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连载小说>武侠|仙侠>
寻仙踏青》 第1卷
第6章 第六章:庄周

  空阔碧燎的茫茫沧海,碧海与长空一色,在那海天之交,展翅翱翔的只只白鸥,似与舒卷白云翩然齐飞。

  在这辽阔无极的海面上,惊艳绝伦的九天仙子,一身彩衣玉带,炫彩流光,灿若云霓,在她翩然起舞之时,广袖仙裙,若灵霞绚绕。

  一曲琴音,铅华尽洗,在这广阔无沿的汪洋之上,缥缈不绝。

  乐为仙乐,舞为仙舞。等一曲终了,丽彩流光、周身云光霞色的曼妙仙子,转过她那仙容绝颜、四处寻找琴声所在时,唯见碧海雪浪,海岸处的断崖上空荡荡的不见人踪……

  “唔~”昏迷中的少年,轻轻呻吟了一下,而梦中那朦胧如幻的画面也跟着模糊。

  恍惚中的少年,忽然听到一个颇有威严的老者声音:“哼,这臭小子竟然得了如此机缘,也是怪了,他将如此磅礴无匹的灵气吞入体内,竟然没有胀裂而死!”

  懊恼不已的老者,在沉默了一阵,又说道:“也罢,这事与我神宗而言,未尝没有益处,嗯,为我神宗能够重塑辉煌、成为这天地之主,老夫也再帮你一把。”

  睡梦中,少年依稀觉得一只颇有力道的手指,在全身上下不停的点来点去,顿时便觉身子骨轻松了许多,体内咆哮不止的不止的气血,这时也平和了许多。

  “哼,”那老者笑道:“你小子不知怎么,居然吸摄了‘雾灵珠’数千年积贮的天地灵气,以后再修习穹岚剑宗等正道功法,想来也是易如反掌。只不过,你小子身具我神宗鬼道魔气,将来必为正道所不容,哈哈哈……”

  在奔腾不息的气血逐步平复下来之后,少年再次深深的昏迷过去。这一次,梦中所见倒是颇有不同——

  在那浩荡的江汉水畔,江汉之女、在水伊人,可思而不可及,任凭少年如何呼唤、努力,始终无法靠近那缥缈的女子……

  温软玉手,轻轻抚摸着少年额头。迷梦中的少年,感到一种奇妙难言的舒软之感。在他缓缓的睁开沉重的眼皮之时,面前容貌绝好的少女,粲然一笑——在这迷梦将散、如梦似幻之时,虽然眼前少女绮丽、旖旎容颜颇是模糊,然而那一抹绝美的笑颜,却惊艳了岁月、黯淡了时光,从此镂刻在少年心底,一如柔媚明亮的阳光,照射进少年阴暗的内心……

  少年双目只是微微一睁,便又沉沉的昏睡过去。刚刚露出温婉笑颜的少女,马上抬着头,对着眼前那白衣翩然的萧羽,颇有担忧的说道:“呀,他又昏过去了……”

  萧羽轻轻一笑,道:“无妨,我已经查看过了,我这位薛小兄并无大碍。”

  韶秀绝伦的少女,闻言放心不少,当下从少年面前,缓缓站直了腰身。

  在她起身之时,她那一袭百花褶裙,裙角飘扬,如百花错落,缤纷如霰,而少女的展颜一笑,更如春花初绽,动人至极,听她无比轻柔的说道:“萧师兄,说起来我那位木师姐虽然性情冰冷,但绝非莽撞之辈,她并不是真的要这位薛、薛公子的性命,只是见他和魔宗妖人在一块,误以为他是魔宗一党,希望你不要怪她。”

  “我自然知道的。”萧羽淡然说道。

  少女沉默了一阵,忽的眉目低垂,清透的面稍泛起一片红晕,轻启朱唇,低声道:“早就听说幻音阁阁主大弟子萧羽,俊朗出尘,实乃人中龙凤。今日初见,萧师兄果如传言中那般飘逸不凡,可能、可能还未曾听过我的名字……”

  说到这,少女眉梢轻扬,澄澈的眸光中流动着异样的神光,含羞带怯的说道:“我叫陆籽芯,籽芯,而草之籽、花之芯之意……”

  “哦。”面对少女突然间的小儿女情态,长期被长辈同门视若珍宝、誉为奇才的萧羽,也同世间绝大多数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竟显出窘迫之态,不敢正眼看向少女,一颗心怦然急跳,闪烁的目光,时时斜瞥着不远处的少女。

  她和少女相处也有小半日了,却未及仔细看看少女,这时端详了一阵,却发现这少女也有惊人之美,但见她耳佩鎏金彩坠,发饰天蓝玉簪,唇朱齿玉,瑶鼻高挺,在这灰蒙蒙的夙劫荒谷,少女通体璀璨,更衬得肤光莹白。那委地长裙,绣满奇花异卉,裹着少女灵芯嫩蕊般的身姿,在晚风吹拂下,风姿妍丽、娴静宜人的少女,仿若置身于缤纷落花中。

  初时少年还只是悄悄打量,到后来,萧羽浑然忘我,双目好似钉在陆籽芯身上。

  陆籽芯面如火烧,低头道:“木师姐还在谷外等我,我要、我要走了。”

  “嗯,”如在梦中的少年轻轻的点了点头。

  娇羞少女纤手一比,招呼出那柄华光耀眼、名为“灵琊”的仙剑。在跃上仙剑之前,陆籽芯还不忘回眸看上萧羽一眼,水润清眸,凄迷朦胧,如薄雾朦胧,似有几分哀婉、几分难舍。

  直到陆籽芯御剑远去,萧羽仍痴痴地望着她远去方向,脑海中还回映着她灵姿艳逸的芳影,嘴里还在含糊不清的说道:“籽芯,草之籽、花之芯?”

  薛慕白这一昏迷,直如大梦千年,也不知昏睡了多久。等他再次醒转过来,就已经回到了那个他熟悉的破土屋,躺在那张熟悉的木床上。

  缓缓的睁开双目,枯黄的灯光映入眼帘,惊奇不已的少年,刚想坐起身来,长满老茧的双手按住他双肩,耳听得老父说道:“赶快躺好。”虽然威严如故,但却多了几分慈爱。

  依言躺下的少年,这时恍然发觉,已经年近不惑的老父,眼角眉梢竟已经生出了皱纹,两鬓丝发也已斑白,已经颇有经历的少年,不由得鼻子酸楚——他这时才觉得,老父为他做的太多太多,而他能回报老父的却太少太少。

  薛老头浑然不知儿子这番心思,从身旁那个身着粗布麻衣、举止温婉的少妇手中接过熬好的汤药,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递到少年嘴边,说道:“把药喝了,身体才能快点好,至于落下的学业,你放心,我已经跟夫子说好,他会为你补上。”

  这时的少年,已经无比的温顺,一口一口将老爹喂来的汤药咽下肚去。

  “你被山贼掳去的这些日子,没受什么罪吧?”喂药中的老爹,忽然无比关切的问了一句。

  原来,从薛慕白被天心老人掳去夙劫谷,到母亲从萧羽手中,接回昏迷的薛慕白,再从夙劫谷回到这江南小家,这当中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山贼?”薛慕白有些不明所以,扭头看了看俏立一旁的母亲。

  “是啊,”薛老头说道:“你妈跟我说那绑匪是她熟人,叫我不要报官,她自行去跟那绑匪交涉,天可怜见,总算你母子都没出事。”

  薛慕白同母亲会心一笑,他已想得明白,有些事情不便同父亲言明,只好借土匪绑票为由进行搪塞。

  等少年乖乖将药吃完,爱子心切的薛老头,也不再打扰儿子休息,端着碗勺出门去了。

  花想容为儿子盖好被子,正要出门,忽听儿子低声唤了一声:“妈……”温婉少妇心中一怔,回头望去,薛慕白满脸困惑、又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此时少年心中疑问太多,除了母亲过往,更多的是他在夙劫谷中吞噬的雾灵珠数千年灵气之事。见识浅薄的少年,此刻还不知道,夙劫谷中的那番遭遇,到底是机缘还是祸根。只是,这些日子经历的一切一切,奇幻诡异,匪夷所思,以至于少年太多疑问,却不知从何开口。

  “妈知道你想问什么,”温婉少妇淡然说道:“只是现在不方便与你说知,你现在最紧要的便是好好休养,妈答应你,待时机成熟,定然全部告诉你。”

  见母亲郑而重之的向他许诺,少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屋子里很快只剩下那淳朴少年,因为昏迷了很长时间,此刻的薛慕白竟是全无睡意,后脑枕着双手,望着头顶的房梁,回想这几日种种。

  睡梦中,那海天之间翩然曼舞的九天仙子,这时无比清晰的回荡在脑海里。而半睡半醒之时,那一丝绝美、清丽的笑容,此时宛若犹在眼前,犹如熔铸于心头……

发表评论

评价:


表情:
(游客评论无需登录,您也可以 登录 后评论。)
本章最新评论 查看本章所有评论