单薄,一身青袍被风一吹来回晃荡。

  过了半晌,婉娘的家还未到,杜轩的额头已渗出微微的细汗。而婉娘一点都不觉得累,脚步依旧轻盈敏捷。杜轩心生纳闷:这前无村后无店的林子怎么可能会有人家居住呢?问她府上在哪,也只是说前面便到,杜轩不好再问,只有紧随婉娘往前走。

  这时,婉娘指着前方对杜轩说:“到了。”杜轩顺着方向望去:前方五十米处一片云雾,也许是林子太深,云雾未散。渐渐的一幢豪宅呈现在眼前,高高的围墙,红木大门,大理石阶梯。这个婉娘为何会有如此豪华的宅子落着在深山老林里呢?杜轩疑惑的呆在那里。

  婉娘似乎看出了杜轩的疑惑,转身拉拉杜轩的衣襟嫣然一笑说:“公子大可放心随我进去,先父原是经商之人,因怕小人陷害,故花重金买下这方土地建以此宅,供我和姐姐居住,父亲故后,姐姐接管了父亲生前的生意,长年在外很少回来,家中只有我和一个丫环——香香。”在婉娘看来此理由虽为牵强也算合理,断定杜轩是不会生疑的。杜轩虽感有些奇异,但他相信婉娘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也就安然的随着婉娘走了进去。

   六

  在胡府的日子如神仙仙境。杜轩不仅有良好的读书写文的环境,还每日佳人陪伴左右。白天,在花园里吟诗作对,婉娘便在一旁古筝一曲伴随,那份闲情逸致真是令人羡慕。夜晚,伏案作文,她则帮他铺纸磨墨直到深夜。即使不吟诗作对也是二人在园中嘻戏,采花摘草,喂鱼,追逐蝴蝶。或是相依而坐观赏夜空里的星星与月亮,倾听鸟儿与虫子唱歌。杜轩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运的人,因为有婉娘。婉娘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因为有杜轩。

   七

  这夜,杜轩正在房中读书,婉娘坐在一旁守候。手边的茶早已凉了,夜已很深了。婉娘困得趴在桌上睡着了,杜轩扭头一看,心疼的为她披上一件外套。一个轻微的动作惊醒了熟睡的婉娘。婉娘用力拉过外套巧碰杜轩的手指,一股温暖的气流漫过婉娘的身体,杜轩紧抓住婉娘的手说:“婉娘,你的手如此冰凉,莫非受寒了?”杜轩双手握紧婉娘那双纤纤玉指,想祛除她身上的寒气。

  “婉娘没有受寒,公子多虑了,婉娘生性如此。”婉娘如一个娇柔的女子,任由那冰凉的小手安然的躺在杜轩掌心里。

  杜轩轻轻拍了拍婉娘的手说:“近日你一直在陪我读书一定很累了,我叫香香扶你回房早点休息。”

  婉娘伸出食指按住杜轩的嘴唇:“不要,公子不要赶婉娘走,让婉娘陪在公子身边,哪怕是一辈子婉娘也心甘情愿。”

  杜轩感动的轻揽婉娘入怀,婉娘身躯冰凉如雪,他想用他的热情去融化她。这种抱着的感觉是多么的熟悉似曾相似,是在梦里还是在前世?他已分不清了。杜轩轻声的唤:“婉娘……”

  婉娘依在杜轩怀里静静的听着杜轩那急促的心跳,感受着杜轩身上的气息。这种感觉、这份心跳与这身气息曾围绕了她千百年,她是那么的迷恋,那么的眷念,那么的怀念。今天所有的所有都回来了。她幸福地疑视杜轩那深情的双眼,那眼里的热情、温柔与千百年前一样未曾改变。婉娘轻声应到:“公子,婉娘真想就这样一辈子依在公子怀里,若公子不嫌弃,婉娘愿做公子今生的新娘!”

  杜轩欣喜的低下头说:“我何德何能,能娶得娇艳如花的婉娘为妻?”

  婉娘挣脱出怀,直视杜轩说:“公子只需说愿与不愿?”

  “愿……我愿……”杜轩重新把婉娘拥在怀里,生怕这一松手婉娘便会消失无迹。

  “相公……”

  “娘子……”

  杜轩与婉娘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八

  这日,胡府张灯结彩,大红灯笼满园都是。香香正兴高彩烈地忙里忙外,整个胡府喜所洋洋。

  婉娘端坐在梳妆台前,描着眉、画着眼、细细地抹着胭脂。今天她就将成为杜轩的新娘了,这个千年之梦终于可以实现了,等了千年盼了千年终于被她等到了,她简直幸福的要晕弦过去了,香香走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二姐,今天你好漂亮哟!”香香望着镜中的婉娘惊奇的叫了起来“只是,你这样冒然与杜公子成亲,万一大姐知道了怎么办?”

  婉娘暗伤神色:“那也只有先斩后奏,姐姐若发现了,只能求她凉解与成全。”

  “二姐,人妖孰途,你这样做会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杜公子的,你本可以报完此恩便可成仙,你又何必要毁了自己的前程,大姐是不会凉解和成全你的,”香香劝解道。

  “我不管,我不要成仙,我只想和相公在一起白头偕老,我宁愿做一个平凡的女子。”婉娘奋力的摇晃着头,她甚至于憎恨自己是一只白狐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凡间女子。

  香香为婉娘戴上凤冠,盖上红头巾搀扶着她走出闺房:“二姐,别想那么多了,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我会祝福你的,时辰已到,我们出去吧。”

  杜轩与婉娘并排站在胡府大堂中央,相继拜过天地,拜过高堂,正待香香高喊“夫妻对拜”之时,天空中一声霹雳雷声轰隆,满天立即乌云密布。一缕青烟直向大堂之中卷来,绕过二位新人身边之后又飞回了空中。杜轩待青烟一过便晕倒在地不省人事。空中传来一女子声音:“婉娘,你不听姐姐叮嘱,私自与凡人结亲。我现已将此公子的魂魄带走,七日之后魂魄若不能附体他将必死。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声音慢慢消失在空中,乌云也随之退去。

  婉娘跪在大堂之中对着高空喊:“姐姐,姐姐你为何就不能凉解我?成全我?”而后又抱起晕倒的杜轩叫唤着:“相公,相公,你醒醒,醒醒呀!”只是无论她喊破喉咙杜轩也无动于衷,没有丝毫反应。婉娘撕心裂肺的哭倒在大堂中。

   九

  一天过去了,婉娘守在杜轩床边,望着如安详已睡的杜轩心如刀绞,泪如雨下。她紧握着杜轩的手,把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任由温热的泪水顺着杜轩的指缝流向他的手臂直入他的心田。身若冰霜的婉娘也只有这一行青泪是热的,她明白姐姐这么做是为她好,但爱杜轩的心已经让她无法自控。就算是用她千年的道行来换取与杜轩的今生相守她也在所不惜。下一个千年她还会寻到他,不行!她不能让杜轩就这样死人般的躺下去,她要去求姐姐,求姐姐成全她。

  婉娘附在杜轩耳边轻声的说:“相公,你好好睡一觉,我一定会把你的魂魄要回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说毕,双手合十口里念念有词,一道白光从她指间冒出把杜轩团团围绕罩住。

  婉娘起身找来香香:“香香,我要去一趟姐姐洞府,我已用银光为相公护体,一般的妖魔鬼怪是无法近身的。你要好生看好相公的肉体,切不可让那些孤魂野鬼盗走相公的肉体,一定要等我回来。”

  “好的,二姐,大姐那里你一定要好好同她说……”不待香香说完,婉娘已化作一缕白烟消失于窗外。

   十

  婉娘跪在姐姐面前哀求地说:“姐姐,求求你成全我和相公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姐姐你就把相公的魂魄还给我吧!”

  姐姐一脸的漠然,对婉娘挥挥衣袖:“你走吧!我说过等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人妖孰途,你与他成亲只会吸光他身上的阳气,最后他一样会死,与其让他带着痛恨死不如现在安详的死去。”

  婉娘悲泣如沥的说:“姐姐从来没有爱过,又怎会懂人间之情?若能与相公相守到老,我愿剔去妖魂做一个普通的平凡女子,求姐姐成全,”说罢连磕了几个响头。

  姐姐扶起婉娘心疼的对她说:“婉娘,我很同情你,虽然我不懂人间的情爱为何物,但看到你如此痴情,姐姐也为之感动,只是要把你化为凡人我无能为力,我的责任是助你成仙。婉娘,你不要执迷不悟,忘了他吧!回到姐姐身边来。”

  婉娘连退三步,胡乱的摇晃着头尖叫着:“我不要成仙,我不要成仙……成仙有什么好,生生世世孤苦怜丁,个个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人间爱恨情仇。我不想做一个孤独的仙女,我只想和相公在一起”说完疯狂的飘走了。

   十一

  二天过去了,婉娘一直守护在杜轩的床边,细声的和杜轩诉说着情话,一个人傻傻地笑又傻傻地哭。而杜轩的呼吸一天比一天微弱,脸上的红润也日渐消失。婉娘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她想救杜轩却又无能为力。等待千百年、孤独千百年,她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她本是来报恩的来帮助杜轩考取功名的,到今天这一步不是她想要的。婉娘扑在杜轩身上悲伤的哭泣着,老天若能听到,老天也会被感动的,只是老天是不懂人间真情的。

   十二

  六天过去了,婉娘不眠不休的守候在杜轩床边,杜轩不再是从前的杜轩了,脸色苍白,呼吸已弱的感觉不到了,身躯也渐渐冰冷。这是姐姐给的期限的最后一天,今天过后杜轩将会永远离开婉娘。婉娘紧紧握着杜轩的手,嘴里喃喃道:“我一定要和相公在一起,今生无缘做夫妻,到了阴槽地府也要做你的新娘。”说完转身拿起桌上的剪刀向自己的胸膛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蓝光飞速而过,击落了婉娘手中的剪刀。是香香,香香抱着悲痛的婉娘痛哭起来:“二姐,你为何要这么傻呀?杜公子若有感觉也不希望你这样做的,他一定希望你快乐,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千百年前倘如此,千百年后的今天也一样会如此”

  婉娘伏在香香肩上哭泣着说:“香香,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相公就这样离我而去吗?”

  “二姐,先不要急,凡事总会有办法的,你爱杜公子,你也希望杜公子能好好的活着,虽然我不懂凡人的情爱,但我想:爱一个人应该是多为对方着想吧!不为对方着想的爱是不是太自私了?”香香安慰着婉娘。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婉娘停住了抽泣,慢慢的冷静下来。千百年的等待原本就是为了付出而不是要自私的去索取,比起相公的生命自己的痛苦又算的什么?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心甘情愿。她不能让相公死,绝对不能。婉娘又附在杜轩耳边轻语道:“相公,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我一定会救活你的。”随后用银光护罩住杜轩的肉体,对香香说:“好妹妹,谢谢你点化姐姐,你在这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十三

  婉娘一出现在姐姐面前,姐姐便说:“我就知道你会再来的,是不是想清楚了?”

  “姐姐,我想清楚了,只要姐姐能归还我家相公的魂魄,婉娘听从姐姐的安排,”婉娘坚定的说。

  姐姐说:“你能想明白最好,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你若反悔我定立即索取他的性命。”

  婉娘坐在床边抱着杜轩等着姐姐的到来,只见那天空银光四射,一缕银光直入胡府,缓缓的飘入婉娘房中在床边落定。片刻,一娇艳女子出现在婉娘与香香面前。

  香香立即向她鞠躬请安,姐姐落定后对婉娘说:“婉娘,念你与杜公子真心相爱,姐姐允许你陪他直到赴京赶考之日,他赶考之日便是你离开之日。在此期间你与他不得成亲,更不可做越轨之事,可否明白?”

  “姐姐,我明白了,谢谢姐姐,”婉娘点头说。

  姐姐从衣袖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拔开瓶盖对准杜轩斜倒着,一团白色的气体从瓶子里慢慢地飞出来飘向杜轩的身子,慢慢渗入杜轩的体内。片刻,杜轩便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婉娘激动的泪满银眶,直呼到:“相公,相公,你醒了?”

  杜轩环顾了四周:“娘子,何以哭泣?我这是在哪里呀?”

  “相公,你在婚礼上突然晕倒,这一晕就整整七天,幸亏姐姐及时回来用千年人参救活了你,”婉娘搪塞的找个理由。

  姐姐也严肃的对杜轩说:“是的,我刚回来才知道你要和我妹妹成亲,可是我们胡家也算是名门望族,怎能随便嫁你一贫穷书生?你若真心想娶我家妹妹,待他日你考取功名之后,用大红花轿来名媒正娶。”

  杜轩赶紧起身拜过姐姐:“姐姐说的是,小生定不会辜负姐姐与婉娘的期望。”

  姐姐与他们交待完后便起身告辞了,留下杜轩与婉娘幸福的依偎在一起,香香也趁机出去了。

   十四

  幸福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杜轩进京赶考的日子。婉娘细心为杜轩整理行装,把衣物一件一件折好,把书卷一卷一卷拍去尘土装进书箱,心情和这一卷卷书籍一样沉重。这一次的分离将意味着永久的分离,她是有多么的不舍啊!与杜轩相处短短几个月又要分开,一切又归于原点,她又将回到洞府去继续她的修行。心爱的人将要远行,爱已要远行,从此永不再回来,她的心在痛,很痛、很痛……

  天真单纯的杜轩完全不知道这是一场生离死别,他反而觉得这是通往幸福的必经之路。他每天都在盼,盼这一天早点到来,盼有一天他能披红挂彩、头带官衔来迎娶他心爱的婉娘。

  婉娘姐妹三人送杜轩到渡口,船家已经等候多时了。婉娘紧拉着杜轩的手泪眼婆娑的千叮咛万嘱咐,叨絮的有说不完的话,她知道这手一松开就再也回不来了。杜轩拍拍婉娘的脸颊微笑的说:“我只是离开几日,娘子何以如此不舍?快像个老太太了。”

  婉娘只是哭,死死抱着杜轩不让他脱身。杜轩掰开婉娘的身子,安慰的说:“娘子莫要伤心,我几日便回,一定会用大红花轿来迎娶你的,你在家好好的等着我,船家在催了,再不走就要误时辰了。”

  杜轩转身跳上帆船,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转身竟是一辈子的永别,这一转身便再也见不到婉娘了,这一转身便断了他的情、他的爱和他与婉娘之间的千年缘份。

   十五

  几日之后,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走进森林,杜轩欣喜万分地坐在轿子里。今日他终于金榜提名了,他要兑现自己的诺言来迎娶婉娘。可是差役们抬着轿子在林子里转悠了半晌也没找到婉娘的家,便敲开杜轩的轿门问:“老爷,夫人的府上在哪呀?何以一直未找到?”

  杜轩下轿四处张望,林子还是那片林子。可那幢豪华的胡府去哪了?若大一幢宅子就如蒸气般消失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慌的在林中奔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娘子,你在哪里?杜轩来接你来了,娘子你快出来呀!”林子传来一遍又一遍他自己的回音,随后便又是一片寂静。杜轩沮丧的跪在草丛之中。

  这时,天边飘下一幅画掉落在杜轩跟前,这不就是当初杜轩为婉娘画的画像吗?杜轩捡起画像呆呆望着画像中的婉娘,忽然画像中的婉娘眼睛一眨一眨的流出两行青泪,嘴巴也开始动起来:“相公莫怕,我本是一只千年白狐,为报答相公前世的救命之恩才化身为婉娘与相公相遇,敌不过相公的柔情无力自拔的爱上了你,却因人妖孰途不得不狠心离相公而去,望相公他日好好保重,忘了婉娘……”说完,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杜轩惊呆的不知所措,一切迷团仿佛在这一刻一并解开,他悲痛的呐喊:“娘子,不管你是人是妖,你出来见见我好吗?”话音刚落,远处草丛中窜出一只白狐直跳入杜轩怀中,深情地疑视着杜轩,两行青泪顺着眼角悄然落下。杜轩双手环抱着白狐已是热泪盈眶,他轻轻拭去白狐为他流下的泪,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这种感觉在前世曾有过,原来我们只是在续前世未了之缘……”他把白狐放在地上,白狐快速的窜入草丛之中......不见了......

  痛了千年的爱,就这样断在草丛之中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 你,是我前世放生的白狐(2)》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