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现代言情>
叶落孤宸》 第1卷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替罪羔羊

  第二十一章:替罪羔羊

  另一边,项磊收到雪鹦发来的信息,虽然很意外,但他也没有迟疑就决定先照她说的做,她要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而且信息简短,只有几个重要的字,一定是情况很紧急。虽然线索简短,但项磊却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要自己利用上次案子的经验,依据香味找人。他立刻带着一队人领着警犬去了王娇的家里,发现她家里并没有人,在她卧室的床头看到一张单人照,左耳垂有痣,符合凶手选择目标的条件,此刻又不在家中,很可能跟凶手在一起,很危险。他便把警犬领到王娇的卧室,让警犬闻闻她的气味,便分批让人去查王娇的下落了,根据之前的调查结果,凶手通常是在偏僻的山林实施作案的,项磊便将搜索目标锁定在本市几处偏僻的山林,尤其是发现断指的那一处,则是他亲自带队去搜捕的。当他来到山林时,隐约听到有树叶的摩擦声,项磊跟在警犬后面,打着灯进行搜捕。警犬的反应明显是有所发现。可是当警犬停下来的时候,项磊看到的只有受害者王娇,凶手跑了!他们赶紧将王娇头上系着的塑料袋解开,给她披了一件外套,将她被撕破的衣服遮住,她已经昏迷了。项磊叫了救护车把她送到了医院。项磊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瓶浓硫酸,看来是打算作案之后毁尸灭迹用的。其他的线索只能等王娇醒来之后再询问了!虽然今天没有抓到凶手,但也算有了一些收获,他们跟去了医院,以便王娇醒来可以第一时间得到线索!

  早上叶梓瞳醒来,只感觉小腹好疼,睁眼一看,是顾恺城的手臂压在了上面。看他还没醒,便轻轻挪开他的手臂离开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不是神,很多事情 也把控不了,昨天晚上的事跟自己预期的结果偏差太大了,她以为自己引凶手上钩就可以了解更多线索,从而抓住凶手。结果并没有,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了。可是自己昨天晚上见的男人是谁?如果他不是连环变态杀手,为什么要选择与连环变态杀手一样的目标下手?难道他是帮凶?不知道项磊昨天晚上有什么收获,于是便登录了账号,打算问他。

  而此时,项磊正在王娇的病床前等她醒来。他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雪鹦。叶梓瞳没想到他先问了:“昨天晚上我们去王娇家时发现并没有人,就让警犬闻了气味去搜捕,结果在之前发现断指的那片山林里面发现了王娇。我们找到她时,凶手已经跑了,她的头上被套了塑料袋,手被绑着衣服也撕破了,旁边还有一瓶浓硫酸。初步推测凶手的作案手段是先将目标诱拐,然后先奸后杀,最后用浓硫酸毁尸灭迹!只是现在王娇还没有醒,凶手具体有什么特征,长什么样子,还没有办法判断。”

  雪鹦看了之后心中了然:“他可能有帮凶,你们去光明小区a栋401找人,抓回来审问!”

  项磊这下诧异了,本来昨天雪鹦提供给他的线索他就已经很震惊了,这次的线索更具体。“为什么?你是怎么找到这些线索的?还有昨天的信息。”

  “我昨天本来想引凶手上钩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凶手另有其人,而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人为什么会上钩?我怀疑跟真正的凶手有关!”

  “你当诱饵?没有警方的保护,不知道你一个人会很危险吗?!”项磊听到雪鹦自己去当诱饵,也为她感到担心,可从这句话中也解开了他的一个心结,一开始他以为雪鹦是个男的,可这次听雪鹦这么一说,看来是个女的。项晶总说他跟女人接触太少,连个恋爱都没有机会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同性恋呢!项磊却总是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雪鹦,一起破案时,让他有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他甚至也怀疑自己真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现在他放心了,至少知道雪鹦是个女人,是一个自己欣赏又念念不忘的女人!

  “我没事,后来离开了,时间紧急,你赶紧去找那个我昨天见到的男人!”

  “好的,有线索再联系!”

  项磊来到叶梓瞳说的地方时,里面的男人还在家里,看到警察来了,似乎还挺意外,他并不认为自己有罪,虽然昨天想实施犯罪,可并未得手,顶多是带了一个女人回家,现在这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总算不上违法吧!所以他也并没有想要逃走,可是项磊见到他后直接出示证件并对他说:“你涉嫌跟一起连环变态杀手案有关麻烦跟我们走一趟!”说着让人用手铐把他拷了起来。

  “警官,抓人要将证据的,你凭什么抓我?!我可什么都没做!”

  “这可由不得你!带走!”项磊在他家里环顾了一圈,决定调查他的妻儿和他的相关背景。

  回到警局,便开始对他审问:“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我一直在家啊!”

  “跟谁在一起?”

  “我一个人!”

  “你撒谎!你明明带了一个女人回家!而这个女人并不是你的妻子!”

  男人没有想到自己的谎言被项磊一语道破,便说:“是又怎么样?男人嘛,很正常啊!”

  项磊接着说:“要是其他人,这也说得通,但对你,我调查了,你跟你妻子很相爱,还有一个女儿,你也特别疼爱你的女儿,一家人一直很和谐。可是前段时间你女儿被查出来有眼疾,急需捐献眼角膜,你妻子正在医院照顾你们的女儿,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跟其他女人乱搞?!”男人听到这里,双手抱头,很痛苦的样子。“更巧的是,你领回家的女人,正是连环变态杀手的下手对象,这个你该如何解释?!”

  “我~~”男人已经无言以对。

  “如果我将这些事告诉你的妻子和女儿,你说她们会这么想?你们一家人还能幸福地生活吗?”项磊观察到男人有些动摇,便继续诱导:“以你目前的情况来看,顶多是犯罪未遂,但如果你对我们撒谎,提供虚假口供,妨碍我们办案的话,罪名可就大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抬起了头:“我说,我说,当我得知我女儿需要眼角膜,否则将会面临失明的痛苦时,我想要把我的眼角膜捐献给她,可是妻子不同意,她想要自己捐献眼角膜给女儿,女儿知道我们一家三口注定要有一个人失明的时候,坚决不同意我和她妈捐献眼角膜,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我在‘星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看我似乎有事,就跟我聊了几句,期间,我从他口中得知了最近警方正在追查连环变态杀手的案子,于是突然想到如果我模仿连环变态杀手的手法拐走一个女人给我女儿捐献眼角膜,那我们家就不用有人失明了,而这个失踪的女人也就算在连环变态杀手的头上了!”

  “呵呵!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以为你想杀了人再找个替罪羊嫁祸给别人,岂知你掉进了别人的陷阱里,你遇到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连环变态杀手!他为什么给你透露这样的消息?因为他想找你做替罪羊!他在你作案的同时作案,迷惑警方,现在我们找到了你,却没有抓住他,你明白了吗?!”男人先是震惊而后是懊悔,项磊盯着他说:“现在你回想一下跟你聊天透露连环变态杀手的案子的男人有什么特征?”

  男人想了半天说:“他的手臂上有一道疤,说话有南方口音,哦!对了!他可能有什么病,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中草药的味道。”

  “还有吗?”

  “没有了,我也就见过他那一面!”

  “好,如果再想起什么,或是他跟你联系了,记得告诉我们,你现在配合警方的工作,关于你犯罪未遂的案子,或许可以从轻判处,但如果你耍什么把戏,别怪我们不客气!而且你也不是连环变态杀手的对手,只会被他利用,听到了吗?”男人赶忙点头。

  项磊听医院那边来消息说王娇醒了,便立刻赶了过去。看到王娇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案子还是要问:“王小姐,请问有没有记住凶手有什么特征?或者他在实施犯罪之前有没有说过什么话?可以把这其中详细的情况跟我们讲一讲吗?”

  王娇努力地回想着:“那天我在‘星云’跟一个同事发生了一点争执,出门的时候撞上一个男人,他见把我撞了,还伸手扶了一把,感觉他人挺有绅士风度的,还说要给我赔礼道歉,我当时心情也不好,想找个人聊聊天就答应他了,后来他领我去了山林,我有些害怕想离开,可是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得很诡异,脸色变得狰狞,把我的手用绳子捆住,套了塑料袋在头上,慢慢地我呼吸不过来,失去了意识,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他对我骂道:‘贱女人,都是你,勾引我爸,逼死了我妈,恶毒的女人!’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好的,谢谢你!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再找你,你先好好养伤吧!”

  “嗯!你们可一定要抓住凶手啊!”

  回去之后,项磊便把了解到的情况跟雪鹦讲了一遍,雪鹦分析道:“他跟王娇说的那句话可能与他心理扭曲的成因有关,可以从这发面着手调查。”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再根据你说的那个男人提供的线索,抓紧时间找到凶手。”

  可是几天之后他们根据这些线索抓回来的却不止一个人。项磊通过监控观察着画面中的几个男人,有的一脸疑惑不解,有的一脸淡定,当然也有可能是伪装出来的。也就是说男人提供的线索根本没有用,有用的线索只有他要杀王娇时说的那句话,因为那时的他是暴露了真实的本性,这句话也反应了他最真实的心理,案子又陷入了僵局,但庆幸的是经过这次追查,也算是一次敲山震虎,让他能有所收敛,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人被害,必须要在他进行下一次行动前将他抓捕归案!

  项磊再次来到医院看王娇时,无意间瞥见她肩膀上有一块蓝色的胎记,他觉得这个颜色有点奇怪,便问了几句:“王小姐,你肩上这块的是胎记吗?颜色挺奇怪的。”

  “胎记?我肩上没有胎记啊?!”说着往肩上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一块蓝色的东西,她用手擦也擦不掉,乍眼一看还真是像胎记,只是颜色比较奇怪。

  项磊伸出手准备帮她擦一下,却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有一块儿类似这样的东西,顿时他心里有了一丝眉目,立刻给王剑锋打电话让他来一趟警局。看到王剑锋,他立刻指着王娇肩上的蓝色东西问:“你看看她身上这是什么?还有我手上的,是不是同样的物质,最好化验一下,给我一个确切的结果。”

  王剑锋打开自己的化验箱,拿出棉签沾了一点蒸馏水在王娇肩上蓝色处擦洗了一遍,又将棉签放置在一个玻璃杯中,说:“我先回去了,有结果了打电话通知你!”

  “好!”

  第二天,项磊接到了王剑锋的电话:“你这一天是不是又去了上次发现断指的那片山林?”

  “你怎么知道?!”

  “你和王娇身上的蓝色物质应该是在那片山林沾上的。我们全市只有那片山林生长得有一种罕见的草本植物,我化验结果出来了,你们身上沾上的那种蓝色物质正是那种罕见的草本植物的汁液。因为汁液里有石蕊的成分,而且汁液呈碱性,所以沾到身上是蓝色的,很多人因为不清楚其成分,沾上之后一直清洗不掉,只有时间长了,清洗的次数多了,才能慢慢变淡,你用棉签沾点醋慢慢擦,不要过量了,过量消不掉可能还会变成红色~~”

  “知道了,谢了,你可帮了我大忙了!”项磊把清洗方法告诉王娇后,立刻打电话通知林晓搜查身上有蓝色类似胎记的男人,找到后立刻带回警局!既然他和王娇都无意沾上了这种汁液,那凶手很有可能也沾上了,甚至他还没有发现,发现了可能也还没洗掉,那这就成为了一条非常有利的线索。

  果然,经过了一天严密的搜查,他们在机场抓到了一个带有蓝色类似胎记的男人。王娇看见他后指认说就是他,可意外的是他根本不承认,说自己只是一个游客,去机场只是旅游结束要回家了,根本没有见过王娇。由于当时项磊他们赶到案发现场时根本没有抓到凶手,也没见到长什么样子,如果眼前的男人不承认,那他们也没有办法抓他归案。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